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无畏者的荣耀

翻译:战国牛仔

作者:Turuk Redclaws

  有些人战斗是源于正义与荣誉的召唤,有些人战斗是由于金钱的诱惑,还有些人则是出于其他原因——就像这个团队,他们总是狂热地面对危险。

  当孩子们还依偎在母亲身旁嬉戏玩耍的时候,我(Turuk)就爬到厨房最顶层的架子上来用脑袋烘培饼干了。儿时这些不经意的狂热情绪,令我变得愈发具有冒险精神。我创建无畏团,因此我的成就理应被载入档案,而用我自己的手笔记录则是再好不过的了。

  尽管母亲曾经再三地央求,但是我的本性使我从来就不愿待在农地里。危险与灾祸带来的紧张刺激感时刻在脑海中呼唤着我,我的兄弟姐妹与此同时也发明了一项乐趣横生的游戏——让英雄“红爪”(我)死里逃生。耕种、收割的农家生活对我来说远远比不上捉弄一只沉睡的老虎更让我兴奋雀跃。

  最终,母亲再也无法说服、控制我了。她脆弱的内心无法化解对我无尽的忧愁,她年老的身体也无法承受我逞强斗狠所闯下的小灾祸。当战士公会开始征召新人后,母亲立即就把我送到了那里去当学徒。这项合情理的安排曾使我在一段时间感到非常高兴:我与战友们练习使用武器,学习基本的冒险的知识。

  但是没过多久,无聊的情绪渐渐在内心生根发芽。战士公会里太多繁琐的规则和制度让任务变得枯燥乏味起来。“Turuk,你别傻了,你不要只带着一把水果刀就去寒冰巨魔所居住的洞穴里探险!”“Turuk,你不能在地牢里随意跑动,那里可能有陷阱!”“要记得带上足够的药膏啊!”呸!这些人满嘴放炮!

  身怀探险技术的我决心寻找更多的危险与刺激,于是便只身一人踏上了征途。从DuneWindhelm,一路下来,我听寻当地农夫的传奇与传说,猎杀猛兽,追踪魅影。无论是死灵巫师的幽所还是强大猛兽的巢穴,没有其中任何一个地方使我望而却步。我的利爪杀死了据说最可怕的兽人Grush-grush,并在Glenumbra斩杀了横行乡里、屠杀牛羊的巨蟒Spinesnap。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也许我应该再写一本书来专门讲述这些经历!

  就是在这些冒险中我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也丝毫不退缩。其中只有Mighty Mordra Kailstig the Axe能真正跟上我的节奏。他们知晓很多危险的地方。我们互相争强打趣、挑战最不可想象的险关(比如去探索无人涉足过的地牢)。我们的事迹就这样慢慢地被传播开来,很多人找到了我们。无畏团便诞生了。

Turuk Redclaws的问答

我有一个关于无畏团团队规模的问题:有人说无畏者公会的成员人数曾经可以比肩战士公会和法师公会成员人数的总和,这是真的嘛?——Runs-In-Mud

Turuk Redclaws: “我不清楚战士公会和法师公会宣称的在册人数,但是我听说他们的成员中有很高比例的新兵。让他们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吧!穿着盔甲的雇佣兵以及狂人的人生就会容易些。我并不是冒犯他们,无畏者公会也有很多这样的人。”

“现在我来具体的说明一下。无畏者公会的人数就像月亮一样——时涨时消。涨时会有成群的热血青年和年迈老兵加入。他们期盼参加冒险亦或荣耀地死亡,这可能是由于战士公会不招募过于年轻和过于年老的人的缘故。但是无畏者公会能非常高兴地成全他们。我也有信心担保他们中很多人都会通过初期的试炼。紧接着随着日月的交替,他们中一部分人会随着这世上的黑暗一同沉寂。这虽然令人悲哀,但这也造就了现在当之无愧的无畏者公会。”

“我的战友Talisse刚才提醒我,我还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你看,她的样子得意极了。我环顾四周数了数——五个,五个无畏者公会。要知道,我只凭我的眼睛来确认活人的呼吸。战士和法师公会总共就有五个人嘛?这我不好说。”

“我刚想起来,这个问题适合Mighty Mordra回答,她数数的技术更好些。”

 

当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教了我几招。但是我总觉得你还留了一手,比如类似协助盟友探究世界地牢的终极要术。你想过有一天把这些技能传授给我们嘛?——Larenia Moonshine

Turuk Redclaws:“我其实非常想模仿圣导师Lady Moonshine,但可惜我只是一个以酒馆为家的人。我曾教过学生们如何释放鲜血祭坛,但希望你不是在我喝醉时听我胡说。那些人只能用一生来忘掉和我度过的学习经历了吧!而我还在悠闲地掏着耳朵呢。”

“至于你问的什么要术嘛,无畏者公会一直在磨练自己的技艺,但是探险的基本功是很难提高的。听起来你已经学会了很多,除了可能不知道“探险不取决于技术”的道理。探险甚至不靠武器,而是依靠你和队友的精察巧变。”

“再说,你已经学会使用献血祭坛了。你还想学习什么呢?鲜血祭坛能解决世界上的所有问题,而这,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了。”

 

正常来讲,在无畏者公会里多少比例的新兵会在探险中死亡呢?——Kii-Nam

Turuk Redclaws:“我觉得我在之前接受的提问中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但是我今晚吃了太多的月亮糖(我再说一次吧)。无畏者公会经常招募新兵,也有很多人现在就在公会里面。而像Sva The Saw Crenshaw,  Severio the Full Nelsonius Nelsonius, Lex Pilper这些人,曾经就在我身旁,但现在都不在了。(我发誓我曾有一些不是来自帝国的逝去的队友,但是我记不得他们了)。”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回答:他们一直都在,在我心里。他们死了,但是他们还活着。”

 

 

 

 

 

 

 

ayanamiwhisper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