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泰姆瑞尔恋爱指南

博学馆档案——泰姆瑞大陆上邂逅的爱恋西斯特树的爱情之火

作者:佩贾利姆
许多人类好奇我们亚龙人是如何寻找伴侣的,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在这方面似乎并不能享受这样的“人”之常情。
而我与我丈夫的邂逅则有些匪夷所思。我相信是西斯特树呼唤了我们两个,它安排我们在特殊的地点相识并无法抗拒地爱上了对方。尽管在那之前我从未萌生过结婚的念头。
西斯特树对我的第一次呼唤十分唐突。当时我正在店铺里收拾堆积的商品,忽然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等他。”
“等他?!”我惊讶地失声了。
回应我的则是一片沉寂。
周围的寂静让我有些迷失。我猛然间的转身不巧打翻了油灯,屋内随即着起了大火。
灯油洒遍了屋内的丝绸、纸堆与草墩。拥挤的房屋顷刻间变成了充斥着火焰的地狱。
珊瑚鱼吊在垂挂于天花板的干草之上。我就在原地傻傻地、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睁睁地看着肆虐的大火和愈发猛烈的浓烟。
这个小茅屋从未如此令我迷茫分不清方向。到处是黑暗的浓烟、耀眼的火焰还有隐约惊慌的呼喊声。我只好眯着眼睛,用手捂着嘴,踉踉跄跄地走向那愈来愈狭窄的出口。
“有没有人?这里还有没有人?请回答!”
“我在这儿!”
大门被烧焦后,大火猛然间蹿腾起来。就在这时,一个人的黑肤色手臂把我拉了出来。
“你没事吧!”
我止不住地咳嗽,摇了摇脑袋说:“我没事,可我的店。。。。。。”
我们俩的目光同时投向了这场大火。火焰吞噬了整个房子,火势蔓延直至潮湿的屋顶。
“谢谢你救了我。”直到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注意到我的救命恩人。
当我和他彼此目光相遇的一瞬,时间凝固了。西斯特树选中了我们这一对,我和他都知道这是西斯特树巧妙的安排,不愿再多等下去了。
奥古斯汀-薇兰的心灵鸡汤奥古斯汀-薇兰:“好多的问题啊!我将竭尽所能给予你们恋爱方面的知识与建议,并且这让我感到非常荣幸。但请原谅我无法回答你们所有的问题。舞蹈节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还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呢!”
“亲爱的奥古斯汀-薇兰,尊敬的迪贝拉(人类的爱情之神)女巫:
您好!我给你写信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如何能够打动一个我心慕已久的精灵帅哥呢?他来自高精灵族,刚刚从夏暮岛到我们这儿的法师公会图书馆工作。他叫费兰迪尔,他比他的同族人看起来更和蔼可亲。然而,以我布莱顿人的热情与魅力还不足以吸引他。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热情,但高精灵族的内质又让他显得那么高不可攀。我曾试图撰写布莱顿优美的诗歌并表达智慧的见解,但他都无动于衷。所以我向您求助——什么方法能帮助我追求来自夏暮岛、金色皮肤、潇洒帅气的他呢?如何消除他对我的冷漠感呢?
诚挚的问候——魏瑞斯特法师公会大导魔师艾蒂娜-杜蒙特”
 

奥古斯汀-薇兰:“众所周知,高精灵十分在意家族血脉与传统习俗。如果你的家族拥有大量的德莱尼血统,那么你可以在与他的谈话中顺便提及,也许能让他感兴趣。或者你也可以到魏瑞斯特神殿来找我,我们从长计议。”


“尊敬的迪贝拉女巫,
请准许我开门见山地向你提问:你对同时交往多个异性有什么看法?我现在还没有这样的经历与想法,只是自己身为学者的好奇心让我不得不问一下。
当痛苦与不幸降临时,好像人们会寻找更多的伴侣。除了爱,到底还有什么情感联结着人类彼此的内心呢?
我大胆的推测是:三四个情侣比一个情侣更能令一些人心满意足。
但是我还有一个困惑:拥有多个情侣时,需要投入的爱也更多了吧?也许我是无知的,但请你不要笑话我,我只是想知道你对此的见解。感谢阅读我的信。
愿神灵与你同在,泽菲路斯-达冯纽斯”
奥古斯汀-薇兰:“热情舞者告诉过我们:恋爱是情感投入的质感,而不是情感分发的数量。如果我们热爱跳舞本身,又何必关心舞伴的多少呢?”

“尊敬的奥古斯汀-薇兰,
我向来恪守我们先祖的古老传统,但我对你们的信仰同样尊敬。我热爱我的家乡,但是我希望我族的神灵可以抚慰我内心的哀愁。
我知道神灵总是这样训导我们:敞开你的心门,拥抱艺术与爱。珍惜友谊,探寻爱情的喜悦与灵感。但我好奇:诸如此类的金科玉律是否也适用于女性。我不知道我心中的神灵是否变换了样子。
14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他。我和他从5岁起就是小伙伴了。当我第一次对他有感觉时,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们依旧一起吃饭、玩耍、打闹,我从没有向他表白过,我们一直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但我与他同样出身贵族,不能选择没有价值的婚姻。所以我想向你们的神灵求助:我能否在他的身上找到爱的喜悦与灵感?这样不寻常的爱情是否可以被神灵所接受?我可以没有顾虑地向他敞开心扉吗?他会爱上我吗?
充满敬意的问候,西纳的亚朔-艾尔-爱丁伯爵”

“尊敬的薇兰女巫,
愿现在的您心神愉悦,脚步轻快。
作为一名在坠匕城孵化并成长的亚龙人,我十分了解人类如何看待野蛮生物之间的恋爱。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感到有些孤独。直到最近,我却改变了我的人生态度。
四个月前的一天,我正在格兰南布拉的海岸中寻找沉在水里的废物,忽然听见了一声鹰身女妖的尖叫,于是我上岸查看。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岸上并没有被女妖袭击的旅客,而眼前竟是一只正被三名红卫人围困的黑色雌女妖。他们不仅掠夺她的羽毛,还在争抢她可爱的蛋蛋!身为雄性亚龙的我,决定英雄救美。在击退了那三名红卫人后,那只女妖用“充满爱意”的方式感谢了我。在这之后,我每周都去看望她,但每次我要离开时她都十分不舍。
我决定认真地处理这份关系。尽管他人会因此嘲弄我,但我依然相信爱情。可我担心在爱神的眼中这份感情看起来有些污秽、不神圣。是不是我紧张过度了呢?或者我太迁就神灵的意图呢?
诚挚的问候,潜水-搜寻-宝藏”
 

奥古斯汀-薇兰:“无论是高贵的布莱顿人还是好色的亚龙人,他们的内心始终追寻着某种慕求。如果你的爱慕是纯洁的、自然的,爱神将会给予你美丽的祝福。“无论是什么样的种子,只要被爱心浇灌,它开出的花儿一定是美丽的!”这不正是爱神曾说过的话吗?”
 

“奥古斯汀-薇兰,你好!
我叫阿莱瑟-莫瑞廉,是卡姆罗尔法师公会里的一名谦卑的学徒。我请求您帮助解决我的困惑。有两名公会大师把我迷得神魂颠倒:一名是拥有高贵血统和气质的高精灵;另一名是长着红色眼睛、皮肤深灰色的暗精灵,她奇异的容貌令我心神荡漾。我每天晚上都在幻想着迪贝拉会赋予我爱的灵感,让我打动她们的芳心。但最终只落得公会仆人们的抱怨,他们说我现在应该开始自己洗床单......
我该如何追求高贵的埃斯特德林呢?鉴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把人类当作低等生物看待,而且他们还都很关心血统的纯净性。
我征询过同学们的建议,但是他们只会释放优秀的治疗魔法,对恋爱方面并不了解。他们说高精灵在家里面一定很高傲、不接地气。所以我应该向易推倒的暗精灵布莱雷纳-赫勒夫发动攻势。这样的建议靠谱吗?
我如何获得她的芳心呢?这个黑精灵看起来并不喜欢其他的种族,并且对打扰她学习的人不停地喊“走开”和“该死”。
友好的问候,阿莱瑟-莫瑞廉”
 

奥古斯汀-薇兰:“这确实是个两难的抉择啊!对付高精灵,你可以看看我给附魔师杜蒙特的建议,也许你和他可以谈谈血统,让他对你感兴趣。至于暗精灵,我的私人经历可以保证他们真的易推倒。如果她脖子上的围巾向左指向她的心脏,那么可能说明她对你的接近保持开放态度;但是如果围巾指向了右边,那么请当心了。
我对你更有指导性的建议是:年轻的阿莱塞,跟着你的内心走吧。你不要害羞,可以找卡姆罗尔的女巫斯奎尔谈谈。”
 

“伟大虔诚的女巫!您好!如今,随着库斯里基族群的灭绝、人口的削减,大量的文化遗失在阿隆尼亚红树林地区。您作为爱神谕旨的直接传达者,您一定能感受到这些虔诚信徒的死亡给她带来的伤痛感。爱神在库斯里基文化中被赋予很高的地位,然而,历史学家们对他们恋爱的传统却知之甚少。您能否代表库斯里基人给我讲述一下他们的历史故事呢?”——勒高勒斯,首席联合学术研究员
 

奥古斯汀-薇兰:“尽管库斯里基人遗憾地从世界上消失了,但是他们的故事离我们并不久远,而且被他们先前的临近居民所熟知。许多光辉族的族人就居住在基东附近的暗潭里。我认为最近被获准的交易协定将再次开启基东与勒娅维因之间的旅线,而通往古老库斯基里家园的交通也将会再次恢复。届时,你可以向基东的迪贝拉女巫们去寻求帮助。或者急迫的你也可以自行开启旅程。”
 

“亲爱的奥古斯汀-薇兰,尊敬的迪贝拉女巫,
我有一个奇怪的问题,这个问题甚至会让有一些人作呕。我没有要追求一个恶魔的意思!而是几周前一个年轻的木精灵女孩吸引了我。当时她在酒馆里喝爬下了酒馆里一半的诺德人,这让我立刻对她产生了好感,尽管她一直对我的追求不予理睬。有一天,我离开酒馆时看到她和一个人走进了一个小巷,那时候她身上的气息非比寻常,于是我马上开始跟踪。一会儿我就看到她用身体压住了那个可怜虫,眼睛变得通红,皮肤像月光一样煞白。天哪!我竟然一直在追求一个吸血鬼!可是这并没有改变我对她的感觉。迪贝拉是否会因此不祝福我了呢?还是她相信爱情是超越形式的,无可非议的呢?我该如何追求到她,而又不被她杀掉呢?”——任性的诺德人乔鲁尔
奥古斯汀-薇兰:“乔鲁尔,这样的选择毕竟很危险。如果你依旧对此保持坚定,那么你更需要一名阿凯(掌管生死的神祗)祭祀的建议。因为不死是污秽的,情愿不死的吸血鬼和他们不洁的吸血行为则是对灵魂的玷污。我已经和魏瑞斯特的首席阿凯祭祀兰果泽谈过此事。他认为使你爱上那个木精灵女子的感情不是爱情,也不是令人心神愉快的色欲,而是一种你应及时摆脱的欲念。不要任性了!坚强些!回头是岸!你现在的身体和灵魂正处于危险之中!”
 

 

“女巫您好!我有一个问题:
在阅读了我们老图书馆里大量关于诺德人的故事后,我发现古诺德人实行一夫多妻制,特别当亡灵节到来时,大量关于五百勇士们配偶的故事被他们传颂。
可我在如今诺德人的生活中却中找不到这一习俗了。我不解:这一习俗究竟怎么样了?诺德人如今还实行一夫多妻制吗?”——不安的伊札拉,剧作家公会的歌手
奥古斯汀-薇兰:“我认为你像很多人一样,误会了对早期诺德人“战争夫人”的理解。这一词也可被“盾牌姐妹”所代替,意思是女性诺德战士,并不是指同船共枕的妻子。尽管当“战争夫人”嫁给一个“盾牌兄弟”、甚至被许配给一名非战斗人员之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依旧实行一夫一妻制。”

“啊!最亲爱的神圣女巫。非常高兴与您这样德高望重的人交流。我的问题不太涉及恋爱技巧,而是更偏重于高岩地区内人们对迪贝拉的理解。最近我去拜访坠匕城内不同的学社以及附魔商店时,留意并聆听了一名正在在众神神殿前进行的祷告的祭祀。他向信徒们散播着如何“看清”迪贝拉魅力这样的类似言论,这令我感到十分吃惊与困惑。我发现那名祭祀对其他七位神祗都大加歌颂,唯独奇怪地对掌管爱、美、艺术与音乐的迪贝拉如此恶言相加。难道迪贝拉不是八大神灵之一吗?难道阿卡托什选中了其他神灵?我该如何面对那些认为迪贝拉不值得歌颂赞扬的人呢?这样的问题使我感到非常不安,因为正是迪贝拉使我开始信奉八大神灵。我想让人们认识到迪贝拉是仁慈友善的。伟大的女巫,您能帮助我找到合适的观点并说服他们吗?”赛科伦诺休斯,布莱顿皇家治疗学社特使
奥古斯汀-薇兰:“那个祭祀是不是坠匕大教堂的神父皮托夫?他很虔诚,致力于宗教理论的研究。但是我有理由相信他看不惯像我们这样独自享有八大神灵供奉职责的人。但是对迪贝拉仅一晚的供奉并不能让他获得像其他人的供奉特权。我觉得我对他的言语可能过于严苛了,并让他在返回坠匕城后对我们的爱神和她的信徒怀恨在心。我希望他可以渐渐地变得开心起来。”

“薇兰女巫,
我向您写这封信是希望您可以令我的恋爱信仰变得纯净,让我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
感谢玛拉(情感之神)的保佑,我的父母十分恩爱。我从小受着母亲高精灵族的影响长大,虽然我的爸爸是诺德人,但他对这样的教育方式也默认接受。但是当话题一旦涉及迪贝拉(人类的爱情之神)时,家庭里和谐的气氛便不复存在。您也许了解,精灵族的神庙里是不供奉迪贝拉的。可是父亲一再强调:来自迪贝拉的爱情祝福是不可或缺的。我虽然知道父亲是一名迪贝拉信徒,但是我很少在母亲面前提及。
每当我向母亲询问该向哪位神灵寻求祝福时,她会告诉我:“杰弗瑞(精灵的自然、恋爱之神)是美丽的自然神灵。他传颂世界起源的故事,让所有人都知道各自被所赋予的形态与使命。他让精灵和夏暮岛变得优美高贵、无与伦比。鸟儿叽叽喳喳唱着他教的曲子,天上的星辰也应和着他的歌声闪烁发亮。迪贝拉只是杰弗瑞美妙歌声中的小小回音,何况并不悦耳。愚蠢的诺德人只知道寻求身体上的刺激,不了解灵魂中的魅力。你应该寻求迪贝拉的祝福!你将会找到灵魂的知音!”
然而,我父亲的见解却截然相反:“杰弗瑞?天哪!和雍容华贵的迪贝拉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他是弱小种族的神灵!拿腔调的精灵总爱胡说什么——他们的神灵多么多么崇高,是因为他们住在云彩上面——这类鬼话!你应该去寻求迪贝拉的祝福,满足你的愿望!”
我个人认为:两位神祗都是真神的缩影。无论孰优孰劣都是语言争论的细枝末节。就像一名精灵相信奥瑞艾尔(精灵信奉的创世神),另一个人类则称之为阿卡托什(人类信奉的创世神)。当然我从不胡乱的相信任何事物,所以我将向这两位神灵都寻求爱的祝福。即便如此,我现在依然单身一人。
亲爱的女巫,请判断我的方法是否正确?我是不是太固执教条,将注定孤独终老呢?有谁能了解神灵的心思呢?那些神灵到底想从我们身上获取什么呢?这样的疑惑令我心如刀绞,我快要崩溃了!
急切的艾尔瑞拉,【菲纳思的悲叹:鹰的悲伤象征研究】的作者”
 

奥古斯汀-薇兰:“亲爱的艾尔瑞拉,你是一名学者,但我担心你的身份使你陷入了学者思虑过多的泥淖。一颗虔心是好的(尽管我现在还想不出它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它挡住了你寻求心灵之火的去路。去把握你感受到的愉快和美丽吧!不要拘泥于理论根源。”
 
 
翻译:战国牛仔


 

ayanamiwhisper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