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政策与帝国

前言:

领袖阿伯那·萨恩加入了我们,来回答你们的关于最近的帝国政策以及未来帝国发展的问题。

近期有很多政治事件亟待解决,而且没有比领袖阿伯那·萨恩更适合来回答这些问题的人选了。这位受人尊敬的领袖在我们最近的议题中谈及了帝国的形势,还讨论了泰姆瑞尔的人们能否重建那座曾经充满光明的城市的问题。请通过下面的回答来找到你心中问题的答案吧。

在下一本贤者档案馆中,著名的业余学者克莱瑞斯·劳伦特女士将会为你们解答关于考古学的知识,以及在历史的长河中生活在泰姆瑞尔大陆的不同种族!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女士的男仆,stibbins,将会审慎地回答一位有意向为贵族服务的志愿者的问题。请把你的问题发送到community@elderscrollsonline.com,然后你就会得到回复!

 

尼比涅的豪斯·萨恩


赛瑞迪尔的贵族家庭,第十七卷
 

——坎特·欧比亚斯·voteporix著

榭尔城的豪斯·萨恩来自一个北尼比涅的显赫贵族家庭。自从第一纪元早期他们就在那里拥有广阔的田地。这个家族,可能像他们自己描述的那样,和第一纪元一样悠久:正如研究豪斯的历史学家指出的,有一条“Tharanus Ye Redden-Hand”在第一纪元200年时“泰姆瑞尔的论述”中被提及到了。在阿莱西娅的奴隶叛乱事件发生之前的那些日子里,这个原属于泰伦家族的人似乎是受雇于位于Fanacas的侏儒精灵的一个奴隶头目,那里位于现在的榭尔城北部的一个采矿用的山洞。而基于精灵们喜欢用红墨汁来记录账目的事实,泰伦的研究者们认为这个“红手”可能是有一定文化素养的,可能受雇为牧师一类的职位。说得更详尽一点,就不得不提到Euphemia·Glaber女士的推测,她认为这个塔洛斯与在第一纪元227年的那场声名狼藉侵略屠杀的发起者“残疾的塔尔汗”有关。但是这一推测被一本名为“先行者的卷轴”的书推翻了。这本书于第二纪元541年在属于领袖阿伯·泰伦的白金塔的地下墓穴中被发现。

豪斯一直坚称泰伦家族在圣阿莱西亚的奴隶起义战争中保持着活跃,比如其中的一件事,维尔纽斯·泰伦作为“刀锋卫士”“屠戮大师”服侍着Pelinal·Whitestrake。但是下一位载入史册的泰伦家族成员却是阿莱西亚政权的Fervidius·Tharn。从第一纪元1188年开始他就一直是Maruhkati·Selective的高级传教士,并以为一生的使命(具体寿辰不详)。他最能被世人记住的贡献是出版了“布道谴责十七种自由行为”。高尚的泰伦家族领袖们带领着他们的雇佣兵军团在2300年左右为‘正义战争’的双方卖命,当战局已定的时候,Turpis首领却改变了主意,从此,泰伦家族拥有了这片一直被他们称作‘家园’的广阔土地。在接受了‘外榭尔省伯爵’的称号之后,Turpis娶了一位海军上将Bendu Olo的侄女并且开始在这里繁衍后代。

许多泰伦家族的成员被当作贵族服侍着,在雷曼皇帝时期也是同样,包括Regulus·Tharn,那位重新建立了皇家战斗法师传统的人,以及Excoraeus·Tharn,卡斯坦夫皇帝的刑部大臣。

现在让我们来了解下泰伦家族的成员。首先值得一提的,当然了,就是勇士之家的创立者,也是长老会的常任理事,阿伯诺·萨恩。尽管有无数次的麻烦以及历代帝王的更替,这位理事总是能够为我们的帝国公民提供连续而一致的建议。

第二位仅仅处于对她年龄的尊敬,塞利维亚·萨恩,赛瑞迪尔的摄政王,也是阿伯诺·萨恩第七位妻子Plasia的女儿。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位女王有过两次不幸的婚姻,分别是与Leovic皇帝和Varen皇帝。

几乎同样有权被提及的是理事的同父异母的妹妹,Euraxia·Tharn,就是从第二纪元576年霜降月政变开始成为Rimmen 女王的人。还有,如果她的儿子,那位滑稽又可爱的Javad·Tharn没有出面的话,帝国将会发生怎样的社会事件呢?

确实,豪斯·萨恩已经开始成为现代的尼比人贵族的缩影了。我们只能希望他们能够继续陪我们走下去,无论这将带来什么。

(NOTE:够热情了么?恩,忘了在Magus-GeneralSeptima工作过吧。但说好的定金一定要给。)

领袖阿伯诺·萨恩回答了如下问题:

“尊敬的阿伯诺·萨恩理事:
随着最近泰姆瑞尔的降神术合法化以及对其拥护的程度的变化就像对夜母的呼唤制度化的态度一样,会不会给在帝国学习魔法的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呢?此外,在那场所谓‘三圣之战’的交易之后,新的皇帝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取代现在有着辉煌成就的女王Clivia·Tharn呢?”
谨启,Othelion Ralnor”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在驱逐了帝国的那个阴险的法师公会之后,赛瑞迪尔的统治就需要一个受到广泛认可的,负责任的魔法看护人,因此冬堡就被以隐士团体的管理方式被移交出去了,有时候会闹出些笑话比如夜母的呼唤。不幸的是,自从冬堡被迪达拉族入侵并占领后,我们还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的新政策,对此我们必须先保留意见。

一旦这些新生的联盟被击退回原来的地方(他们总是这样),帝国将会恢复他们一贯的做法:选举皇帝将会在必要的时候进行,而这些人将会被长老会承认从而登上宝座。但即便是如此需要选举的时刻,也仍然没必要去‘代替’我们的女王,无论谁会受到她的影响,谁由神权支配着。”

“神圣的阿伯诺·萨恩啊,长老会的理事和尼比涅人的领袖,这是来自另一位尼比涅王之子的谦逊的问候,同时也十分感谢在这些难受的日子里你的关怀。在我们这里很多人都知道你对拯救帝国所做出的影响,同时我们也祈祷着你能够成功。至少,在商业上是这样的。我非常痴迷于帝国的文化以及它的管理方式。我知道您已经作为一名理事很多年了,但是皇家战斗法师的职位是让我最为感兴趣的。我查阅过资料,历史上很多不同的皇族姓氏都被授予过这个称号,这让我明白这个称号并不是世袭的。但没有资料说明这个称号是怎样诞生的。所以我的问题是:这个称号是怎样授予的,他以什么样的职责服侍皇帝?”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完美的问题,我亲爱的兄弟。但我的答案可能有点东扯西拉,因为‘皇家战斗法师’这个词有很多意思。帝国编年史的早期,法师和战士的区别要比现在明显得多。合并巫师和装甲战士在一开始是很新颖的。而原来的皇家战斗法师是从皇家军队中抽取出来的精英。他们受雷曼皇帝直接调遣,并且这个团体的领导者被皇帝授予‘皇家战斗法师’的称号,并且让他成为长老议会的顾问。而如今,每一个战斗团体都有一个核心的施法人员,‘皇家战斗法师’仅仅指战争中进行投掷任务的队伍。但对于一个对帝国历史并不清晰的学生来说,譬如我,这个名字仍然很有分量,并且我也以拥有这个称号为荣!”

“尊敬的领袖阿伯诺·萨恩:

吾王阿伯诺·萨恩,我祈求这条信息能够送到。由于最近的一些事情,我想我们应该祈求所有神灵的帮助以便把这封信送到您的手里。

身为一个帝国逃兵,我现在住在高岩省,远离我的家庭和朋友驻扎的大本营。您能告诉这位想家的士兵赛瑞迪尔目前的形势么?由于这明显不太稳定的(还很疯狂!)中央政府,本地的领导人们是否还要努力提升他们的人民的安全感?

署名,Flonius·奥克胡”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本地的领导人们是否还要努力提升他们的人民的安全感?逃兵,他们们做的远比你想的要多。至于赛瑞迪尔的情况,特别是临近帝国的区域,直到侵略者被赶走之前将会一直处于困境之中。时间越长,cyrods的现状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就是由于像你这样的逃兵把自身利益看得比国家利益更重要。现在回来,Flonius·奥克胡,会来帮助你的同伴,你叛逃的罪过可能会……减轻,也许。”

“领袖阿伯诺·萨恩,您对我来说表现得像是一种发蓝色并且呈半透明的物质,但这是通过记忆孢子来观察您的作用。否则,您就会表现得像你的肖像一样清晰。我有一些关于帝国文化特点的问题想问您。您是一位著名的尼比涅国家主义者,不停地夸耀尼比涅人拥有更强的种族天赋,以及他们多方面的成就,特别是您在提到你们拥有的高贵血统时。我是个布莱顿人,虽然我把我的姓氏换成了皇家的,因此我理解这种存在于血缘和传统中的价值。这种现象在我们当地人中也很普遍。我想问的问题是:长屋皇帝从来都不是合适的人选,对么?往最坏的地方说,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外星的篡位者,说得好听些就是粗鲁的外省人。您说有可能一位皇帝,额,我是说,拥有着纯正布莱顿血统或者诺德血统的皇帝会使整个帝国社会更加完整?在过去所有的这些人都是臣服于赛瑞迪尔帝国的。我坚信布莱顿人在第一纪元是第一支被好战却有长远眼光的海德拉团结在一起的队伍,虽然……由于阿莱西娅祭司过分放纵的行为最终导致了他们的溃败。

一个完全掌握帝国文化和价值观的布莱顿人看起来会很奇怪么?这样的君王和他的后代组成一个新的王朝又有没有可能呢?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位参加了匕首瀑布的契约战的皇家战斗法师,现在发生在我头上的事是,如果我们占领了帝国,我的君王Emeric可能要面对来自长老议会的压力。您对此有什么样的建议,我是指假设,一个外乡的领袖要被当地的平民和贵族都接受?”——布莱顿收复帝国协会特使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什么叫泰姆瑞尔的皇帝?你在搞笑么?那是人类的皇帝,而且从神圣的阿莱西娅奴隶解放战役开始就已经开始向所有被核心地区的精灵奴役的人类伸出怀抱了。在阿莱西娅的麾下,科龙人与诺德人并肩作战,诺德人与尼比涅人并肩作战,最终被诅咒的阿莱德被打倒了。在白金塔,泰姆瑞尔的中心区,人类开始掌权,直到现在。

历史上尼比涅的平民,是最有经验的,最敏感的人,但是也有过科龙血统,或者诺德血统的皇帝。他们中的一部分也是不错的掌权者。王位永远欢迎拜倒在红宝石下的新人,无论他的背景是什么。在那些混血的布莱顿平民最终摆脱了精灵地主的束缚之后,Hestra女王难道没有向他们伸出橄榄枝么?甚至像红卫人这样的后来到泰姆瑞尔的种族在落锤省自治时也认为帝国人就像兄弟一般。

所以我的回答是,没错,特使先生,没错——甚至连你们战时的酋长艾美瑞克,这样的纯布莱顿血统的人都能够让人信服。在这样的条件下,你说的也完全有可能成真,也许真的会有这样一位能够登上王位的人选被寻找到。如果他服从你们的领导,贵族的礼节,并且开始通过使用一个发音更好听,更具有皇家气息的名字——像是Emeritus,或是Emicio,来表明自己的尊敬?也许您应该劝劝他?”

“萨恩领事:
在Mannimarco近期离开帝国城之前,虫王在延续灵魂破裂的帝国统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您的女儿塞利维亚随着瓦伦皇帝的消失而继位执政,但在公开声明中,那位Mannimarco,事实上才是应该登上宝座的人。此外,塞利维亚用什么方法来重申她的权力?是靠之前那样要联盟几乎每天都要赶走一个对王位渴求的人吗?”——Legoless,职业学术研究者联合探索会会长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唉,会长先生,恐怕你还不了解情况,不知者无罪——联盟的侦查机构花如此多的心血来诋毁我们最新的领导人的权威,这并不稀奇。而最容易受骗的平民们相信他们的谎言也不会让我们意外。举个例子,你用了‘虫王’这个词来形容Mannimarco。说真的,老哥,用你的大脑袋想一想:有谁会愿意真的叫他‘虫王’?这很明显的暗示了接下来的是诽谤和对人格的中伤。

事实上,Lord·Mannimarco从未做过皇室的顾问。尽管他的才智和经验十分宝贵,但在赛罗迪亚如此多的的实际规则面前他并没有资格。此外,在最近短暂的混乱局面下,他的行踪也成了谜。毫无疑问,在这种麻烦的情况之下,他就像其他人一样,尽最大力帮助他的人民摆脱困境。

至于那些联盟的追随者,他们是受到我们强烈鄙视的。就像飞蛾扑火,他们在被火苗点燃的瞬间会发出光芒,之后很快就会被忘记。那些寡妇和鳏夫可能会记住他们的名字,但赛洛迪亚不会。”

“神圣的理事长,当很多在避难所的人对您在Planemeld卷入的事情表示不满时,我对您的处境表示深切地同情。令我震惊的是,当您明白被欺骗之后,您选择了最合乎逻辑的方式生存下来,我们这些没经历过如此困境的人又怎能去评判呢?我想请教您:考虑到目前赛瑞迪尔不断变化的形势,还有缺乏领导力的帝国,谁会是最关心赛瑞迪尔皇室权益的人呢?他们和外邦人对每一块领土几乎都存在争议,没有多少帝国士兵能够团结起来保护人民,而且从表面上看他们也不互相联系对方;没有人把守帝国的大门试图恢复秩序。我唯一亲眼目睹的有组织的事件就是皇帝从一位赛瑞迪尔引以为荣的人变成了你的侄女,那位对可怕而又团结的落锤省联盟发动战争的人。难到说她发动战争的时候赛伯丁在心里保留着对这些在赛瑞迪尔大陆上发生的事情的兴趣?或者说是你的那位姑娘是这么想的?而且如果她真的成为了摄政王,她该怎么团结她的人民去调整一切呢?你的家族看上去包揽了余下所有帝国的皇权啊。泰伦理事长,我想知道您为什么有自信认为他们会搞定这些事,还会把人民从水深火热中解放出来?
衷心的问候,Asrien·Lagerborn,坎巴拉洞穴学者”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暗锚陨落,迪德拉苏醒,地方势力趾高气扬,再加上赛瑞迪尔腹地的形势,一切似乎都暗示着混乱和毁灭。但既然皇帝存在了这么多年,正如人民心中有一个信念,这么长时间了,真正的勇士们依旧不屈于精灵王和Deadric女王的邪恶统治,赛瑞迪尔的王权永远不会陨落。请放心,摄政王和她忠心的长老议会会一直确保赛瑞迪尔没有入侵者的,无论是是来自联盟还是黯灭,或是来自他们侵略的长远考虑。那些能够使帝国向前发展的措施时必须采用的。历史的进程必定会偏向有着红宝石的泰姆瑞尔。所有的凡人都有义务去执行来自白金塔的那些明智的命令。我能预见的是,这也会是我们的未来。”

“萨恩理事长,
今天我代表法师公会来向您询问我们在皇家的处理结果,通灵术的合法化事宜,以及未来我们在帝国的生存问题。

首先,您对驱逐事件的看法是什么呢?我猜由于您的团体和虫王关系密切,您应该扮演着这个事件的主要人物吧?不仅是夜母的呼唤,通灵术突然被宣布合法的时候公众的反应又是什么呢,还是一个已经数年被定义为禁术的魔法?我明白首席法师Vanus Galerion一直反对对于这个法术的练习,而且我也不能想象在这件事上他会对你有多好的态度。这也催生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法师公会能否重新再在冬堡自力更生,还有,在一位长者极力反对通灵术的情况下,您是否应该考虑下将它重新宣布为禁术呢?

感谢您今天能抽时间出来。我衷心的希望你们能够从与Mannimarco结盟的事件中吸取教训,否则我们还得去找你们。

Solinar巫师,落锤法师公会。”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我又一次面对着忽视和误解,还要去努力挽救一个沦为诽谤宣传牺牲品的地方乡民。即便是目前如此紧张的事态,理智仍然规范着我要去耐心的处理一切。

赛瑞迪尔的法师公会卷入了名为‘灵魂爆发’的事件,这也是在经过正当手段的调查之后对外宣布的。在公会法案废止后这个组织也不复存在,而冬堡管理人员的职位也被当做奖品添加到Mannimarco的修道士奖金中去了——当然这只是试行。Mannimarco是一个有些娘们唧唧的巫师,也是个被欺骗地甚至有意向令从前具有巨大约束力的专制制度被废除的人。我相信有些克洛维亚人反对这种自由主义制度,但说真的,在如此混乱的前提下,这种奇特的事件真的没必要和追求好的政府管理挂钩,所以我也没怎么去关心。至少法师公会在做的是用一些方法挽救他们的地位,恢复他们在泰姆瑞尔的职责,在这一点上你应该看的比我更清楚。”

“恩?我误打误撞的被选入了么?好吧,亲爱的理事长,我希望你不是个胆小鬼,我是说我希望你还在重兵的守护之下,以防你被俘虏后在帝国发生一些更恐怖的事情。先别担心你的女儿和你的一群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从莫拉格手中解放Ruby群岛的事情了,可是……他们这些人就像我在瓦登弗岛叶奇金建造的一大群愤怒的突刺一样固执偏激。那么……你现在还算我的老朋友么?呃,这世界上应该有不少中立国了吧!不管怎样,兄弟,现在你是唯一一个活着,而且值得我去冒险提问的人了。我从我的伙伴那里听到了一些传言,他们说皇家地质学院和帝国统计局已经被迫分散到晨风省去了,而原来在帝国的总部已经被摧毁了。正是因为这个消息,令我感到害怕,因为一些特殊藏品,还有艺术品的纪录,著作还有创意可能会在这个糟糕的时间被散落出去。没有统治集团去储备这些现有的知识,您怎么能确保现在的长老议会会相信我们的后代在即将到来的新时代了解到我们曾经经历过这些不幸的事情呢?”——Eis·Vuur·Warden,不屈而守信的学者。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事实上,这不是件小事!你的问题很机智,特别是从一位亚龙人口中提出的(你是有一位皇家的辅导老师的,对吧?我总是这么说:只要选对了老师,就算是黑沼的小孩也能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对一个政府公正而有效的执法而言,可信的记录是必要的。那些对名作和书房大肆破坏的行为可能是那些联盟入侵者所为,最后,这也将会是他们最严重的暴行。如果是戴德拉的话就更不用说了。尽管市民们可能被屠杀,新的势力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取代他们;但是历史,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恢复不了了。如果没有相关文件的话,我们又该向谁去征收他们应缴纳的税款呢?如果没有赛洛斯人知道他们祖先经历过的磨砺和光荣,那么后人又由谁去教育呢?为什么,已经一千年了,我自己的智慧和英明的领导都可能会被忘记,或者是没有被深刻的体会和正确的理解。

草纸和羊皮纸是非常脆弱的(刻在石雕上?墓碑怎么样?倒序的日记呢?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亲爱的理事长:
我对您处理那些灵魂精华的方式很感兴趣,还有那些类人精华的处理方式。
法师公会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详细的叙述。但内容仍不足以到达一个可供操作的程度。
这是否意味着持有类人灵魂精华在经过仔细审查后是被允许的,或者说当帝国与湮灭的关系走向恶化时我们应该期盼着一道皇家禁令?与此同时我必须得承认目前的情况就像是对莫拉格·巴尔以及他随从的一种让步。
随着长时间的了解,我听说,人类灵魂精华只有与特殊的黑色灵魂精华结合才更有可能得到具有全部潜能的类人灵魂精华。这种知识从前只被更多的拿来教育法师和通灵者。
对您表示尊敬,Alessia·Tharn,流浪法师”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对您表示尊敬,‘Alessia·Tharn’,这些神秘的事情还没有影响到法律或者政府管理,而且超出了像我这样的普通政客能处理的范围。然而,我的理解是,这些黑色灵魂精华像是最近被发明出来的—尽管谁发明并通过这种巫术在泰姆瑞尔传播了这些东西我并不知情。直到最近,诱捕并利用灵魂制作催化剂仍然是一个打击,也是个没通过的议题,因为它并不清晰也没人理解实情。貌似现在只有一些投机的巫师,他们得到了黑暗灵魂精华并且实现了这一切。在我看来这必须经过泰姆瑞尔的法师公会一致同意并归类为一起事故,虽然我并不知道在公会名声变坏之后还会有谁来管这件事。”

 “萨恩理事长是一位对亚龙人了如指掌的人,第一次有机会在趁着目前帝国的问题还没有包围您之前听您发言,您的智慧和对帝国事务的忠心表现得淋漓尽致。我,这位谦逊的亚龙人在看到您手中控制的帝国变成一片废墟时,感到十分心痛,在它变为莫拉格·巴尔的游乐园之后更是如此。也许最重要的问题是您准备怎样重建这个国家,收复您被剥夺的权利呢?”

领袖阿伯诺·萨恩如是说:“剥夺?长老议会被临时转移到了一个秘密的位置,但作为泰姆瑞尔皇室合法的政府机构,正是我们,也只有我们,有资格决定谁或者什么东西适用于法律。之前帝国也经历过战争,但最后侵略者们都被赶走了,而同样的,泰姆瑞尔腹地的人们也会重新凝聚在一起!那些被毁掉的房屋只能证明它们不堪一击而且需要被拆掉。坚固的建筑就是现在仍然屹立不倒的那些!环境可能看上去荒凉了不少,但此时正是尼比涅谷的人民最具反抗精神,和忠诚的时候!真正的赛洛斯人都知道他们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力和执行命令的领导能力,这都是经过证明的。不仅是在帝国,而是在整个赛瑞迪尔,不仅仅是在赛瑞迪尔,而是在整个泰姆瑞尔大陆!最后要说的是,居住在尼尔的人们总是到泰姆瑞尔腹地来寻求引导和安慰。他们明白,当整个帝国稳定的时候,一切都会服从帝王们的管理,和平与繁荣将会覆盖到这个省的每一处,混乱和争吵的日子终将过去。几千年来,白金塔一直作为那条规矩而存在——那就是王法!而且它将永远屹立!”

 

原文地址:http://www.elderscrollsonline.com/en-gb/news/post/2015/08/10/loremasters-archive-politics-and-the-imperial-city

翻译:fRed97/花猫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