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中篇》唤鳞者 卷七


 按照计划,教徒们将在天黑前赶到最近的城里。主教会的信徒们已在城里定好了房间,到时候守卫也会开门放人们进来。“第二天会坐马车。”苏格拉说,“我们二百七十多人,只有八十来位能搭上马车。行程计划四天,每天的终点都是城市。休息一夜换一批乘马车。”
“先到的那些信徒负责采购食物。乘车到下一座城市大概只要一上午?我记得是。”
中途路过一大片花田,维吉卡停下来让大家休息。橙的蓝的野山花开成一簇簇,紫的薰衣草则生长在它们之间。说不出名字的白色小野花则躲在阴影里好奇地探出花苞。
少女们或摘花做花环带在头上,或相互追逐打闹展现曼妙的身姿。男信徒们有的起身去追他们的爱人,有的则说说笑笑。
瑟沃坤落在离信徒们较远的地方,和那几位外来者交谈着什么。赞恩回头望着它,它便也抬头望过来,它身边那几位信徒也诧异地寻着它的目光张望。
赞恩忙扭回头去。有点尴尬。
“你不和她们一起吗?”维吉卡在她身边坐下,问。
“不是很想动。”
“第一次走这么多路是挺累的。”
“不,也不是累…花粉老叫我打喷嚏…”
维吉卡点头,看着一男一女欢笑着从她俩面前跑过。
“唉,年轻真好。”她叹了口气,无奈地笑笑。

 “赞恩!”
是苏格拉。
“什么━━”
一个漂亮的花环被人轻放在她的头顶。赞恩伸手摸摸抓住,拿了下来。粉红的,紫色的,白色的花朵被绿藤缠绕着编织在一起,漂亮极了。
“呃抱歉,我有点━━欸?”
这是一个去除了花粉的花环。
“谢谢你啦。”赞恩向苏格拉报之一笑,将花环带回了头上。
苏格拉也冲她微笑,然后跑开了。
“你的恋人?”维吉卡问。
“什么?”
“苏格拉是你恋人吗?”
“不是啊。”
“哦,大概只是他喜欢你。”
“喜欢?”
“这个我教不了你,自己领悟去。”
“哦……”

赞恩的手中多了三个小玩偶。
三个玩偶,其中两个是蓝玻璃珠,红裙子的小娃娃。赞恩从木箱里拿起它时觉得它和自己像极了,就又挑了一个一并买了下来。另一个则是头毛绒绒的小龙,他一身灰色,张着小小的翅膀龇牙咧嘴地站在她手心。
“你问我们为什么会卖龙形玩偶?噢,你肯定是外来的。传说拥有龙形布偶的孩子会被龙主子祝福,所以这里的大人们会买下它们作为礼物送给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健康,且变得强壮而勇敢。”看到赞恩对它十分好奇,那个售卖者便解释给她听。
“买了玩具?” 维吉卡清点人数时看到赞恩捧着的东西,冲她笑笑,“你啊,还和个小孩儿似的。”
赞恩吐了吐舌头把它们藏进了自己的衣袋。
“还差几个人…去哪了?” 维吉卡不满道,“天都这么黑了,还在外头搞什么!”言毕,无奈地向门走去。
门从外被拉开了。黑色由一条线拉张成宽幕。苏格拉加戈等人冲进旅馆,朝愤怒的维吉卡办了个怪相,混进人群中,眨眼间就不见了。

“给你的。”苏格拉从怀中摸出个小木盒来,打开,里面是一条项链。他取出它,仔细系在赞恩的脖颈上。赞恩低头看去,光滑的白绳上坠着一颗冰蓝色的泪滴状宝石。真漂亮啊,就像有水珠在里头滚动。她想。
“和你的眼睛颜色真像。”苏格拉捧起赞恩的脸,有些痴。一边的加戈拍拍他的肩,他猛地回过神来——这可是人群匆匆来去的走廊。幸好信徒们疲累了一天只想着进房休息,没什么人在意这边。
“对不起,失态了。”他歉意地说。
“抱歉…这东西太贵重,我不能收。”赞恩伸手去解绳结。
“没事,”苏格拉忙阻止,“你可是帮了我弄懂那些植物的效果啊。”
她冲他挤挤眼睛。
“那,真的谢谢你了,谢谢你的花环和项链。”赞恩说,“嗯,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她递给苏格拉一个小娃娃。
“呃,”她有些局促不安,“请别嫌弃…”
“很可爱啊。”苏格拉惊讶地接过,马上又嬉皮笑脸地说:
“它和你可真像。我会把它放在床头,这样每天晚上就能和你一起睡觉了。”
赞恩红了脸,想去打他。
苏格拉轻咳一声,恢复常态。
“晚安。”他揉揉赞恩的脑袋。

又是一天艰苦跋涉之后,人们歇息在酒馆里。
“诸位,我们将于明早抵达薄暮幽那,”一位高阶信徒站起来,“还请诸位注意下自己的穿着打扮。”
他对那些或卷着衣袖,或敞开衣裳的信徒们投去无可奈何的一眼。
“注意穿戴整洁就行,” 维吉卡说,“女孩子们可以化点妆。打扮得别太出格就行。”
信徒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少女们叽叽喳喳起来,全然不顾教律约束在身。
几个高阶信徒恼火地站起准备训斥,但一只手拦住了他们。
“没什么的,”维吉卡疲惫地说,“让他们开心开心吧。”

炉火摇曳着升起,温暖了小小的宿处。分到一起的女信徒们仍无倦意。她们围在桌几旁谈起天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抑不住的兴奋。
“我告诉你们几个啊,”一个少女左右望望,刻意压低声音,“那些龙祭司啊,都特别帅!”
几个同伴的注意立刻被吸引去了。
“真的?”
“那当然,”那个少女骄傲地直起腰,“姐姐我可是第三次去薄暮幽那了。就算没那几个信徒,我也能一样找过来。”
一个信徒迫不及待地开口:“那萨莉你看到了哪些龙祭司?”
“当然都有看到啊,”被称作萨莉的少女说,“不过有好几个都戴着面具,看不到脸。我想想当时没戴面具的啊…米拉克,杜阚,扎利克什么来着?嗯,还有沃坤和沃尔逊,不过他俩是当时典礼的受封之人。”
“我听说科纳瑞克很有魅力呢。”另一个少女插嘴。
“嗯,我也听说了。不过那两次他都戴着面具。可惜了。”
“啊?科纳瑞克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个糟老头子…”
“据说米拉克最年轻?今年二十四好像。成为龙祭司时才二十出头吧?”
“哇,那可真厉害。”这是个刚入教不久的信徒。
一个较年长的信徒悠悠开口:“龙祭司们是只可远观而不可近娶的生物啊。我觉得你们考虑下薄暮幽那的男信徒们还差不多。好看的也不少。”
少女们被说中心思,顿时面红耳赤,起身扑打对方。几人滚在一处,好不热闹。
但有个少女并不在这嬉闹之中。她从头至尾也未加入谈话。
赞恩抱着膝蜷缩在壁炉前,直勾勾地盯着火焰。一明一暗的火光跃动在她的脸上,阴影晃动,没人能看清她的表情。
她望着变幻的色彩轻轻说了句晚安。那一刻,火焰似乎化出了一头龙。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