《同人中篇》唤鳞者 卷四


赞恩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埋下头去,认真对待自己的早餐。
今天不要来找我。突如其来的吼声盖过了所有的喧闹,在赞恩的脑海里回响。
是龙的声音,瑟沃坤的声音。
赞恩被吓到了,一口面包哽在喉咙里。她忙拿过蜜酒灌了几口,好让食物落下去。
她四下里看了看。别的人谈笑的仍在谈笑,用餐的仍在用餐,除了她,似乎没人听见那个声音。
“怎么了?”苏格拉侧头问。
赞恩摇摇头。
“没什么。”
她说谎了。


饭毕,赞恩向学院走去。
炼金术调到了上午。赞恩问过原因,维吉卡说执教者觉得放在下午影响午休。两人对视一眼,笑了。
“你想过成为龙祭司吗?”有次执教中途休息,维吉卡停在赞恩身边,小声问她。
赞恩摇了摇头。
“我只是个平庸之人罢了,没有理由成为瑟沃坤的祭司。”
“但你的龙语很好。”维吉卡说,“发音标准,对字文的理解程度也很高。老实说,目前教会里没人能比过你。”
“或许吧。”赞恩说。
“龙主子很在意你。上次它吩咐人带你回来,”维吉卡又道。她环视周围后凑近赞恩,“这是它第一次要求我们去找什么人。”
“那是因为我曾经帮过它啊。我曾经为它包扎过伤口。”赞恩说。
她隐瞒了绝大部分自己和瑟沃坤之间的事。
“仅此而已,没什么别的。”她补充道。
维吉卡无奈地笑了笑。
“那大概,真的只是回报吧。”
她从赞恩身边走开了。赞恩听见她轻轻叹息了一句:“还是我太性急了….选出新的祭司….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啊….”


 赞恩踏进剑盾执教所。火还没升起来,里面和外面一样冰冷。
像往常一样,维吉卡对着角落里的木桩温习着古老的技法,而赞恩则是第一个到来的学生。
“你明天就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剑盾了,”维吉卡听见石门开合的声音,便说,“昨天我去锻造室那看了下进度,他们说在进行最后的打磨。黑色的,我猜外面镶了乌晶。”
“真的吗?”赞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直以为维吉卡只是随口说说的。
“骗你干什么?你可以自己去看看。”维吉卡停了一下,继续练她的技法。
没有人接话,一切沉默了下来。
良久,赞恩打破了寂静。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不知为什么地,赞恩很想哭。漫上来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忙用手背抹了抹眼睛。
她努力向诧异回头的维吉卡绽开一个笑容。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维吉卡咕哝了一句,“没什么的。大家都是信徒,能帮就帮点。”
“嗯。”
“把眼泪擦了,被别人看到哭鼻子可不好。”维吉卡扔过来一张丝巾,“虽然我在收到属于自己的剑盾时也哭了倒是。”

 赞恩像以往一样顺着梯子爬到了山上。她深深吸了一口带着寒意的空气,而后在心里小声呼喊起瑟沃坤来。
瑟沃坤会听到她无声的呼喊。
她在雪地里坐下,望着远处的山峰出神。瑟沃坤最近不怎么待在这儿。
瑟沃坤很快就会来的。
她轻声告诉自己。
可今天,阴影迟迟没有垂下。
是出什么事了吗?
赞恩有些着急了。
她索性站起来,希望能寻找到一些龙留下的的踪迹。
于是她蹲下来检视雪地。雪地平平整整的,除她踩出的两行深深浅浅的脚印外,没有别的重物压过的痕迹。
瑟沃坤今天没有来过这。
她有些失望。
最近几天它都不怎么出现在这呢……
瑟沃坤……不需要她了吗?
那也好……
赞恩想起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今天不要来见我。
只是幻听了吧。它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它可以以同样的方式联系我。

突如其来的剧烈震动让她险些跌倒。赞恩勉强稳住身子。她抬起头看向悬崖。
接着岩石破碎的巨响和积雪滑下的声音让她一激棱。赞恩忙回头去望向声源。
无生命的白色怒兽吼叫着沿雪坡冲下,破坏着沿途的一切东西。顿时赞恩满视野里都是腾起的雪雾。 是雪崩。
糟糕。她暗叫一声,起身向来时的梯井奔去。雪波到达这儿还有一段时间,她自信自己能逃得掉。
可当她来到梯井口时,她傻眼了:刚才的剧震破坏了通道,大大小小的岩石塞住了那个小小的缺口。
她试着搬了搬石头,发现只是徒劳。
赞恩哀叫一声,向悬崖跑去。从那儿爬下去还是一个可行的方案。她曾经站在崖边俯视,研究过如何无伤到达下头。
可她没有机会了。雪波已经冲了下来,即将覆压这片小小的平地。
她呆呆望着涌动的白色向她扑过来。
很意外地她没有哭。她就那么站着,直到飞起的阴影将她淹没。


作者:哑犬
ayanamiwhisper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