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聚焦】泽拉ZEIRA

第二纪元 582年:第18条记录
    我讨厌秘密关注我的朋友。
    我第一次认识泽拉的时候她还是一名年轻的扒手。当时尚未加入盗贼公会的我与她相识了。起初,她认为我是个在街上讨要食物的乞丐。对此我并没有做什么争辩。因为比起其他的盗贼公会成员,她总是支付额外的报酬来交换我的情报。她有时候会丢给我一份蛋卷或者一块新鲜的水果。
    我根据不同的日子扮作不同的角色(乞丐、商人、火焰杂技师)。当她知道后,她并没有生气,反而对自己开起了玩笑。泽拉是我认识的人中第一个与我有着相同幽默感的人。那天,我们成为了彼此的挚友。我俩坐在休之鬃酒馆的房顶上,一起喝着从渔船上偷来的烈酒。
    我记得她邀请我加入盗贼公会。但是由于对当时伊欧蒙德执掌下公会的印象和与之相处的经历,我对她的邀请没有兴趣。我遭受过那些人的殴打,因此我想我应该避而远之。但当我拒绝她时,她没有劝说强求我或者想办法使我为她所用。我一直等待她这么做的那一天,对此我也做好了玩消失的准备。
    可是事情的发展从未按照我的预料。泽拉来自由尼可拉斯带领的盗贼团,一直恪守着公会的条律。她向我展示了她的原则——一些令跟我一样在阿巴登陆点长大的人所支持、所欣赏的原则。我意识到:她是一位优秀的榜样。我仍然记得当我告诉她我改变注意时她脸上露出的微笑。她之前从未那样的高兴。
    现在,窃听情报变得理所应当了。我一边装作检查皮夹内的绒毛,一边用余光在手镜中窥视她的样子。我注视着她,看她是否变得不再是自己。
    之前,我很幸运看到泽拉在公会里迅速成长。我加入公会的几年后,她就被尼可拉斯提拔并进入盗贼议会。尽管威尔萨不能容忍泽拉,但我猜她喜欢有一个可以争执的对象。艾达很容易接受了泽拉。达尔多则摆出皱眉嗔视的表情,但是他总会考虑泽拉提出的观点。
    难怪几年后尼可拉斯也变得愈发依赖于她。担任尼可拉斯右护法的她对此显得淡定从容。我曾问过她是否觊觎过会长之位。她大笑着说:“管理一个公会何如能与偷盗劫掠相提并论呢?我更喜欢让我们大家变得富有起来。我不适合盯着文件,也不适合计划方略。”
    然而如今,尼可拉斯死了。艾达和达尔多也不在了。威尔萨想撇清她与盗贼公会的一切关系。适合计划方略的人只剩下了泽拉。
    所有的重任都落在我们新会长的肩膀上。她必须要召集旧部、躲避铁轮团的威胁并且探索盗贼公会的复兴之路。她必须学会威尔萨的务实、艾达的乐观、达尔多的耿直以及尼可拉斯的谋略。她必须做之前她所鄙弃之事。这些都是她将要带领我们走出黑暗与孤立境地的必须之事。
    比如像这样:如果她观察到我的行为反常,便觉得有必要阅读我的日记。
    诚然如此的话,我想让她知道她不必独自一人承担所有的责任。尽管尼可拉斯也曾经抗起盗贼公会的大旗,但他身边却有可以痛诉衷肠的伙伴。我希望她意识到这些人选择留下是因为受她行动的感染,他们开始努力更生、同舟共济。我想告诉她:她拥有一个大家庭,需要她做的是树立一个优秀的榜样。
    当我确定她明白,不,确定她真真切切地明白了这一切后,我便可以不再秘密注视我的朋友了。
    ——健步-如飞
 
 
 
 
翻译:战国牛仔
ayanamiwhisper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