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贵族的时装

服饰商讲述轻甲的基础知识
 

作者:依洛赛,五世披风伯爵夫人
    在风之堡,我们以打造高岩地区内最优质的轻甲——简洁优雅、结实耐用而闻名于世。下面由我向大家介绍我们是如何制作轻甲的。
    (“我们”,按指镇上的三大裁缝世家——雷蒙茨家族、加尔蒙茨家族和哈比利蒙茨家族。我身为尊贵而能干的服装商,理所应当地监督他们完成其卑微的工作。)
    轻甲除了其中某些结构性加工所会用到的骨头、动物的犄角或软骨,其余部分完全由布做成。虽然短袖背心或短裤的最外一层可能由装饰性丝绸或锦缎制成,但其下却有层层牢固耐用的织布(比如细棉布或粗麻布)。这些夹层经常被缝入或被垫入,用以承担和吸收打击力。


依洛赛夫人解答你的疑问
 

“你好!伊洛赛夫人:
     我特别关注漂亮的女士齐地长袍,这类的衣服我自己也有一些,但是我现在有个小麻烦:不久后我即将参加一个必须参加的舞会,于是我想挑一些合适的长袍,但是我不知道应该穿哪件。我想穿得像公主一点,裙边越卷大越好!你可以给我一些建议吗?
    我再问一下——各种族的贵族服饰是否有其特殊的特征?就像人们觉得布莱顿人倾向保守的穿着,然而高精灵的衣服上却经常出现装饰。
    ——诚挚的问候,阿雷纳-德拉可,德拉可家族骑士长兼女主人”
 
伊洛赛夫人:“多件衣服的内外搭配将是您的选择。衬裙和内衣的组合将使你看起来犹如盛开幼嫩的舞会荷花!我认为您将会在这一季披风家族的高端设计之中找到一些适合的衣装(请看下面的草图)。今年在高岩地区我们将全力打造褶皱的、压皱的、带皱饰的、叠层的、弄皱的、紧绷的内外搭配风格。将一件一件的衬裙叠加起来,我相信您会喜欢的。
“如您所言,每种文化都具有其独特的服饰文化。但是披风家族不喜欢教条地做“老布莱顿人”。我们博采众长,融合交汇,最终的搭配结果往往令我们惊喜非常。在暗精灵的护肩上装一个木精灵的鹿角有何不可?”
 
 
“美丽的伊洛赛夫人:
    在我去往晨风的路上,我遇到一位名叫萨卓尔-拉德维索的商人。他有很多奇妙美丽的货物,比如地毯、围毯、织物、衣服甚至丝绸。于是我问他从哪里购进如此精致美丽的商品。他告诉我:他是从维威克外交部获得的,而其又进货于灰烬部落的工匠。我对这些异域商品一见倾心,于是用50铜币买了一个小的帆布背包和一瓶西瑞迪尔白兰地。我的同事都很嫉妒我,他们说:“这简直是贵族用的东西!”
    所以我想问问您:他们的商品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瓦尔登佛的蚕蛾?或者是真丝蜘蛛?如果您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将非常感激。
    您的忠实奴仆,
    ——赛缇乌斯-阿拉维鲁斯-阿巴尔布斯,圣阿莱西亚药店始建人”
 
伊洛赛夫人:“您能买到它们真是幸运!泰姆瑞尔大陆上的丝绸资源广泛,其中最优质的丝绸当属晨风的真丝蜘蛛丝绸。不了解服装生意的人可能不知道:真丝蜘蛛丝绸大致有几种类型,暗精灵裁缝通常将它们命名为“微光”、“阿祖拉之息”与“反纺”。其中微光是最为常见的,下图中似涟漪的材质即是微光。
阿祖拉之息较为轻盈,也理应更为透明。但它却与微光一样坚固耐用。不仅如此,它非常适于附魔,并经常被用于充魔装备的制造。与阿祖拉之息相反,反纺厚实得无懈可击,甚至据说它可以折断一把利刃,可它却仍保持了丝绸的柔韧性。反纺所制成的衣服具有防护性但不会以牺牲外形为代价。”
 
 
“你好!人类:
    最近我在冷港的家中看到很多穿着奇异的人类,他们的衣服近似装饰华丽的长袍并在战斗中好像不起任何保护作用。然而,不仅法师这样穿,还有很多不同阶级的参战人员也穿着同样的长袍。我对几个枯萎灵魂进行了审讯,他们告诉我这些长袍的名称其实是“齐地长袍”,最初是人类贵族的服装。但是他们中没有人能够回答为何人类战士自愿穿着如此不堪的装备进入战场!我对此有三个大问题:
 
    一:为何人类穿着“齐地长跑”参加战斗?
    二:它们比起一般的轻甲比如长袍,有何优势?
    三:哪里可以找到适合凯娜兹魔族的“齐地长袍”?
    人类!请迅速回信!我很忙,如果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死亡降临凯娜兹魔族部落,狄拉克逊”
 
伊洛赛夫人:“魔族应该懂得“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吧!看起来富有装饰性并且好看、甚至精美的衣服未必不可用于实际战斗。你们魔族的一切东西总是尖尖突突的,我不知道那样的衣服是否会把你们的身体弄伤!为什么一切事物在你们看来总是像无畏团所说的“操蛋”一样?积极一点!灵活一点!多彩一点!”
“请再想想迪贝拉所说的,不要认为穿得像新娘一样的战士就没有保护措施!也许在衬裙下面是层层足以反弹箭矢的厚质夹层,可能还是魔法材质的!
“魔族先生,我们的新兽人朋友小试牛刀,设计了如下的时装。想象一下您在您的魔族朋友面前穿着这样一身的长袍(可以套在锁甲外面),他们一定会羡慕嫉妒恨吧!而且,这样的穿着还会给恐怖阴森的冷港添加一丝生气!请考虑一下!”
 
 
“您好!伊洛赛夫人:
    首先,我要向您表示歉意:今晨我将自己传送至您的私人房间之中,这纯粹是一场意外。虽然现在不容易找到好的传送卷轴配方,但我希望您可以原谅我。请让我阐述我前几天请求与您见面的原因:我认为您可以解答一个关于我毫无了解领域——泰姆瑞尔大陆上的时装的问题。我对此有三点疑问:
    第一点疑问是关于尼本人以及他们无与伦比的纹身。在尼本人看来,纹身是尊贵、荣耀与内在力量和感情的外在表现;有些尼本人甚至把它视为一种精神意识。在他们眼中,纹身本身就是服饰的一部分——一种由墨水而非丝绸和羊毛织成的衣服。您对这一习俗有何看法呢?您认为作为其西边近亲的克罗维安人,为何没有这一习俗呢?
    第二点疑问:在我最近旅行的过程中我遇到一位名叫奥克塔维乌斯-梅德的法师公会成员。他劝说我买了几件他和他妹妹在家做的长袍。当我向他问咨询衣服的质量时,他说最好的长袍是“法师制作的,并且由被赋予柔软无皱特性织层的加固丝绸制成”,因此它们具有最优秀的保护性。法师裁缝和巫师裁缝的话让我半信半疑,所以我不知道贵族应不应该穿具有魔法材质的衣服。如果真如此,怪不得我从未见过穿着褶皱衣服的重要人士!
    最后一点疑问是关于在各省内人们对穿戴斗篷欲望降低这一可疑现象。当我还是出生在第二纪元的一只亚龙幼崽时,我即被作为奴隶贩卖给暗精灵。在我不小心地弄脏德雷斯主人的一件斗篷后,他告诉我:在比我的“原始文化”更高级的文化中,披风是贵族和优雅的象征。从那以后,我便迷上了斗篷并且向往着能拥有自己的裁缝师可以为我在披风上绣上我自己家乡、部落和乡村的符号。当我终于成为一名西瑞迪尔学者后,我便完成了心愿,并且开心地幻想着能看见绣着尼本、克罗维安、尤库达家徽的披风。可是这些年似乎披风赶不上潮流了。曾有一个卓阿达荷人竟然让我脱掉我的“大号餐巾”。自从那一天后,我便再没有穿过披风,我不想再在公众面前出丑了。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披风不再像以前那样流行了吗?
    ——艾斯-乌尔-沃顿,自由合同学者”
 
伊洛赛夫人:“纹身对于我们从事衣服一行的人来说太重要了!总有人会问:应该纹一个展现自我的图案来增加颜值还是折中一些,以新的面貌适应新的状况或环境?尽管纹身因人而异,但确有一些文化十分倾向于纹纹身——比如您所提到的尼本人。与更贴近自然的木精灵和瑞驰人不同,生活在尼本峡谷精细复杂的尼本人更喜欢精细的、甚至轻描淡写的纹身图案。他们的纹身通常表示对某个宗教团体、某种生活方式或某个政治派系的归属,纹身让志同道合之人简单迅速地辨识彼此。
“您的朋友奥克塔维乌斯没有误导您,法术缝裁是一门古老的技艺。时间伊始简单的防护法术便可被附于装备之上。这门技艺在第一纪元中早期达到了巅峰。据说当时的女皇赫斯特拉拥有一件“天元长袍”,它被魔法所增强以致能使她抵挡有害法术、消除疲劳并且随时随意浮于空中。今天我们没有这样的技术了,但是这门技艺仍然存在,大多数高级贵族的衣柜里都有一两件法术缝裁的衣服。
“至于披风,我只能说它们太老旧了。尽管披风家族因为乔里大帝与其宫廷制作披风而得名,但是至少有五十年我们没有接到过制作披风的订单了。(制作舞台服装道具的订单倒是接到过。)现如今是第二纪元582年,如果有人披着年代久远的斗篷,他应该是离经叛道之人吧!您是亚龙人,请看下面——最新出炉的基登式服装!我想您一定不喜欢在它们的外面套一件老得掉渣的披风吧!”
 
 
“你好,伊洛赛夫人:
    我叫浑多瑞恩。最近几年中我试过一些裙子,其中最舒服的是我现在所穿的贵族裙。每天当我挖土、照顾花草和吃草(偶尔吃到石头)时我都穿着它并且觉得它非常合身。但是它非常难脱下来,以致我不能洗沙土澡。最近我不得不向别人求助,因为我意识到我必须提起衣服并且解开衣服后面的扣子才能脱掉它。当我费尽周折地脱下它后,我便开始洗沙土澡,之后我再将它换上。我想问问你:是否有更简单的方式脱下它?还有它的设计者是谁?我不想再偷......再借一条裙子了。以免忘记,我再问一下:裙子的洞孔可以再大一些吗?我穿衣服时,我的尾巴经常卡在其中。愿沙土指引你,并且请智慧地使用我送给你的那袋沙土。
    ——浑多瑞恩,沙土侯”
 
伊洛赛夫人:“天哪!我希望遭此劫难的那条裙子不是披风牌的!其实大体上讲,越高贵的衣服,其结构也越零散,其也就越难被脱下,从而脱衣者往往需要他人的协助。我还记得当我给科拉丽赛-劳伦茨的男仆人施提本斯示范如何帮助女士穿脱胸衣时,他脸红害羞的样子!
“尾部的量体裁衣对于经验丰富的服装设计师来说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甚至许多设计师都不去尝试解决它。我建议你永远穿虎人做的或是为虎人做的衣服。它们总是自然而然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选择专家永远没错!”
 
 
“优雅的伊洛赛夫人:
    我诚挚地感谢您为我的妹妹安排制作晚礼长裙!其刺绣、细节无不精细到位,薰衣草衣袖更是令我大开眼界。其形、其材无不完美!我的父亲为表达感谢,为您精心挑选了一瓶木莓子红酒,请笑纳。我认为他会很快去拜访您并与您的私人裁缝展开合作。但不知何故,宫内的一些异国名人并没有向我妹妹身穿的这件美丽无比的布莱顿晚礼裙大加赞赏,相反,他们甚至走到远处、嘲弄讥笑。这真是无法理解!与乏味的精灵、红卫甚至帝国时尚相比,他们认为布莱顿服装顶多“古朴”、“凑合”。这真是嚣张自大之言!亲爱的伊洛赛夫人,您是如何对比布莱顿与其他种族服装的?您一定会认同布莱顿人是泰姆瑞尔大陆上最时尚的一族吧!
     诚挚的问候,
     ——魏瑞斯特法师公会大魔导师艾提尼-杜门特”
 
伊洛赛夫人:“我不觉得这与“高岩裁缝是泰姆瑞尔大陆上最精细巧妙的裁缝”相悖。针对您妹妹的优雅裙子之类的厥词正是出于羡慕与无知,对此披风家族早已习以为常。我若所言不错,这些“异国名人”是兽人吧?这纯属正常现象。如今我们的世界就是如此。
“请您放下思虑,看看下面由哨兵之都萨尔阿克所设计的最新服饰。受高岩境内多文化融合特征的影响,南方朋友的设计感也相应变化:用一种新鲜的低调形式管控着阿里凯尔沙漠的浮华艳丽,收获了美轮美奂的效果:不仅“古朴”,而且充斥着现代气息。”
 
 
“伊洛赛夫人:
    “我的手爪向你问好!我是一名卑微的亚龙人。我遵从传统并且认为穿袍子很重要,因为它可以明确我的职业而且还可以防止当地的农民或其他生物因怕被我变成蛤蟆而不敢靠近我。但是在看过各种样式的袍子后,我只发现布莱顿式的袍子带有可以放沙土的袋子而且没有奇怪的屁帘。你能解释为何其他种族不参照布莱顿的服装风格而让奇葩的屁帘存在呢?一个人类说我是傻子,并告诉我那是保护臀部的盔甲。我历经过许多战斗,但是还没有一个人成功打中过我的屁股。
    ——阿什-塔尔,亚龙人法师”
 
伊洛赛夫人:“客观地讲,你所说的“屁帘”的恰当称谓是“护臀”,它确实是为保护臀部以及大腿上部而设计的。但是我也觉得过大的护臀很难看,完全遮盖了身体曲线或精美盔甲。而现在在大城市里想要成为潮男潮女的人中间流行一时的人造护臀......诚实地讲......十分难看。怪不得高档次的酒馆和酒吧已经开始拒绝这些“护臀侠”进入了。但又有谁能职责他们呢?
“一个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实:在高岩境内被广泛采用的男士服装口袋设计事实上是由诺德人发明的!天际省的居民天生喜欢在臀部后面系酒壶,但是显露在外的酒壶兜容易对盗贼有可乘之机,尤其在他们酩酊大醉的时候。于是他们独具匠心地设计了暗藏于内的口袋。请看下面的服装样式,它们展现了冬盔城裁缝领主约克的精巧技艺。我可以向你担保,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臀后或翻领处有一瓶酒。但是你能看到明显的凸起吗?在约克设计的服装中,你是不可能发现的!”
 
 
 
 
翻译:战国牛仔
ayanamiwhisper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