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中篇》唤鳞者 卷五


为什么会这样?
真是…太糟糕了…
不过能葬在这里,也不差了…

猛地,什么东西扯住了她的腰,她抑制不住地要往前扑去。但她并没有栽倒在雪块里被淹没━━那东西力道之大,硬生生将她抓起来离开了地面。
她想抬头望个究竟,但雪块压下来打中了她的头。赞恩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便昏了过去。

 赞恩醒来时已是深夜。
她蜷缩在雪地里,一张巨大的,被撕得破破烂烂的,还带着血的兽皮盖在她身上。她打了个喷嚏,坐起来茫然地望着静寂星幕下的纯白山脉。
“**!”低低的咆哮声从身侧传来,“告诉过你别上来了,你还跑过来找死?”
是瑟沃坤。它听见她醒来搅出的动静,便扭过头斥骂。
“我以为只是个幻听…”赞恩小声地辩解,手指绞在一起。
“幻听?你当那是幻听?你以为我是什么?和那群弱小凡人一样的东西?”它爬近她,金色的竖瞳恶狠狠瞪着赞恩 ,“我只是不喜欢这种表达方式,结果这样好心告诉你***告诉我当成幻听?”
赞恩不说话了,低低地啜泣。
“哭什么哭!闭嘴!”龙吼叫着威吓。
她抹了抹眼睛,努力忍住一声抽噎。
瑟沃坤见她不吱声了,心情略有平复,也不那么凶狠了。
“没有下一次。”它闷哼了一声,转头准备离开。
但赞恩扑上来抱住了它。
“呜哇哇哇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少女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眼泪和鼻涕,“我找不到你,哪也找不到你……”
赞恩大哭着,像个失去了最喜欢的东西的小孩子。
瑟沃坤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化成了一句无奈的咕哝。
它摇了摇头:“蠢家伙…龙哪会轻易走丢…”
它任由赞恩抱着它哭泣。
赞恩哭累了,紧挨着它的翅膀休息。
这就是…被关心的滋味么?它突然有些触动。被人惦记,被人寻找…不像之前什么都没有。
或许也是时候拥有一位祭司了。

“天哪赞恩,你到底跑哪去了!”赞恩刚进教会,便看到一头乱发的维吉卡三步并作二步冲了过来,焦急地抓住她的手。
“怎么了……我没事……出去玩迷路了罢了。”
“没遇到雪崩?谢天谢地,愿龙保佑你。苏格拉急疯了,天没亮就跑出去找你了。加戈?你去带他回来。”
维吉卡拍了拍赞恩的肩:“去吃早餐吧,应该还有不少”随后推了她一把。
“还剩几个失踪的?”赞恩离开时听见维吉卡朝一边的信徒大喊,“过几天我得让教会往《基本守则》里加一条新守则!”
赞恩无声地笑了,摇了摇头。维吉卡不会这么干的,她知道。
毕竟瑟沃坤有时会在夜晚降落在教会门口休息嘛。信徒们当然不敢怠慢他们的主子,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奔出来为它服务。

 收到属于自己的剑盾后,赞恩的训练加强了不止一倍。当然,这可不是维吉卡要求的。
但维吉卡很欣慰。
“历年来教过的最认真的学生”某次高阶信徒们谈天时提到那些“学生”,维吉卡提到赞恩时,这么说。
“值了,”另一个信徒凑过来小声对她嘀咕,“加油,让你教的小姑娘超过那个该死的阿莱沙。”

“你不必这样的。”苏格拉心疼地轻轻抚摸着那双?磨起了水泡的手,“时间有的是。”
赞恩摇了摇头。
“我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得珍惜。”她冲他笑笑,抽回了手拢在袖子里。
苏格拉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书架边取下一个墨绿色的玻璃瓶,拧开。
“搽一下吧,会好些。”他递过打开的瓶子。
赞恩有些犹豫。
“不必……”
“算了,我帮你。”苏格拉抓住她的手腕,小心地将袖口的毛皮翻上去。他挖出一块药膏,仔细均匀地涂抹在她手心的伤处。
红肿和疼痛立刻消褪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丝丝凉意。赞恩打心底地感谢他。
“成了。”
他略带得意地放回瓶子,顺口道:“你大概不知道,过几天我们要━━”
他突然住了口,停下来狡猾地看着她。
“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
“什么?”
“这是个秘密。我答应过他们,要保密。”
见赞恩有些不高兴,他急忙又补上一句。
“不过教会迟早也会说的。我倒是真的很想现在就告诉你。”
“没事啦,不在意。”赞恩撇撇嘴。
“还有,谢谢你。”她站起来小跑到苏格拉身边,踮起脚吻了吻他的侧颊。
她打开门跑走了。
这种告别的方式没什么不对吧?我经常这样同瑟沃坤告别呢。赞恩行走在黑暗的走廊里想。不过瑟沃坤不会不高兴吧?
不过还是有哪不对。苏格拉的脸为什么那么红?躺到床上时她又思考起来。

作者:哑犬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