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圣灵仪式

博学者档案馆:圣灵仪式
LOREMASTER’S ARCHIVE: RITUALS OF THE DIVINES
译者:Spurius Lucilius
原文网址:
http://www.elderscrollsonline.com/en-gb/news/post/2015/05/15/loremasters-archive-rituals-of-the-divines

  是时候澄清任何亵渎圣灵的谣言了。请听阿卡托什的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Artorius Ponticus)他本人回答关于泰姆瑞尔的圣灵的问题。
  在本周的博学者档案馆里,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一位来自科瓦奇(Kvatch)神庙的阿卡托什的主教,短暂的拜访了我们来讨论圣灵和关于他们的仪式。这个话题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并且我们很感激他能停留足够久的时间来回答我们收到的一些提问。
档案馆将会在两周后重新开放。到那时,Wayrest城圣灵神庙的迪贝拉(Dibella)神谕者,奥古斯丁·维莉安(Augustine Viliane)愿意和我们聊聊关于不同文化中的求爱方式。发送你的问题到
community@elderscrollsonline.com,你或许能获得解答。

八圣灵的九个命令
  凭借圣阿莱西娅(St.Alessia)的代祷,你能够充满恩典和那些恩典所带来的智慧与力量,通过这些教义,你会想到八圣灵与他们的荣耀的真正含义。把所有的,各式各样的精妙真理和美德传达到一个人的头脑里是不可能完成的,就像把大海填满墨水,把天空变成写下他们智慧的羊皮纸一般。然而阿卡托什,在他的智慧里,明白人类是多么急躁,也了解他在在追寻真理的道路上探求是多么勉强,。他容许定下这九条基本的命令,附有有力,清晰和简明的定义。


1.斯丹达尔(Stendarr)说:对待泰姆瑞尔大陆上的人要和蔼慷慨。保护弱者,治疗病人,向穷人施舍。
2.阿尔凯(Arkay)说:尊敬大地与她的造物,还有那些活着的或者死去的灵魂。守护并照管凡间的奖赏,而且不要亵渎死去的灵魂。
3.玛拉说:朴素与平和地生活吧。尊敬你的父母,维持家与家庭的和睦与安全。
4.泽尼萨尔(Zenithar)说:努力工作,你将会得到奖赏。明智地消费,你将会感到舒适。不许偷窃,否则你将受到惩罚。
5.凯娜芮丝(Kynareth)说:明智地使用大自然的恩惠。尊重她的力量,并且畏惧她的暴怒。
6.迪贝拉说:向艺术与爱情的崇高奥秘敞开你的心扉。珍爱友谊的恩典。在爱情的神秘中找寻快乐与灵感吧。
7.尤里安诺斯(Julianos)说:了解真相。遵守法律。当你迷惑之时,从智者那里探求智慧吧。
8.阿卡托什说:服侍与听从你的皇帝。学习盟约。崇拜八圣灵,承担你的责任,并且留意圣人和祭祀的命令。
9.八圣灵们说:比这些都重要的是对彼此都要友好。

  如果只有当每个人以这些命令为鉴,并且看到这面镜子反映出可能围绕着他的福气,那么他就会严格遵守这些命令,这可能使他沮丧,而且他将变得谦逊又后悔。服从的人可能会来到八圣灵的祭坛并被祝福,也可能从八圣灵那里获得安慰与治疗。他可能会感谢他受到的那些多样的庇佑。
  无意间,恶劣的人离开了,并且放弃了全智且全知的八圣灵给予他的简明的智慧。他会在罪恶与无知中度过他生命中的每一天。他忍受着由他的罪行带来的糟糕负担,并且人们和神清楚他的邪恶。他无法期望从八圣灵的祭坛和神龛得到祝福或安慰。
  然而这个愚蠢而恶劣的人并非注定如此,因为在他们无穷的仁慈中,八圣灵这样说:“忏悔吧,并且做些好事。恩惠之泉会再一次为你而涌出。”
  忏悔你的罪行吧!偿还给皇帝你的金币罚款,让这些钱用来给所有人散播信仰和它的好处吧!
做好自己的工作!用杰出的行为来挽回你的恶行!让所有的人和八圣灵看看你作为一个正直的人的好名声。这样你就可以再次接近圣堂中八圣灵的祭坛与神龛,接受来自八圣灵的安慰与祝福。

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回答你的问题:
“写给阿卡托什神庙的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你好。
  考虑到由近期的灾害造成的大量伤亡,来世最近引起了我的研究的关注。我有一些已有知识,关于断言有着红卫人英雄的家系的远岸(Far Shores)和位于不朽平面的领域松加德(Sovngarde)。但少量其他的参考把死去灵魂在不朽平面(Aetherius)那边的目的地看做一个整体。圣灵们都把他们死去的信徒召唤到哪些其他位于不朽平面的领域去?哪些仪式能使他们黄泉路上平安?
  奥瑞顿的罗海思(Rohais of Auridon), 致以崇敬的问候”

  主教阿里托乌斯·庞提克斯说:“尽管其他的信仰可能给来世的领域起了些花哨的名字,对于我们阿卡托什教堂的人来说就简单叫做天堂。我们八圣灵的信徒依靠阿尔凯的神圣仪式来保护灵魂去天堂的旅途。”

“亲爱的主教庞提克斯,
  我谦逊地向您请教一个困扰我多年并且折磨着我的好奇心的问题。我仅仅是个法师和学者,并且我不曾有对于这样的灵魂物质的洞察力。据我所知,圣灵祭祀和夏暮的傲尔特莫(高精灵)同意阿卡托什和精灵的奥瑞-艾尔(Auri-EI)确实是同一个神。可是又一次,我看不到金鹰和时间龙的共同点。我还没有遇到任何描述或提及奥瑞-伊曾被描绘成一头龙,或者阿卡托什受某种方式启发或和奥瑞-艾尔关联起来。请您解释一下是如何把两个神联系起来的,或若是其中一个先于另外一个?他们是否事实上是我们这么多人祈祷的同一个时间神?
  大附魔师 艾蒂安·杜芒特(Etienne Dumonte)”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除了最教条的神学者,所有人都同意帝国的阿卡托什和精灵的奥瑞-艾尔是同一个神,尽管精灵的奥瑞-艾尔崇拜被他们令人遗憾的种族偏见曲解了。不过奥瑞-艾尔无疑兼而是傲尔特莫和波兹莫(木精灵)的时间之神,而且在他们的创造神话中我们很容易就看出我们的圣父阿卡托什的行动。对于你倒数第二个问题,因为阿卡托什和奥瑞-艾尔都被认为他使时间开始了流动,定义上来讲两者都不能‘先于’另外一个。”


“你就是那个阿卡托什的主教?很好,关于你们这个反常的‘圣灵’有两件事情我不太明白:
  作为一个诗人我既学习诗词也学习剑法。并且如果我的语源学对我有所帮助的话,这个名字‘阿卡托什’由先祖精灵语的单词‘阿卡’(意思是‘龙’),和一个模糊的奈迪语方言单词‘托什’(意思同样是‘龙’)组成。所以‘阿卡托什’的意思就是‘龙中之龙’。不过当我调查你们对于阿卡托什的描绘,我看到一个两头的神,有着一个龙头和一个人类的头,为什么不像他的名字表达的那样是两个龙头呢?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你们认为阿卡托什是‘第一位圣灵’?时间并非那么重要。我的意思是,就算诺德人都是傻子,他们的神话里奥杜因扮演的角色是讲得通的,在某种程度上。换句话说你们的神话看起来完全是人造的。好吧,我猜这归结于那个摧毁了你们所有的奈迪人遗产的疯子‘先知’马鲁克(Marukh),所以你们得从乌有中创立一个新的神话。尽管这样,我还是想问问这个问题。
我严肃地讲,你们西罗帝尔人是一群傻瓜。
Tobra -停不下来的伊思扎拉(Iszara the Restless),剧作家公会的诗人”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在你气势汹汹的话中,停不下来的伊思扎拉啊,我感受到你的提问是真诚的。所以我会忽视你的不敬,倾向于尽量消除你的无知比较好。
  你的语源学并非毫无价值,不过对于一些复杂的问题过于简化了。领主阿卡托什同时呈现一张龙的脸和一张人类的脸来象征与人类帝国的盟约,就是那个当西罗帝尔的人们从精灵那儿重获自由的时候,圣灵们和圣阿莱西娅共同缔结的盟约。语言学家会告诉你,对于奈迪语而言,‘托什’不仅仅意指‘龙’,它还可以意指‘虎’或是‘时间’(依据用法和位置)。因此:时间龙就是阿卡托什。
  你的第二个问题也有两个答案。阿卡托什是第一位在起始之处(Beginning Place)呈现出形态的圣灵;他就是其他所有其他人遵循的例子。并且他当然就是那个定下时间向前流动的神,他是存续的主要推动者,因此,在此基础上他是第一位圣灵。”

 
  “啊,好主教。和一位在这无助之时依然坚持真正的帝国信仰的人通信件是我的荣幸。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对于神圣题材有着学者的好奇心,不过尽管如此,关于信仰和信徒我有一个相关的问题。对于阿卡托什的帝国崇拜,我很好奇,并且我认为你肯定是个这方面理论的专家,所以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忠实地阅读了一册Wayrest图书馆里的书,叫做《斯丹达尔和圣灵》。书中提到了那些帮助了阿莱西娅建立八圣灵教堂的诺德人们极不情愿地把阿卡托什列入阿莱西娅众神中,因为他曾是个精灵神。我有两个理由来证明这很奇怪。第一,在我的印象里,先祖精灵的时间神的名字一直是奥瑞-艾尔,他时常被描述为一只鹰或者是一位戴皇冠的傲尔特莫。第二,某些进一步研究提到,古诺德人的异教信仰表明他们古时候从特莫拉大陆带来了某些形式的巨龙崇拜。是不是这些原始居民把他们无疑是残暴的异教神误解成了我们敬爱的阿卡托什的复述?或是这些崇拜表明了残酷的蛮族神最好被遗忘掉?我对这些可能性很着迷,我很渴望等待你的答复,好先生。”
  -总督 Cyclenophus(译者注:这希腊风的名字我实在译不出来),来自布莱顿帝国复苏协会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在奴隶起义中帮助了阿莱西娅的诺德人就如同你所说的一样,‘极不情愿地把阿卡托什’列入新的众神中。这不仅仅因为他曾被精灵们崇拜,即使精灵们用了另一个名字。比这些更加重要的是诺德人对于时间龙神根本的误解。他们将时间龙神和他们的奥杜因(吞噬世界之龙)神话合并了。这的确是个‘野蛮的误解’。直到今天,这个错误始终流传于住在天际省的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当中。关于你参考解释的那本书,只有当阿莱西娅同意将诺德人们爱戴的肖尔(Shor)列入众神,作为缺位神斯丹达尔,他们才平息下来。这很恰当,因为这不仅认可了斯丹达尔的重要性,也强调了他的缺席。”

 
“问候你,主教庞提克斯,
  我对你提的问题是这样的:帝国教堂对于那些非正宗的八圣灵信仰是怎么对待的?比如说虎人的习俗,或者是锻莫法庭(Dunmeri Tribunal)的现世神(Living Gods)崇拜。
教堂是否承认这种变化的信仰,如果是的话,怎么调和这些崇拜的区别呢?”
  -孤独的野精灵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调和崇拜的区别?真是个奇怪的想法。这世界到处都是无知和错误,纠正它们是我们这些信徒的职责。盟约指引我们用正确的方法崇拜阿卡托什和其他七个圣灵。教会他人盟约的真理是阿卡托什教堂的三个目标之一。”

 
“亲爱的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
  我的问题围绕‘魔神大君’美瑞蒂亚展开。
  美瑞蒂亚在魔神大君中是个很独特的存在,如果她甚至可以被这么称呼的话。
  举一个例子,美瑞蒂亚似乎是拥有许多阿奴的品质。这些品质通常是艾德拉和很多不朽原灵(Aetherian et’Ada)拥有的,而不是那些魔神大君。此外,美瑞蒂亚被创造于奈恩之上,然后她和玛格努斯一起离开了。事实上,根据一些研究她是玛格拿格(玛格努斯的孩子们)之一,她也在野精灵神话中和光联系起来。我和她以及她的仆从曾经交流过,并且她不见得对奈恩和奈恩的居民有什么恶意。实际上,她看起来很愿意帮助凡人,特别是那些腐化生命的家伙们。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关于她为什么被认定为一位魔神大君:是因为她在湮灭中从阳光里创造了一个领域,而不是把它还回不朽平面?另外玛格努斯是不是也被认定是迪德拉?他也曾像美瑞蒂亚那样在奈恩创造之时没有放弃他的力量。”
  - 迈拉尼昂(Melanion),斯丹达尔和美瑞蒂亚的圣殿骑士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从你的名字来看,迈拉尼昂,我认为你是某个种族的精灵。这可以用来解释你是怎么落入这样令人发指的错误中的。美瑞蒂亚可能和和气气地同凡人讲话,当她想利用他们或者控制他们服从的时候。不过在西罗帝尔这里,我们因他曾是谁而记得她:腹地高精灵的保护人和指导者。她和野精灵们共谋着奴役和压迫人类。她的甜言蜜语隐藏了她那些阴险的目的。作为代替,注意一下盟约里的话吧,千万不要相信迪德拉的允诺!”
  “我们不把玛格努斯看作是八圣灵之一,因为他虽然付出很多,他没有给予他的全部。当他离开世界(Mundus)时,他给凡人留下了魔法的才能。那是个模棱两可的贡献,因为他给世界带来的邪恶和好处差不多一样多。然而,这无疑是他的艾德拉本能。不过我邀请你来科瓦奇,迈拉尼昂,这样我们就能深入讨论一下这些问题,并且扫清你那些误解了。”

 
“信件——应通过骑马信使加急寄送至: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
阿卡托什大教堂
科瓦奇城,西罗帝尔省
附上剩余运费(十二个硬币)
 
最可敬的主教庞提克斯,
  我非常高兴能听闻您向遍及泰姆瑞尔的关于八圣灵的崇拜本质提供回答。(愿他满怀阿卡托什和其他所有圣灵的祝福)如果我说的太啰嗦了,请您原谅我,教父。第一,我想知道您在神圣的大教堂里是如何做礼拜仪式的。有没有什么在大教堂的中央祭坛上执行的某种仪式?俗人是怎么参与礼拜的?在一周里的特定日子里,或者是一天里特定的时间,有没有某些特定的礼拜仪式?你在进行礼拜的时候阅读或者利用特定的文本吗?第二,我想知道你们的教会里的个人祈祷。他们在家里的时候礼拜吗?他们用念珠祈祷吗,或者可能用祈祷书?你自己规定了什么特别的祷告或是祈祷行为吗?
十分感谢你的关注。
  赞颂阿卡托什和所有的圣灵,
  阿碧奇(Abeachy)”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在每个供奉阿卡托什的教堂,小教堂,或是大教堂里,他的弥撒在正午准时举行,这是由在首席祭祀的时刻之器(the Vessel of the Hours)中漂浮的浮力日晷(Buoyant Sundial)决定的。除了阿卡托什的圣日外,弥撒是很简短的,包括从强化盟约(Augmented Covenants)中阅读合适的每日礼拜仪式,这在祭祀引导了感恩祈祷集会之后举行。”
  “家中礼拜,或者是当一个人不能参加弥撒时的个人礼拜,是相当简单的:阿卡托什的一般信徒仅仅停顿一分钟整来一一数出偿还之秒(the Seconds of Requital),从而向他或她的凡人生活和它短短持续的每一小时致谢。”

 
  “你好,我亲爱的主教。一个问题压在我心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然而你这位阿卡托什的信徒终于能使这个主题画上句点了——这个问题是关于魔神大君魄伊特(Peryite)和时间龙神的可能联系。几个月前,一位来自帝国学院的头发花白的先生想我提到监工的信徒认为他和龙神(原文作Dragon Gold,疑是错拼了God)的相似处是某种形式的从时间之初来的不可知的玩笑。两者都以龙的形态现身,并且阿卡托什支持着艾德拉的秩序,而魄伊特的自然秩序之领域对于迪德拉似乎有同样的作用。我也注意到了祭祀和信徒用的两者相似的的神像常常只有几处小的派生物。这些相同点仅仅是巧合吗?或者实际上两个神之中有些隐藏的联系?作为阿卡托什的主教,你对这有什么想法?”
  - 伊思·乌尔·沃登,任性和契约学者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又是迪德拉!我永远都不能理解竟人们对这些可憎和恶毒的恶魔着迷。他们是伪神,自私任性的典型,对艾德拉为了创造我们世界做出的牺牲来讲他们不够格。他们的目的是不可信的,崇拜他们是不值得的。”
  “然而有些人竟敢把强大和慈悲的阿卡托什和这些所谓‘大君’之一单独拿出来比较,就只是因为这恶魔偷了龙的形态来作他的象征。如果这是因为钦佩引出这样的行为,那差不多可以原谅他,不过钦佩不是一个迪德拉的品质。这是不折不扣的盗窃。这是用别的神的外观获取不相称的力量和威严的企图。监工?啧!不如说是冒牌货!”
  “我们不该再讨论这种问题了。”

 
  “在标准的泰姆瑞尔信仰里,具体来讲是迪贝拉的信徒,他们是怎么挑选神谕者的?或者说神谕者是由来自迪贝拉的神的启示挑选的?要不然是什么别的办法?”
  -瓦拉瑞亚·阿瑞图斯,法师公会学徒。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迪贝拉教会是怎么挑选神谕者的是他们信仰的谜团之一。如果我知道答案,我也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会誓守秘密!据有些人说神谕者是迪贝拉亲自选择的,她用某种形式的天启向教会传达他的选择。另外一些人,包括我自己,认为这不大可能,因为这些自我牺牲的众神已经不能在我们的世界里主动显灵了。圣父阿卡托什可能被认为是所有艾德拉里最‘活跃’的了,因为我们能在时间每秒的流动里感受到他——不过我作为一个阿卡托什主教从来没有和我的圣灵交流过。然而一位迪贝拉的神谕者有多大的可能能够与迪贝拉直接交流呢(我没有对爱之女士不敬的意思)?不可能。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寄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来自科瓦奇神庙的阿卡托什主教。
  每一个西罗帝尔人都知道圣父阿卡托什与圣阿莱西娅缔结的盟约,不过我这位业余学者不理解当莫拉格巴尔在第一纪元摧毁迪尔瓦德尔(Gil-Var-Delle)时是怎么绕开圣灵和阿莱西娅的协议的。你能用就算诺德人也能懂的说法解释一下吗?”
  -利亚玟(Leyawiin)大图书馆的昆图里乌斯·崔贝特斯(Quintillius Trebates)

 
  主教阿托里乌斯·庞提克斯说:“这个挑战可能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了,可敬的昆图里乌斯,因为这问题很……复杂。从迪德拉的破坏中保护奈恩不是个简单的二元问题,由于泰姆瑞尔既被保护着也有未布防的地方。世界是多重的它同时包括着无数个湮灭平面,它也被这些平面包围着。这是个悖论,但尽管如此,这就是事实。当然了,阿卡托什的盟约是神圣且无与伦比的。不过或许有使它弱化的方法,甚至,我不敢想象,或许有断开的办法。”
  “时间之神或许是第一个艾德拉,不过世界中还有许多其他力量,还有些其它我们无法触及的力量。有些艾德拉保护我们,有些和我们的保护者竞争;凡人的行为甚至可能并非毫无意义。我们坚定地相信着圣父阿卡托什会保护我们——不过在遭遇危险之时我们仍然祈祷。”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