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帝都的抗争


帝都并未完全落入莫拉格 巴尔的仆从手中。Drake of Blades(刀锋战士德雷克)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内部信息。
为了展示帝都抵抗者们的英勇事迹,我们冒险与刀锋战士德雷克,一位帝都地下抵抗者见面。刚刚死里逃生之后的她仍愿意回答关于帝都废墟中战斗的问题。

褶皱的竞技场传单
来吧,一起来!见证前所未有的野蛮屠杀!
帝国竞技场现已开放!无论白天,夜晚!在这里,欣赏那些在血泊中痛苦挣扎的凡人,以各种新奇的方式惨死!
还等什么!怒吼与惨叫恭候各位光临!
以残暴魔王之名,Dredaza the Ringmaster(德里达扎指导)

LEGACY OF THE DRAGONGUARD
By Kiasa-Veda, the Chronicler of Blades

 

龙卫传奇

作者 季亚萨-维达,刀锋会记录员

上过学的小孩子都知道,一支阿卡维尔军团曾在第一纪元 2700年入侵泰姆瑞尔北方大陆。这些强大的阿卡维尔武士突入天际地区,一路势如破竹,直到遭遇了镇守Pale Pass(白关)的雷曼将军与其统领的帝国军团。一场大战过后,阿卡维尔人集体向雷曼本人投降,他们自称前来泰姆瑞尔是为了寻找某种力量,而今他们已经达到了目的。

随着阿卡维尔人加入队伍,雷曼大军继续征战,平定了泰姆瑞尔大部,称帝建国,史称第二帝国。阿卡维尔精英们组成了龙卫队,直接受命于雷曼大帝本人。
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龙卫守护着雷曼皇室,传说其力量源自阿卡维尔大陆上的远古龙族。
但雷曼三世在2920年被刺身亡,雷曼王朝终结(第一纪元亦随之结束)。据说,因其保卫皇帝不力,龙卫队被勒令解散。然而,当维斯度-沙伊成为摄政王之后,龙卫被秘密重启,但不再负责皇家护卫,而是更多担任情报工作。
其他前龙卫队成员则人各有志,有些加入了他们老长官,Dinieras-Ves(迪涅拉斯-维斯)的新组织,也就是后来为人们所熟知的战士公会。还有些人游历四海,或教授武艺,或成为佣兵。
有一位前龙卫队成员,其真名已无从考证,只知道人们称其为Grandmaster(大师)。他以传授远古阿卡维尔力量为己任,为确保其在动荡的第二纪元里能够继续传承,他只把力量传授给那些保证继续传授这些力量的人。这就是“龙骑士”的起源。

刀锋战士德雷克问答环节:
“你好,像你这样的纯爷们,干我这一行肯定是把好手,开个小玩笑。你真的认为帝都值得拯救?我从小在帝都长大,最美好的记忆都发生在那里。当然,最不美好的也在,我觉得应该任其燃烧毁灭。我们可以重建新帝都。请原谅我没用真名。送信的并不可靠。如果你想转行,可以在坠匕联盟找到我。我们有共同的朋友。”—— ‘The Shaman' - Professional assassin(“萨满”-职业杀手)

德里克答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爷们了?这个面具?或者你送这个是为了,挑衅?别误会。你弄错了。”
“还有,事实上,大火不是城市面临最糟的情况。如果莫拉格 巴尔真的用巨大锁链撕碎泰姆瑞尔并将整个城市拖入冷港。额,还真不如烧了。”

“我希望您能读到这封加密信件,并且您或您的同伴可以顺利解开信上的魔法封印。考虑到您所处环境,请理解我们的保密措施。我是一名坠匕联盟的士兵,我为正义而战,为保卫帝国文化而骄傲。我在最近一次Fort Aleswell(阿莱斯维尔堡)战斗中接近过帝都,当时我在检查攻城器械。为何您在如此艰苦的情况下,任然充满希望与斗志?帝都外的战斗漫长且血腥,但我们拥有足够的后方补给与撤退路线。而您无路可退,身处于无法想象的困难之中。艾默里克王的将军们正在制定攻城计划,与此同时,您是如何得到补给和藏身于魔族与邪教徒之中的呢?难道说有什么秘密交易?请收下这一点补给,和我的阿卡托什护符。我不了解您的信仰,但是希望您和您的同伴可以受到龙神的祝福。”Legate Cyclenophus of the Bretonic Imperial Restoration Society(布莱顿收复帝国协会特使)

德里克答道,“感谢您的礼物。至于补给:军团早先为应对围城,储存了大量补给。Tharn(萨恩)家族并不傻。远离魔族的街道下面有大量补给。或者说,曾经有——现已经消耗殆尽。只好到入侵者那里偷一些东西。这非常危险。如果您孤身进入帝都,最好呆在相对不太危险的地下。如果您有同伴,可以冒险来到地表的各个街道展开战斗。这里危机四伏。并且消耗巨大。”


“德拉库斯,本着谦虚与谨慎的态度,本人正在研究魔族心脏和恶魔利齿的一些并不常被用到的效果。帝都的现状让我想起了曾经的Sutch(萨奇),充斥着令人反感的魔族。当我偷偷穿过市场区时,我发现四周满是怪异的植物,街道上一片狼藉,还有应该是从冷港里飘出的建筑。如果帝都真的被Second Void(次虚空)吞噬,那城里的居民们会受到什么影响?若这种类阿努融合持续下去,您的组织的努力岂不是付诸东流?您的组织是否有办法阻止这一切,或者,其他人能否提供什么帮助吗?”Eis Vuur Warden, Wayward and Contract Scholar(守护者 伊斯 乌尔,就是那个话多又肉麻的阿尔戈尼亚学者)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丑恶的岩石。丑恶的野兽。恶心的淤泥。各位,难道冷港已经降临?来不及逃跑的大部分都已经死了。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也不幸的成为了奴隶,被迫互相残杀。”
“然而,我们仍然在抵抗,如同老鼠,喜鹊和野猫。我们了解古老的通道。我们学习新的地形。潜入。埋伏。解救囚犯,送出城外。帝都仍未被拖入湮灭,我们不断深入其地下部分。帝都底下,十分……古老。那里的一切都非常古老。有些远古遗留下来的东西现在还可以派上用场。”

“神秘的刀锋战士德里克,听闻您是为帝都中众多置身于三大联盟之外的抵抗魔族者之一。我听说了那些穿过湮灭造物拯救平民的阴影。如果您真的曾置身于这阴影里,我希望您能帮远在美丽的途歇城的我具体了解帝都的情况有多严重。您是否是龙卫队的一员?有多少人像您一样同丑陋的魔族战斗?对于城外三大联盟,您是与之敌对,互不信任,还是彼此援助?我想您应该更能认识到,在魔族入侵之时,联盟,条约与精灵复辟之间的争斗是多么的幼稚。你们是独自行动,还是见机结盟?对于战斗和生存,我知之甚少,所以希望从您这样每天都处在死亡阴影里的人那学习到有关经验。”
Yours sincerely, Grand Enchanter Etienne Dumonte, of the Wayrest Mage's Guild(您忠实的,法师公会,附魔大师艾迪尼 杜蒙特)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龙卫队?连同雷曼王朝,早已不复存在。有些人自称为龙卫。有些人的确曾是龙卫。但都不是真正神龙卫。临时盟约?是的,而且事实上,所有的结盟行为都是,暂时的。我们不惜一切手段。分秒间做出决定生死的选择。果断。并且要认清谁才是真正的盟友。”


“愿圣灵保佑你,刀锋战士德里克;当我第一次听说无处不在的魔族入侵时,我根本不相信,但现实情况的确如此。我觉得,Emperor Varen(皇帝瓦伦)的死的确给帝国带来不小的混乱,但是帝都应该有足够的实力来对抗魔族,为什么突然就被攻破了,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无聊的问题。并不是说你,而是这个问题很愚蠢。帝都?的确经受过无数次围城战。高塔与城墙将无数入侵者拒之门外。但是,城墙对魔族是无效的。蓝色的传送门。黑色的时空裂缝。怪物从天而降。帝国各个军团之间也并非齐心协力。有一支军团已经公开叛变:零军团。所以说,我们的抵抗微乎其微。但是,我们仍不断地伏击他们,干掉他们。”

“战友,初次发问。当巨锚降落之后,帝都中心的信息便很少传到外面来,据我所知,当法师公会被驱逐之后,Order of the Black Worm(黑虫教团)已经替代了其在帝国中的角色。那么,Arcane University(魔法大学)和Imperial Orrery(帝国星象仪)是否已经落入了死灵法师手中?如果没有,如何才能保护无价的Mystic Archive(秘法档案馆)免受冷港火焰的侵害? ”
Legoless, Doyen of the United Explorers of Scholarly Pursuits(莱格拉斯,联合口袋指南首席探索者)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啊。稍等。下一个问题。”

“致刀锋战士德里克,本人想了解一下魔法大学的现状,曾经的法师公会总部,尤其是当萨恩家族向黑虫教团妥协将法师公会驱逐出西罗帝尔之后的情况。请问您是否知道,最近虫王消失后,魔法大学是在黑虫教团手里?还是被魔族控制?引申出另一个问题,据您所知,黑虫教团现状如何?他们是服务于萨恩家族,还是任由莫拉格 巴尔役使?虫王到底去了哪里?法师公会议会想通过这些信息了解黑虫教团,萨恩家族,以及帝都中的魔族情况。”– Wizard Solinar, Daggerfall Mages Guild(巫师索林那,坠匕法师公会)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虫教。恩。就是一帮炮灰。我打赌,这些替魔族卖命的,到头来,也还是会被抽走灵魂。魔法大学?大部分都被掠夺一空。我们帮助转移了一些重要物品。藏在了非常安全的地下深处。最近都没见过虫王。就是曼尼马可。当大铁链子从天而降之后,萨恩家族开始了无限期休假。”


“向刀锋战士德里克致敬,我希望这封文件可以送达。我们是Sugar Claw Clan(糖爪团)商队护卫,我们在西罗帝尔的商队已经抵达了被围困的帝都附近,为了可以帮忙清除那些暗锚,我们尝试进入帝都。但是无路可进,我祈求众神保佑您。我是糖爪团的医师,我希望我们的探子可以找到进入帝都的方法,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了解到您所面临的情况。是否伤患众多,亦或是疾病已经开始四处蔓延?是否缺乏武器与盔甲?您能否回复我们,我会立即按照您的要求准备医疗用品。Gods preserve you, Donvyn Sarethi, physician to the Sugar Claw Clan(众神保佑您,多纹 萨瑞希,糖爪团医师)”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什么都缺。尤其缺人。我们正在想办法突破重围。魔族肯定还没有注意到下水道。应该还没有。我们会找到办法——打开排水道,撬开锁头,挑开铰链。然后,你们就冲进来!帮我们反击!”

“幸会德里克,您和之前被叫做阿卡维尔神龙卫的那个刀锋会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说这是一个巧合?我代表各位盟友们向您提问——我们集结起来帮助你们对付魔族。因美瑞蒂亚圣光的支持,莫拉格 巴尔被暂时击败了。我们的问题是——何时才能提供帮助?我知道信息交换困难重重,但是如果您身边有法师的话,可以让他们在下水道开启传送门……我们焦急的等待您的回复。”– Vulcanos Draco, Patriarch of House Draco(乌卡诺斯 德拉科,德拉科家族长)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是的。我们正在尝试这些。很快,我们会开启传送门。并且不止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进来!让魔族措手不及。刀锋?这名字不错,不是吗?锐利无比。还很押韵。朗朗上口。是的,相信我,我叫这名纯粹是为了装B于无形。”

“亲爱的德里克(刀锋战士,这是你的职业?),我叫Vadanni(玩蛋捏,不对,瓦丹尼)你好!我是一个名为Golden Flame(真金烈焰)的激进组织的一员,尽管我们由名叫Dro'Khaj(卓卡吉)的猫人统领,为消除魔族对泰姆瑞尔的侵蚀而战斗,我还是想向您请教一些对抗魔族的建议,因为您直接身处其中。对抗魔族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还有您在西罗帝尔是怎样行动的?是有什么特别的绝招,还是拿刀捅最有效?另外,信奉Meridia(美瑞蒂娅)是对是错?是否非法?她,好像是个善良魔神,卓卡吉是这么说的。我也觉得有点道理。您有何看法?”Jone and Jode dance kindly with you, Vadanni(双月与您共舞,瓦丹尼)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对抗魔族?捅刀子不错。可靠。舒爽。毁灭系法术?也很有效。但是对付又大又笨的魔怪,投石机也不错。哦,非常不错。我爱死投石机了。至于美瑞蒂娅?没什么不妥。帝都曾经容纳上千种邪教。额,可能差不多快到一千种。没人去具体统计过。抱歉,称呼你为邪教徒。无意冒犯。”

“我听说过帝都中的抵抗战士。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我的信可以寄至您那里。帝都是我的家,即便恶魔横行,我一直在想办法阻止它们的种种恶行,但是我并没有头脑过热——我知道仅凭我一人之力必定无功而返。没有合法皇帝的支持,我们群龙无首,我们的人民充满恐惧。请告诉我,阴影里的勇士,我可以提供什么帮助?如果您致力于将曼尼马可和他的走狗们赶出我们的家园,那我将鼎力相助;本人精于利刃并可使用一些魔法,我对魔族的愤恨远超对其的恐惧。在我的朋友和邻居们保守折磨的时候我绝不会坐视不管。Yours in faith, Alessandra of Cyrodiil(您坚定的,西罗帝尔的阿来桑德拉)”


刀锋战士德里克答道,“来帮忙?很好!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想法!那么:集结你的盟友。如果你没有盟友,那就去争取一些。最好是一群全副武装的亡命之徒。准备好!我们会突然开启所有入口。或者说,强行开门?无所谓了,你们一起冲进来,然后我们一起关掉湮灭之门。打碎枷锁。清除蓝色的奥焰。我们把所有的魔族——都杀光!”
“哦,还要拿走它们的宝贝。”


ayanamiwhisper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