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黯沉泥沼问答2


著名的亚龙人“历史学家”吉-拉再次来回答你们关于萨克锡利尔人、其文化和历史的黯沉泥沼问题。如果你错过了,别忘了看看这系列的第一部分!
 

欢迎,干皮佬和亚龙人同胞们,吉-拉很高兴你们加入这场探寻舞会!我的任务是研究各种各样的东西,记下我所了解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回答你们的更多问题,这是真的!
 

 
既然确定了蛇身女妖是有智慧感情的生物,能够可够流利地讲话和交流,为什么他们没用更长久的住处?他们有能制造和使用工具的双手,那么是什么阻止他们进步?——Arch Mikem

 
我不确定你来自塔姆瑞尔的哪里,比科Arch,但肯定是那些经济发达,建筑林立的省区,反过来让当地人觉得“建筑”就是“进步”。多么讽刺!多么稀奇!真的,我喜欢干皮佬。不管怎样,你碰巧问对萨克锡利尔了,曾经我在黑木边境遇到一只蛇身女妖,和她聊了很久,在此期间解决了很多问题。我在一些巴希别克废墟遇到她的时候,她在阳光底下打盹,肚子胀得鼓鼓的,悠闲地消化着食物——好吧,我觉得这时候问她吃了些什么不是什么好主意。我问她为什么蛇身女妖经常住在废墟中,她甩着舌头嘶嘶地回答道:“还有别的地方?塔姆瑞尔城市的疤痕难道不比坚固的建筑多?人类和精灵,是那么愚蠢,他们建立了一座又一座城市,却屈服于斗争和不和,因冲突蹂躏而亡。结果呢?一切都是注定的,大片的废墟。很简单!高楼大厦都是骗人的。”
 

本猫经营者一家手工甜品店,听说亚龙人有种叫“达瑞尔”的美味配料。那到底是啥?你知道达瑞尔和糖有什么混合配方吗?它们肯定能用来做硬币糖果,对吧?——Hazazhun-dar the Bittersweet
 

 
啊,达瑞尔,那是很有趣的东西!这东西要滴到萨克锡利尔舌头上,沃萨尔探戈尝起来像薄荷仙人掌,卵兄能和萤火虫跳一整晚舞!但这东西很罕见,不是那么容易得到,哦不,是因为你首先得抓一条月蝰蛇并挤出它的毒液,然后把它放进沼泽幼体气囊里几年来发酵。还有,这对于干皮佬来说可没那么有趣,因为它会立刻杀掉他们,所以如果你有一些达瑞尔,烘焙师比科,你一定不要尝它,替吉-拉留着。好吧?

 
但我还是幼崽的时候,我经常在一些成年钝-鳞禁止进入的地方玩耍。我记得有一次看到了一些画,画的看起来像是半萨克锡利尔半树的生物。这是否象征我们和希斯特的联系,或者曾经我们和现在长得不同?也有人说即使人类服用了希斯特树液,和它一起成长,他们也是地道的亚龙人。希斯特对所有人都这么慷慨吗?——Hunts-for-Wisdom
 

啊,Hunts-for-Wisdom,听起来你年轻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些形成寓言的石版画,尽管只是些粗糙模糊的描述,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你的长辈想让你远离那。你知道我要说的那个故事:希斯特的寓像预见到了人类和精灵,赞叹“他们健步如飞的双腿和灵巧的双手,”然后创造改造了沼泽的蜥蜴,直到成为了亚龙人。
至于希斯特树液对干皮佬的影响,我听说有些没脑筋的高精灵尝试用树液做实验,但被其他人阻止了。可能这是最好的结果,对吧?
 

你那个行省用亚龙人语叫什么?现在它通常被叫做阿尔戈尼亚,或者更糟的,黑沼泽。这两个名字听起来都都像外星来的,也都是别的种族起的,但为什么所有指南和著作都用这外星名字称呼你们美丽神秘的土地?这不公平!所以,我想问你真正的名字,萨克锡利尔起的!——Maximus Ferras
 

 
这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容易回答,Maximus!首先,“行省”是一个帝国的概念,大多数亚龙人都与之斗争,但我想我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为什么要用一个名字来描述这有着如此多差异的地方?亚龙人对家园的看法很少超过希斯特最长的根须。我的确听说吉-鲁斯利尔曾用过广阔沼泽的手势和术语“克隆卡-萨提斯”来描述这地方,意思大约是万物之卵,这可能是亚龙人语中最接近行省名字的词了。
 

 
本猫希望你能告诉我亚龙人和他们帝国邻居之间的历史,甚至可以是亚龙人和卡吉特邻居之间的历史。他们之间的关系总体上好吗?——Recremen
 

 
唉,不幸的是,我们正处于哀伤时代,Recremen,因为一种我们称为半泳感冒的轻微疾病从我们沼泽蔓延到干皮佬的地盘,他们称这病为纳哈腾流感,还发觉这可不是小病,哦不。你的人民,生活在我们西边的毛茸茸家伙,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也许你已经经历过了?卡吉特族人深受其害,怪罪我们萨克锡利尔把瘟疫带给他们。这太太太不公平了!我们绝对不会希望把这种东西带给我们的毛茸茸朋友!当然了,那些灰精灵不同,没人喜欢他们。
 

作为慈爱的圣母玛拉的女祭司,我正努力寻找尽可能多的关于塔姆瑞尔婚礼传统的信息。然而,当我试图了解亚龙人的婚礼传统时,我发现了一本可怕的书!为此感到十分困惑。那本书说亚龙人根本没有婚礼,交配只是繁衍后代的简单要求。此外,它还说交配是一种年度试炼活动——只有试炼胜利者才被允许交配。我总以为亚龙人婚礼是一种复杂、精致又优雅得仪式。请让我知道真相,不管那是怎样,以我们慈爱圣母的名义!——Leonidas Tavicus
 

 
噢,是的,嗯——“婚礼”。我们的亚龙人语没有这样的词,可能是因为各个部落对繁殖关系的概念差异太大。来看看,有“乌瓦斯图希斯”,成-巢,还有“图姆朱姆”,织-家,这词更有寓意,还有“斯提萨泰”,意思是,额,卵-胃。还有很多这样的词!希斯特的格洛尔命令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分享爱和孵蛋的模式。亚龙人都为适应他们自己的希斯特格洛尔,结果产生了无数的可能性!好吧,至于部落之间结合仪式,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你可以相信吉-拉所说的,没有一个达到生育年龄的萨克锡利尔是无趣的。我们甚至接受了干皮佬互送玛拉之戒的古怪习俗,我们发现这惯例出乎意料地动人。不管怎样,问得好,Leonidas,但我发觉我的迪尔-纳扎竖起了脊柱……嗯,现在得走了!随后再见!唏!
 

 
十分感谢ESO lore爱好者社区为我们首席博学者Lawrence Schick和永远保持好奇心的吉-拉带来如此多有趣(还十分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如果你错过了,快来看看黯沉泥沼主题系列的第一部分。保持湿润!
 

 
黯沉泥沼资料片现已登录PC/Mac, PlayStation®4, and Xbox One平台。

翻译:有名氏
原文链接:LOREMASTER’S ARCHIVE: MURKMIRE Q&A PART 2
 
ayanamiwhisper 于 8个月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