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迪德拉中的等级与阶级


                    
  在恐惧中颤抖吧!愚蠢的凡人!可怖的愚者之末魔人莱朗斯慷慨地同意讨论迪德拉的等级与阶级制度。
  在愚者之末莱朗斯屈尊回答你们呈交的问题之前,我们因欣赏她那义愤填膺的誓言感到不胜荣幸。继续阅读来了解更多有关迪德拉的阶级制度。
  在下一期的博学者档案中,我们正在搜集有关塔姆瑞尔神明的仪式的问题,科瓦奇的阿卡托什圣殿的祭司阿尔托瑞斯·彭提乌斯将于我们一起回答你们的问题。将你们的问题发送至community@elderscrollsonline.com,你们的祈愿或许会被启用。
 
受辱一族的誓言
——莱朗斯
脚步不再停歇直到我们的目标实现
眼神时刻敏锐寻找拨乱反正的机会
瓦尔凯纳兹·瑟瑞斯道:叛之债终偿还
复仇怨念前对高阶的义务何足道哉
再也不闻愚者之末的名字:痛苦
一臂之力我族必将仗义疏财涌泉报
死亡使者部族的虚假主权必将终结
 
愚者之末莱朗斯解答你们的疑惑:
“在成为一名探险家与学者的过程中需要广泛的游历经验,它们同时也为经历者提供了一些令人着迷的遭遇。在我近期对虚幻之城的远征途中,我遇到了一种被称为叽里咕噜的有趣生物,从远处看他们会被人错认成劣魔,但经过近距离仔细研究观察,他们长着眷魔般的角与魔鳄兽般的背脊刺。经历了几世纪与帕多梅生物的近距离遭遇,我们还是对他们的生理构成,出生与死亡几乎一无所知。就像我鄙视任何形式的奴役一样,咒术从来不是我研究的方式。因此,在我的研究中我唯一能依据的源由就是我的个人遭遇,不幸的是它们与我同行的冒险家们的行为,并非都是和平的。最近,瑞瑟安迪斯博士赋予了我们他开创性的杰作,混沌创质:蔚蓝血。通过它我们得知,维持帕多梅生物形态体的是一位帕多梅无魂者,而塑成生物身体的则是与无魂者共生的蔚蓝血。因此,在叽里咕噜的问题上,我在想,如果那样的躯壳由无魂者来维持,这样的杂体生物怎么可能存在呢?预先感谢!”——斯鲁亚得,学术追求冒险家协会的学者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你的话十有八九都是愚言蠢话,典型的凡人言语。无魂者?他们易受伤,易受影响,易腐败。依你们凡人的视觉,不要相信你们对迪德拉的表象观察,这一切表象都是暂时的。”
 
 “莱朗斯,据我所知奥罗兰和黄金圣徒是截然不同的迪德拉,但是我在想您是否可以在他们如何看待彼此的问题上给予我们启发,他们是否将对方视为次级的复刻体?又或者说他们是否将彼此彻底视为仇敌?非常感谢,我是学术追求冒险家协会的博学者珍西”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奥罗兰?不过是那下三滥地入侵主人国度冷港的光辉女巫手下的愚蠢工具。疯神的黄金圣徒也是头脑简单的傻瓜,但是至少他们还有着作为迪德拉遵守那能懂的阶级制度的正直。至于他们怎么看待彼此,自命不凡与名不符实都是他们所爱彰显的,我从不怀疑他们彼此相互蔑视,当然这毫无疑问是他们自找的。”
 
 “我有个疑问想请教威严的莱朗斯,但我觉得一些次级魔族间的关系比现在讨论的等级问题更受关注。我希望这值得阁下您的关注。我们都认识魔鳄兽那凶猛的爬行生物,但我也听说有另一种未被明确的所谓的“火精灵”,他们似乎在形体上与魔鳄兽有着一定联系,但似乎却更加富有智能。相似感的出现是在我一次偶然遇到了那致命的“峭壁鬼魂”时。那些恶心的眷魔与我们从“一次假象式背板”手稿读到的“侏儒”让人产生了相似的疑虑。他们是同一种生物吗?他们与那据说是梅努涅斯·大衮产物的恐怖梦魇马、传说中喷火的地狱犬有什么联系呢?在殿下您的指导下,我想真正知晓这些生物间的联系,他们很明显在湮灭位面上有着共同的起源”——珊克-纳尔·右刺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凡人,你的问题已经被你自己的话反证了,‘在湮灭的位面上有着共同起源。’对于湮灭的位面四维没有任何共同可言,他们是改变、多样、各种可能以及验证一切正误解读的诠释,你在不同中寻找相同点,本身就是典型的混乱思维。你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你发觉了梦魇马与地狱犬外表上的相同点,得出了他们必有‘联系’的结论,凡人的思维总是为自己所无法理解的现实辩解,因为他们在复杂现实面前苦恼时总会对可悲的一贯行为模式所屈从。呸,看来你对我的解释一点都没懂,不要再来用这种问题来烦我了。”
 
  “撇开那些更为人所知的魔神(包括基格拉格),还有哪些不为塔姆瑞尔的大多数居民所知的魔神呢?是否所有的魔人都身系于一位魔神,或者换一种不恰当比喻说魔神们是独立承包商?是否所有魔人都十分好战并且以氏族为基础,或者换句话说有秩序的?”——本亚明·索托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无知的凡人,魔人们守序很大程度上因为我们是战士型氏族。在湮灭,秩序与阶级制度是由有权势者强加的意愿产生的混沌创造之乱强行施加的。因此等级与秩序因他们彰显出的符合的意志力而产生荣耀感。这是我们的天性,因此为意志力更强者服务我们会获得声望与奖励,所以我们忠诚的誓言牢不可破-但这里亘古不变却的是变幻。至于什么‘不为塔姆瑞尔的大多数居民所知的魔神’,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遥不可及的。”
  
  伴随着在塔姆瑞尔肆虐的位面融合,我们很容易就会遭遇许多不同的变种魔人。探险家协会拥有着一些关于那些最普遍的变体的信息,然而还有很大一部分奇异的种类,列如卫士、纳绮那兹、恐惧者、豪泽奇以及弓手。这些名称只是代表等级,又或者它们又对应了所赋予者的身份吗?又或者它们只是种氏族名?”沃德尔·铁锤,学术追求冒险家协会的专家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魔人们被授予头衔与称呼是用于于匹配我们自身的目的,而不是为了方便你们凡人区分;你们的存在过于短暂,以至于没有必要向你们解释我们的阶级用语,因为你们缺乏深入理解他们细微差别的寿命。等级?职位?头衔?氏族?他们都被囊括进了。虽然凡人的思维只会觉得他们与杂乱音节没什么区别。”
 
  “我召唤你,愚者之末莱朗斯,Wehkehpneht-kamdo,并将你束缚与此古咒。回答,或回到你从那湮灭之源所来的地方!除了你的人民及其复杂的阶级制度以外,塔姆瑞尔的凡人们对你的氏族也几乎一无所知。魔人指挥官经由劝诱似乎很乐意提供关于你那纠结社会等级的各种细节,但即使是帝国战斗法师也无法获得任何关于氏族结构的有用信息。在位面融合发生之前,最知名的氏族仅仅自称为‘魔人族’并由领主梅努涅斯·大衮的血亲艾梅戈·风暴领导。你能透露一些关于愚者之末与死亡使者的起源的信息以及他们最终为何以联盟形式回报莫拉格·巴尔的吗?你们氏族间的关系与艾梅戈和他兄弟的关系有何相似?”莱戈拉斯,学术追求冒险家协会的主席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我因你那粗俗咒语的恼人约束回答你的问题,莱戈拉斯,但请放心你的名字将正式加入到我的有仇必报名单中。愚者之末、死亡使者,甚至魔人族都不过是当与凡人进行非法交易所使用的黑话与昵称;真正的冗长的魔人指挥的秘密从未被提起,以免被用来当作对付我们的武器。而且尚没有凡人能够吟唱一种足够强力的咒语来强迫我们揭露他们。”
 
  “莱朗斯...呃,这么多年后又见到你令我十分的苦恼,但我必须承认我很高兴看到你还没被锁起来并因后续我能够第一时间获得奖学金的行为而受折磨。但是我把话题扯得太远了,我亲爱的困于奈恩的魔人指挥。如果我的魔人老伙计能屈尊的话,我有三个问题想请教你:湮灭的最本质是变幻,同时迪德拉也通常被业余学者认为仅仅是一种混乱的存在。尽管如此,迪德拉似乎有着一种十分严格与完美的种姓制度,并且这种种姓制度似乎阻止了任何形式的改变并允许这第二虚空在一个凡人无法理解的空间上运作。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少许可信的关于艾瑟瑞斯的文本资料表明这种种姓制度根本不存在,而且这些资料正不受控制的外流。如果安德拉被认为是‘有序’的实体并有助于稳定凡人的生命,那为什么凡人比那些更可预测更有组织性的迪德拉更加表现出混乱的特性?”厄斯·威尔·守望者、警戒者、契约学者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我略去你的第二与第三个问题,因为即使你有着‘威尔’的名称,你绝不可能有检察官的地位,因此你缺少询问多余一个问题的权威。确实,你们凡人的虚荣是无止境的,而且只能被经常性的严厉的指责控制。至于你剩下的问题,它虽然令人费解,但是我将为你解答。首先,我需要你吧注意力回到之前我对本亚明·索托的回答上,即混乱环伺时对秩序的需求。我们自豪地坚持一个严格的种姓制度,因为我们希望如此!其次,你犯了一个凡人共有的错误,就是把逃避创造艾瑟瑞斯的懦弱神灵与牺牲自身力量自掘坟墓创造梦达斯的愚蠢神灵弄混了。但先不管他们是否愚蠢,那些创造人间戏剧的所谓的神明,无疑依靠着巨大的意志力才从混乱中创造出秩序,这也是一种我们迪德拉必须要称赞的原始魄力。从现在你们凡人与你们十分可笑的‘世界’来看,现如今他们不可能达到他们一开始的目的,但这愚行却也表现出一丝高尚。”
 
  “啊,看起来我的记忆分子传输装置成功了,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不会选择以肉身出现在像你这样的存在面前,我可不像那些我认为帮你赢得头衔的傻瓜一样。那么我们直奔主题。首先,对于一个魔人指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接受战功升阶有多普遍?我了解到你们的人民在严格的军事等级制度下生活,也意味着湮灭中无休止的战争。这必然也存在着阶级的迅速升降,大概发生在指挥官们可耻的战败使得他们暂时失去肉身时。你能再这个方面启发我一些吗,令人畏惧的战士?还有一件事-你对你粗鲁的‘表兄’锡威莱魔族有什么看法?我听说他们身强体健但却很难训练成制式士兵,因此只被作为佣兵以及他们所侍奉魔神的近卫。这传言有多少可信度?还有,要是不介意我多问一句的话,如果你与一位锡威莱决斗谁又会胜出?我无法抗拒想你问这个问题的冲动,尤其是像现在我与你处于不同维度的情况。”帝国复兴协会驻布莱顿分会的使节塞克兰奥佛斯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尽管你是个卑劣的蛆虫,你的两个问题我都将解答,当然这是出于本人想激怒厄斯·威尔·守望者的小小心愿。这当然会直接导致他去寻找你的’肉身‘为我公然的偏爱报仇。(这毕竟也是我想做的)关于升级与降级:一种像我们迪德拉所自豪的严格等级制度规定了不同阶层间的关系,但这并不代表着一个个体必须满足某个阶层的人,(当然,除此之外当它确实代表这层意思的时候,我也不会乐意去跟你解释。)在为一个伟大好战的主人的服务体系中,个人间的合作破裂是很常见的,但是阶级间的义务必须被保障!在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的阶级争斗维持着指挥体系的健全。
  “啊,那些锡威莱魔族,究竟在湮灭的无限世界里存不存在比那些充满毫无根据的自负的鲁莽狂徒更无礼不守规矩的迪德拉呢?的确,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他们那蛮力与无脑的结合作用会发挥奇效,但对于大多数情况,他们十分不可靠。正如你所见,我们主人的私人卫队,锡威莱,是在威尔实验室中无魂者间杂交实验的成果。乍一看,他们似乎是能够接受的盟友,但在我们魔人完全信任他们之前,我们需要时间与机会给予我们跟踪反馈。”
 
  “你好,莱朗斯,如果这种形式的信件礼仪没有达到你所期望的正确方式,我谦恭地道歉。在与迪德拉打交道的次数上我可以算是个新手,而且我希望能尽可能地不去打破这种记录。恰恰相反,我还得努力恢复我从那该死的魔鬼莫拉格·巴尔那取回的灵魂。虽然我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与破灭领主的联系,但我却对梅努涅斯·大衮的皇家卫队沃金十分着迷。他们中的一位精英成员沃金熔渣在生物学上引发了我的一些问题,并且让我在与那些勇敢到直面他本人的研究与询问中忙的焦头烂额。你瞧,我曾一度认为沃金族(事实上,基本包括大衮所有受欢迎的迪德拉们)都是魔人,就像你一样。然而在对熔渣的观察上,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魔人,事实上,他似乎是由火和硫磺这些构成火焰侍灵组成的,但是被塑成一个武装类帝国迪德拉士兵的外形。所以我想要问的问题是,沃金熔渣究竟是什么?署名,佛卡浓斯-德拉克,塔姆瑞尔德拉克家族的赞助者”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一个糟糕的故事,但十分具有教育意义。沃金和他们的同盟氏族太弱了,不能满足为强大的莫拉格·巴尔服务的需求,因此只能在次一级的梅努涅斯·大衮那里寻找机会。野心魔神对他的仆人从不满意,并且常常试图通过无魂者突变来增强他们的破坏力。这些实验常常对有瑕疵的突变体有十分不悦的副作用,而沃金熔渣就是这么个例子,一个汲取了火灵一部分的魔人,这虽然实现了使他更具破坏性的目的,但是为了保持它的熔融状态,他必须时刻保持自己身处岩浆附近。这也意味着他永远得遭受着自焚般的痛苦,就像你,仿佛被那条龙的火焰炙烤一般,‘佛卡浓斯-德拉克,’不管这名字是你从哪假冒来的。”
 
  “强大的莱朗斯,我因占用了您无尽时间的一小部分来回答我的问题表示谦卑。据我所知每位魔神在他们自己的阶级体系中有着各种迪德拉,并且以他们的偏好给予他们力量。我领导者一个由桑基恩教徒组成的团体,尽管这也许会招致你们的厌恶,为了服务我的主人,我想问问有关个体魔鳄兽之间的相同联系。这样的无知的产生,是因为即使我对诱惑者特里尔瓦斯十分熟悉,我依然把自己埋在对影沼里主人的领地的研究,但每次我前去了解更多有关主人的信息,我都会费解的忘记我要向主人问什么,所以我斗胆向你寻求帮助。我知道凡人对迪德拉的阶级制度的描述,但我也想知道是否相同的事情发生在主人的身上。我知道我的问题很难被认为是有智慧的。事实上我觉得这封信已经愚蠢到只配得到简单的回复,并不值得你的关心。
诅咒那些该死的死亡使者,哈拉斯·福特马特罗-桑基恩崛起神教的领导人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啊,但是哈拉斯,只有蠢货会得到我的特别关注,而且我向你保证,你的问题确实值得我的注意。但首先我会回答你的问题,然后在给予你应有的惩罚。桑基恩,当然属于那些比较弱小的魔神,理所当然的,他受那些弱小的迪德拉侍奉:劣魔、眷魔、黑暗诱惑者,以及他用来在集会上充当保镖的奥格力姆兽。这些都是必然的,而且拥有像你这样的凡人仆从也不是巧合。那么现在,凡人,赶快灰溜溜地逃亡你想象中安全的桑基恩领地去吧,因为你被赋予的寿命即将走到尽头了。”
 
  “向您问候,不朽的存在,最近有传言说您巧妙机制地击败了仇敌氏族,我向你表示祝贺,也送上我最真诚的敬意。既然您亲切地同意来讨论帕多梅产物的阶层与阶级制度,我谦卑地请求你在魔人族的天性方面给予我启发。当前研究表明,魔人族至少服务于两位魔神。是否存在服务其他魔神的魔人族人呢?是否来自同一氏族的魔人发誓为不同的领主服务,同时,在自己侍奉的魔神手下所处在的阶级是如何与族内的阶级制度相互影响的?感谢您抽出的时间与您乐意传授的智慧与知识。”-弗朗尼奥·泰瓦尼,法师工会,黑光会馆的法师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 一个泰瓦尼家族的,是吗?我会回答你的问题,因为你家族的狂妄自大会疏远与迪德拉的交流合作,而且我确信你会多次犯同一个错误。虽然魔人们能在为伟大的莫拉格·巴尔的服务中找到最强烈的荣耀感,但并非所有魔人族人都足以加入我们的阶级,并且还必须在别处寻找容身之地,一些不幸的魔人可能为梅努涅斯·大衮、瓦尔迷娜、克拉维库斯·威尔服务,甚至有些可怜的卑魔与狂徒为魄伊特效力。一个指定氏族的所有成员效力于相同的魔神,并且保持着(尽他们最大的努力)标准的魔人阶级制度。”
 
  我有个新问题想请教莱朗斯,关于维威克的三十六课中的‘半神’的概念;“正如你可能所知的,我们红卫人专注于我们的剑术。但我们中的一些人更偏好选择运动男爵与法-努伊特-痕所传的剑术教义而不是安塞的。我遇到的丹莫表示法-努伊特-痕是一位魔族‘半神’。我知道魔神是什么,但是半神是个什么概念?还有其他像法-努伊特-痕的存在吗?”无休止的伊斯扎拉,剧作家公会的歌手
  愚者之末莱朗斯回道,“半神也许是一位魔神或迪德拉领主的一个私生子或者更远亲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是个凡人。一个半神常常会继承他们神级父辈的样子,但也可能奇怪地缺乏远见、记忆、残忍或任性等特征。有些半神获得或被赋予了统治些较小的国度的权利,而且这些人的行事作风以湮灭的标准来看都十分的离奇古怪。有些半神,比如你们所知的法-努伊特-痕,以与凡人交流的目的偶尔会去拜访梦达斯位面。这也正是我所说的:古怪。                                                                                                         
翻译:从前有个人
原文:Loremaster’s Archive: Ranks and Hierarchy of the Daedra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