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的代价 《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博彩始末

当《反恐精英:全球行动》的赌徒们谈到他们的经历时,遭遇总是惊人的相似。

一位《反恐精英:全球行动》的玩家(一般我们指的是年轻人或者孩子)说他喜欢收集游戏里的虚拟物品,俗称皮肤。同时,他也非常喜爱职业《反恐精英:全球行动》赛事。

他最后决定用一些他闲置的皮肤去押注在他喜欢的队伍上。有一天,他从朋友那里得知了博彩网站的存在,它们通过掷硬币、轮盘赌和随机数生成器决出胜者。于是他决定尝试一下,输赢参半。而赌注则越来越大。

“最开始我只是对这些皮肤感兴趣,并尝试着打开这些游戏中掉落的箱子而已,”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皮特说道,“现在我也经常买些箱子并和朋友们一起开。之后,我就会将一些闲置的皮肤压在职业赛事上。而朋友们劝我将这些皮肤压在那些博彩网站上。”

皮特说他在出问题前就金盆洗手了,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走运。

“刚开始我很谨慎,并且只将注压在职业比赛上,并确保我每次将合适的数目压在了我有把握的比赛上,”来自马里兰州的亚当说道,“刚开始一切都很有条理,就像投资一样。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每当我打开博彩网站的页面,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有时我大赚一笔,有时我损失巨大。从那时起,我就堕落了,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亚当,一名学生,在单次赌博中输掉了1200美元。他说他再也不会赌博了。他对那些想要赌博的玩家们的建议是:”千万不要尝试,当你第一次赌博时,你就很难从中抽身了。”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提诺说:“他在职业赛事上的博彩非常成功。”在最近几年的时间内,他已经赢得了超过4000美元。

“因为我对所有队伍都有所了解,我几乎每次都能猜中比赛结果,”他说:“后来有一天,我接触到了博彩网站并深陷其中。每一次你都投入很多钱并希望自己能大赚一笔。当你输掉50美元后,你总认为再扔100美元会让你回本。”

他说:“这成为了他家的巨大负担。他13岁的侄子有一次在直播里看到一位《反恐精英:全球行动》主播在博彩网站上赢了很多钱。从此之后,他也开始玩《反恐精英:全球行动》,并用他在游戏中得到的皮肤赌博。当他输光了所有的皮肤后,他偷偷用他祖父母的信用卡买了更多的皮肤,那次他输掉了几千美元。我们全家都希望他戒除赌瘾,最后他被送到了赌瘾康复中心。”

逐渐揭开的丑闻

在过去的几周里,曾制作有关《反恐精英:全球行动》博彩网站视频的YouTube播主,如Trevor ”Tmartn” Martin和Tom "Syndicate" Cassel,已被证明他们是相关博彩网站的所有者。二者已被卷入一起集体诉讼案中。

播主Moe "m0E" Assad从博彩网站CS:GO Diamonds获取赞助,并推广该网站,他被发现可以在掷骰子结果揭晓前提前得知结果,从而得利。

维尔福(Valve,《反恐精英:全球行动》的发行商)对皮肤交易拥有着完全掌控权,上周他们宣布将向博彩网站发送通知,并要求他们停止博彩业务。

该公司和数个第三方网站近日被一位《反恐精英:全球行动》选手起诉,起诉的理由是他们允许“违法的在线赌博市场”兴起及传播。

维尔福的声明并没有提到很多博彩的玩家实际上是未成年人的事实,也没有提到皮肤博彩的实际受益者为各博彩网站的拥有者。

维尔福对于皮肤博彩业的决定,看上去会对博彩网站和《反恐精英:全球行动》市场交易产生深远影响。

巨额损失

在维尔福发表声明之后,很多博彩网站已经选择关闭或者终止博彩业务。Chris Grove,《电子竞技博彩报告》的作者相信对于《反恐精英:全球行动》来说,经济影响将相当巨大。

他说:“可能有8位知名人士因为赞助、发送邀请链接或者直接拥有博彩网站而被卷入其中。”

事实上,被卷入其中的真正人数和数额很难理得清楚。有人预测涉及的金额高达每年70亿美元。大部分博彩网站都试图隐藏其归属权,并拒绝接受媒体采访。对于那些我们知道所有者的博彩网站,所有者也拒绝答复我们的询问,维尔福同样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这些行为往往规模不大,”Grove说:“通常参与者只有几人。而且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来自于电子竞技这个圈子。”

Ryan Morrison,一位专职于电子游戏和电子竞技的律师,他声称真正的挑战还没有到来,毫无疑问,未来将会有一些新的博彩网站出现,它们决定无视维尔福的决定,并挣快钱。

“维尔福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彻底治理这些网站,”他说:“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寻求另外一种治本的方式。”

Morrison认为维尔福需要更加警惕,以防止新的博彩网站出现。“我希望看到维尔福能够更积极的参与进来。哪怕是只有1个员工负责监管这些网站。”

通过维尔福的Steam平台销售的皮肤和武器箱钥匙获得的收入对吸引大型电竞主办方举办《反恐精英:全球行动》比赛有很大作用。反过来,也有更多的玩家和观众通过广告了解了这个游戏,并购买皮肤和武器箱钥匙,从而增加维尔福的收入。

维尔福上周的声明同时表示,公司与这些博彩网站没有利益往来,但是Morrison相信整个《反恐精英:全球行动》产业都从博彩活动中获益,特别是来自于未成年人的钱。

“《反恐精英:全球行动》是现在最火爆的电子竞技项目之一,”他说:“如果没有博彩因素的话,该游戏根本不会这么火。没错,它是有一些死忠粉,它也需要很高的技巧。但是它也有像《守望先锋》一样的竞争对手,如果不是皮肤博彩的话,它如何每天都能吸引到新的未成年粉丝?这绝不可能。”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大卫每次只在电子竞技项目上压很少的钱。他相信博彩最终会对《反恐精英:全球行动》的经济系统造成不利影响。“很多人根本不在乎《反恐精英》这个游戏,他们在乎的只是博彩,他们甚至会在低级别比赛和从没听过的队伍上下注。”

“这些比赛有很多的观众,因为人们喜欢赌博。现在,我认为观众人数会逐渐下降。很多人观看《反恐精英》的比赛仅仅是为了博彩而已。”

法律漏洞

紧随维尔福的声明,Twitch也宣布禁止直播有关皮肤博彩的内容。很明显,以前容忍皮肤博彩的大公司们终于意识到它是有害的。

针对维尔福、博彩网站和YouTube播客的诉讼案尚未解决,所以皮肤博彩的合法性尚未被证实。在大多数国家,未成年人赌博是违法的。到目前为止,全球未成年人已在这些博彩网站上压了总价值为数百万美元的皮肤。

“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未成年人参与进来,”Grove说:“没有正式的数据能表明这一切,但是我认为一定有未成年人参与了进来。”

来自西班牙的Xavi从17岁起开始博彩。他说他并没有上瘾。不过直到博彩网站被关闭后,他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游戏上来。

我并不觉得我损失了现实世界中的钱,”他说:“的确,皮肤有它们的价值。但我却将它们区分开来,这是我的问题,我正尝试着恢复正常。

根据他们的言语和反应,我相信很多博彩的玩家是未成年人。然而,并没有任何一家网站要求我们提供年龄。

如果他们赌输了,他们就会相当愤怒。它就像毒品一样。他们必须要赌博。我认为这对《反恐精英:全球行动》的玩家社区有很大危害。

Xavi在一个博彩公司兼职,他负责管理聊天室和赌注。他的工资以皮肤的方式来支付,他用这些挣来的皮肤博彩。

来自德国的Mats说道:“我从14岁开始玩这个游戏,大概1年之后,我开始博彩,我的朋友们也大概是在17岁左右时开始博彩。”

当他输钱之后,他决定退出。“现在想来,这是一段值得记住的经历。我现在明白了我永远都不该再接触赌博。然而,我的一些朋友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们还在挥霍着金钱。他们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博彩对我们来说触手可及,但是它太危险了。”

Morrison表示他的律师事务所最近收到了好几通有关未成年人博彩的咨询电话,大部分电话是由他们的父母打来的。“孩子们对法律一无所知,也不敢告诉父母他们在网上博彩输掉了几千美元。这是我最近收到的一封邮件:‘我今年只有12岁,前几天我在一家《反恐精英:全球行动》博彩网站上赌博并输掉了3000美元,我该怎么做?’”

法律保护几乎是不存在的,国家委员会对此问题毫无办法。

“很多委员会委员甚至不知道如何打开电子邮件,”Morrison说:“如果你尝试向立法者解释什么是皮肤博彩,这简直是对牛弹琴。我尝试了很多次,然而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Polygon近日联系了维尔福总部所在地的华盛顿州博彩委员会。一位发言人告诉我们,他最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未成年人参与《反恐精英》皮肤博彩的消息。

大不列颠博彩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越来越关注虚拟物品之间的交易,因为它们可以被用作虚拟货币,你也可以用它们进行赌博活动。我们认为这种活动需要被规范化,并且需要许可。”

损失的皮肤

因为很多博彩网站即将关闭,人们越来越担心他们抵押在博彩网站的皮肤将会被怎样处理(严格来说,所有的皮肤都是属于维尔福的)。一些网站,如:CSGODouble已经发表声明,他们会把所有抵押的皮肤退还给玩家们,然而也有相当多的网站尚未对此发表声明。

网站Getplank(一家皮肤交易网站,不提供博彩服务)的拥有者Rajesh Jayaraman说:“这些虚拟物品的价值难以估量。随着这些博彩网站的关闭,我们将会了解哪些网站是有信誉的。大家都很惊慌,尤其是那些将皮肤抵押在声誉不是太好的网站的玩家。他们都担心自己会失去那些皮肤。”

Jayaraman同时表示这也会对皮肤价格有很大的影响。“很明显,因为那些博彩的玩家将会离开,市场中的皮肤数量和物品的流动性将会下降。然而也有相当一部分只交易皮肤的玩家会坚守阵地。最近几天,通常用来博彩的虚拟物品之一的皮肤刀的价格已经有所下滑。”

有些皮肤的作用几乎只是用来当作赌注。拥有这些皮肤的玩家们无疑会遭受损失。“博彩网站规定了某些皮肤的价格,”Jayaraman说:“所以我认为博彩网站的关闭会让皮肤市场更加自由。”

与Morrison观点类似,Jayaraman也相信会有新的博彩网站不顾维尔福的禁令出现。博彩网站和单纯的交易网站一样使用维尔福的API登陆。事实上,玩家可能正在进行博彩活动,但是表面上就和正常的皮肤交易一样。

“很多网站通过机器人接入Steam。但是它们利用VPN或者其他的隐藏技术隐藏归属地。现在看来,维尔福所做的就是将禁令发送给各家博彩公司,并希望他们再也不要接触这项业务。如果维尔福想要彻底杜绝博彩的话,他们需要彻底禁用那些机器人。”

“然而如果维尔福禁用机器人的话,玩家们抵押在网站的物品就再也无法追回了。这也是现在玩家们所要承担的风险之一。”

“实际上,想要在关停博彩网站的同时不影响正常皮肤交易的话是很难做到的,”Grove说:“每一个交易过程都及其类似。虽然说从交易量和机器人的名称我们可以得到一些端倪,但是最困难的地方是,人参与了整个过程。”

乐趣和娱乐

对很多人来说,博彩的最终归宿必然是遭受损失。确实,很多人损失了钱财,

“从开始到最后,我都觉得博彩很有趣,”来自夏威夷的山姆说:“我从来不压很重的注。所以我并不在乎是赢还是输。”他花了很长时间在交易物品上,而且他很享受博彩给他带来的乐趣。“我一般都是用游戏中掉落的小东西压注。有时候我能赚很多,有时候又输掉很多。”

来自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迈克曾在电竞赛事上压注,他说:“刚开始这一切都很有趣。不过后来我意识到,每当我无法观看我下注的比赛的话,我就会焦虑不安。在那之后,我及时制止了自己,我很庆幸我当时那么做了。”

“大多数经常谈论皮肤博彩的人似乎都对此有瘾,并且不管何时他们都会讨论正在进行的比赛。我不得不和很多人停止往来,因为他们将游戏当成了赌博的工具,这很让我厌烦。如果我不是及时悔悟的话,现在的我和他们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

有些人认为皮肤博彩危害不大,因为它是社交的一部分。来自纽约州的凯尔希与她20岁的朋友们一起打游戏,她表示:“我们通常都一起玩游戏,每当我们厌倦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博彩一下,小赌怡情嘛。”

“这真的很有趣。我和我的朋友们对此很敏感,我们不会做出超越我们承受能力的事情。能够在网络上和来自全世界的朋友们一起见证赢家的诞生,这挺棒的。”

与很多成年博彩者一样,凯尔希也将轮盘赌视作轻量的娱乐活动,不过她更把在真实电竞比赛上的赌注当回事。“我在比赛上压注的原因是,我真的很喜爱竞技化的《反恐精英》游戏。我觉得以我对游戏的了解,足够让我预测到谁会取得比赛的胜利。”

随着这些皮肤博彩网站的关闭,凯尔希坦言她不会去现金博彩网站上压注。并且她认为皮肤博彩将逐渐转入地下。“博彩并不会消失。只不过它们会隐藏在阴影之中。人们会通过中间人交易和博彩。很多人,特别是未成年人,无疑会被骗。”

清算代价

随着大型皮肤博彩网站的关闭,这条最接近未成年人的赌博渠道也被切断了。尽管不少隐藏在地下的皮肤博彩依然存在,但是玩家们更难接触到它了,同时它的风险也大大增加,显然,《反恐精英:全球行动》的博彩业再也不会像以往那样繁荣了。那些歌颂博彩能赚钱的YouTube视频们也成为了过去。

但是总有人得为此付出代价。

“这些孩子承受了他们不该承受的,”Morrison说:“他们被引诱到博彩网站上投注。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未成年人。他们不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博彩让他们的生活不再平静。”

“许多孩子认为参加博彩可以让他们快速的得到那些他们心慕已久的昂贵皮肤,”提诺说,“我的侄子在康复中心恢复的很快。一般情况下,我只是为了放松才偶尔参加博彩,不过,赌博是非常有害的。”

“维尔福很早之前就可以关闭这些博彩网站了,”亚当说:“每当我想到知名播主制作那些声称你只要几分钟就能赚大钱的视频时,我都感觉很气愤。我感觉这一点都不公平,结果都是被人为操控的。”

那些博彩网站的拥有者,特别是那些利用YouTube非法宣传自己服务的,可能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惩罚。

“许多玩家现在都非常的惶恐,”Morrison说:“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律师。博彩网站拥有者觉得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他们正在一个法律监管不到的地方大赚一笔。”

“但是现在他们是真的吓坏了。许多人都在联系律师寻求帮助。我知道未来将会有新的黑暗的业务取代皮肤博彩,但是他们再也不会得到拥有数百万青少年关注者的YouTube播主的支持了。”

注:很多参加采访的玩家拒绝透露真实姓名。他们害怕熟人们发现他们作为未成年人参加赌博活动。所以我们为他们采用了化名。

翻译:Edward Wang

 

jevona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