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大漩涡竞技场 第一部分

最近发现的大漩涡竞技场的入口隐藏在沃斯格里安山脉,这个发现将Daedric Demiprince Fa-Nuit-Hen和他的口袋王国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个探险上并以此来寻求挑战。

 

能够和Daedric Demiprince聊上几句并毫发无伤的离开可是个少有的机会。在新的一期博学者中我们可以向Fa-Nuit-Hen本人以及他的助手Tutor Riparius提出你心中的疑问。但是我们收到了太多的问题所以我们不得不分成两期来刊登,而且即使如此我们也无法刊登所有的问题。你可以在下面找到关于遗忘口袋王国(Oblivion pocket realms)的总体情况,大漩涡竞技场的专题报告以及有关于Daedric Demiprince的信息。

在对Demiprince的采访的第二部分总结中将进行一个停顿。如果你有专门的学术问题的话,请继续将你的问题发送到community@elderscrollsonline.com,我们可能会通过其他渠道来回答它们。想要继续了解关于Tamriel和你将要发现的地域的知识,请确保参照我们在地域指南和人物访谈(Meet the Character)中给出的例子。

回忆录,第一部分

从Dictated到Tutor Riparius,Fa-Nuit-Hen著(As Dictated to Tutor Riparius by Fa-Nuit-Hen)

啊,我的男爵行动起来就如同通过水晶的光芒一样光辉灿烂(my Baron Who Moves Like Light Glittering Through Crystal)在有关与他的记忆溜走前我能够想起什么呢。他很高,但他们都和木精灵的体型一般高。我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我清楚的记得他们.......一些有关于变得敏捷和制定一个小目标的事。

仅仅记得通过水晶的光,你知道是怎么回事,Tutor。我太容易分心了。我需要你冷静的语言。那就像潺潺的水流将我的注意力引向集中。

集中,对,就是这个词。Light-Through-Crystal都是关于集中的,这就是他存在的原因。在战斗的时候,他几乎是瞬间从一个点移动到另一个点,从前面闪烁到侧面再到另一个侧面,他的攻击就像malondo-rays一样闪过。我记得在我们同the Five Recalcitrants战斗时他的英姿是多么光彩夺目(how he glowed with varliance and ferocity!)盾牌就好似玻璃一般轻而易举的被打成了碎片。地上到处是丢弃的尖牙和鹿角。

我们成功了!Tutor,我永远也不想忘记那一天,我将它小心的保存在记忆的深处,当我需要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

LORD FA-NUIT-HEN 和TUTOR RIPARIUS 回答你的问题

“请接受这瓶 Glendis Red 143,这种稀有的美酒每喝一口都令人想起竞技场中角斗士的最终决战,他的每一次出击以及他的末路都令人印象深刻。如同你自己献给demiprince微薄的祭礼一般( It's a meager offering for a demiprince such as yourself),但在Nirn这依然是稀有的珍品——仅仅酿造了九瓶之后bloodworks的 Glendis的墓穴就遭到了洗劫,有人怀疑是巫术,在那之后用尸体酿酒就不再被许可了(and the brewing of corpses into wine without a license这个不会是真的吧...应该是我翻译错了)。

现在,和我写下这个的原因一样,人类学者们普遍相信魔族王子的领域就是他们自身本体的延伸。我遇到过小范围内真实发生的同样例子(I've encountered instances of the same being true on a smaller scale)——如那个声名狼藉的魔法公会报告的所谓的邪恶之徒Daggerfall,还有我用少量Daedra做的实验。但是,在Oblivion无穷无尽的区域中,这一定不是维持领域的唯一方法。是你的领域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还是你本质的另一种体现?你知道其他的被创造时不包含Daedroth的形态的口袋领域吗?

非常感谢您宝贵的时间,如果我在Oblivion的角落遇见了你,请留一杯Glendis给我——这毕竟是我的最后一杯了。

致以最虔诚的问候

The Spellwright

 

Fa-Nuit-Hen大人说:”要回答你的问题,Spellwright,我就要由点及面的说了。通常对于王子来说大漩涡中我的领域于我是没有什么分别的,我的口袋是我精神,本质以及意志的投影。确实,现实作为个人的表现在所有高度组织的位面中十分的正常。有异常的位面以某些方式脱离了正常情况。有一些物质位面,比如接口(Infernace),火元素的家园也存在聚集了大量的弱小的居民的延伸部分。在我的经验里,这种聚集领域趋向于平凡和无趣,缺少大多数个人湮灭位面的的特质。存在所谓的半位面也就是未完成的区域demi-planes半成品由于某些原因被他们的设计者所放弃——即使是对强大的Daedra也是十分危险的,容易在流浪者(roamver)的埋伏中上西天,或者被位面裂缝所捕获。而且还有我们所说的破碎的位面,被位面战争或王子们消灭(Princely expungement)所破碎的小型位面。关于你最后一个问题,我没有见过使用除了由个人或组织的其他方式来创造或维持的湮灭位面。但是,我在湮灭中看不到任何事情,谁也不能。

既然我们谈到了小型湮灭位面,我对什么是Slipstream Realm相当的好奇,据说这是一种存在于Mundus 和 Oblivion之间的小型次元,但这具体是什么意思?我还听说它并没有被凡人和黛卓拉所居住,那么它到底属于谁?而且这个被称为Weir Gate的地方曾经在什么里面?

请原谅我是保持匿名状态,我只是想防止有人阻止我去探索这些地方。

战斗法师奎德南克(爱打小报告之人)

 

Fa-Nuit-Hen大人说:“啊,这个Weir Gate通向或者将要通向Slipstream Realm,就是那个你们人类已经或者将要建立战争之塔学院的地方,关于Slipstream 这个名字:凡人,理所当然的,由于他们本身的框架所限只能感知到Oblivion以及穆图斯的大部分区域。他们只能看见他们所能理解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并不太多。他们对这些东西所做的事好像经常将他们引向疯狂,即使每个人被腐化的概率各不相同。很久以前Mananauts 帝国经常越过Nirn探险,而且因此发现凡人的灵魂是最容易适应其他温和程度的实体的,这也是Maelstrom好像有和你们的世界相似的方面的原因。我希望这是一个人类友好型竞技场,至少友好到人类可以在不歪曲他们的灵魂的情况下体验我的竞技场。不管怎样,Mananauts将会知道他们最好在过度区域前往Oblivion,这个区域可以使不同的现实在没有概念损伤的情况下共存。可以确信的一点是,感知力(transliminal forces)处于动态的平衡中,另外这些区域被指向Slipstream Realms,我们还没有抵达战争之塔,对吧,Tutor?你能顺着我的回忆告诉奎德南克关于Weir Gate的事吗?

Tutor Riparius说:”当然Demiprince大人,Weir Gate是Tamriel 和战争之塔之间的一个半永久型的入口,但是这个入口已经或将要被堵塞或者毁灭。这是迟早的事情,我们拭目以待。

Fa-Nuit-Hen

即使我的的同伴们不愿意和一个Daedric Demiprince有所联系。如果这就是你的本质的话,那么我们魔法师工会目前对小型位面的湮灭的创造有所疑问。这些小型未免在一开始是如何成型的呢?有没有可能存在一种魔法技能可以为他们自己创造一个小型位面呢?最后,以前的传说是真的吗?真的有人类创造自己的位面的历史案列吗?我怀疑爱雷茨人(树精灵)知道如何来完成这个魔法。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未找到什么证据来支持这个猜想。非常感谢您的时间,您的个人眼光对我们的研究相当有帮助。

据首城的左里那巫师,魔法公会

 

Fa-Nuit-Hen大人说:“目前据我所知,小型位面只能由神来创造和维持,比如伟大的Daedra。可是,当然了,大家都知道人类拥有成为不朽的能力。只要被我们Daedra关注的成为了不朽的凡人常常会成为大坏虫,所以我不认为我会走上以此方法实现不朽的道路的。谁希望有更多的害群之马呢?但我将给你一个例子:执掌着 Soul Cairn小型位面的Ideal Masters曾经是和你一样的凡人。如果你有机会到访那里的话,坦白的说,只有很小的机会,the Ideal Masters会告诉你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完全不指望这会成功。他们缺少同情心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且他们会毫不迟疑的把你关进小晶体中,如此,从任何意义上讲,对于不管对于谁来说他都将永生了。

伟大的Fa-Nuit-Hen王子

几年以前我设法前往灵魂石冢。我看见很多令人惊恐的新玩意,尝尝新品种的植物,听听在绝望中逐渐暗淡的灵魂的故事,而且没准还能看见不死的巨龙,但最能激起我的兴趣的是这个地方的存在了。这个位面相当的大,而且当我看见一个巨大的灵魂宝石一样的 Ideal Master他们提到他们是创造者之一。

我的疑问是这些神秘生物究竟是怎样创造这样一个位面的,以及他们为什么这样做。我本来想要问问他们的,但是最后当我在一个贵族的肺里发现一个Ideal Master 的碎片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

Cyan Fargothil of Seyda Neen"

 

Fa-Nuit-Hen大人说:“我刚才没有说这一点吗?我相信我说过了——但是现在,我需要走了,Riparius,我的老朋友,这个问题我就交给你了。

Tutor Riparius说:“但是当然,关于这个话题我可以提供一点线索,很久以前,和你的猜想一样,Ideal Masters 是巫师实验巫术的早期交易,贩运灵魂,巨大的,渺小而且时断时续。

(the Ideal Masters were an early order of sorcerers who practiced necromancy, trafficking in souls, great, small, and fragmentary)他们变得十分强大,最终他们发现自己的物质形态脆弱而又充满了局限,这让他们无法接受。通过我不能明说的方法,他们超越了原有的形态,开始以灵魂能量的形式存在。他们以不朽者的形式进入Oblivion,选择了chaotic creatia的一块区域,将它建造成了一个小型位面以进行他们的灵魂贸易。他们将这个小型位面称为Soul Cairn,而且自娱自乐的将Ideal Masters 作为自己的头衔。

“Fa-Nuit-Hen,大多数的收视被知晓了,我为堕落巫师提供灵魂作为祭品,而且只要求一点点你的知识作为回报,今天我有以下三个问题:

第一,我想要知道你的本质。哪一位王子是你的父亲?我们知道你与 Vivec有牵连,但你是不是也教给了对拒绝了Ansei的红卫人异端新的手势?( but is it true that you also taught new Motions to dissident Redguards who rejected the Ansei?")

 Fa-Nuit-Hen大人说:“我打断一下,因为我对回忆我这些令人压抑的陈年旧事感到不耐烦了。我当然是 Boethiah的子孙,为什么我要教给对红卫人异端新的手势呢?不是为了凡人,我鄙视那些善于战斗的人——而且在观察HoonDing修路(making way?)的时候我甚至也学了一两个手势呢。

对于我的第二个问题,我想要询问有关你的Aedric契约的事,许多语焉不详的文本将Morihaus-Breath-of-Kyne描述为一个 Demiprince,但是这和我们所知一点点的关于Daedric Demiprinces(比如说你)的知识有所冲突。

Lord Fa-Nuit-Hen说:“Morihaus!自从我想到他已经过去了好长时间了。我们是怎么一起喝酒跳舞的呢?(How we would drink and dice together!)据我所知,称他为demiprince是一个明显的用词不当。他是一个半神,或者在他的年代里他被凡人们这么称呼。(If you go then)你将会明白我的意思。”

最后,我希望你可以提供一些具有高等智慧的火元素的故乡的小型位面的入口的信息。即使是最没有经验的凡人魔法师也知道这个小型位面的存在,以及它取之不尽的火元素守卫。但这个位面恶劣的环境使得它很少有人到访。这里也有宗族之类的社会结构吗?我们知道Flame Atronachs可以集体效忠一个王子,但在政治上联盟是怎样影响这个位面的?

 Legoless, Doyen of the United Explorers of Scholarly Pursuits"

 Fa-Nuit-Hen大人说:“

上文提到过,入口是一个我曾经到访过的不活跃的领域,岩浆,火山以及更多的岩浆,即使是死亡地带也有很多。但这一定很适合Flame Atronachs,就像是为他们的种群所创造的一样。关于他们的社会结构和等级制度,我懒得去问。我承认,对于我来说所有的 Flame Atronachs看起来都一样,有些可能比其他的大一点,但到底是不是大点儿的可以命令小点儿的,我说不上来。我认为我今天还可以再回答一个问题。

 给Fa-Nuit-Hen,谦逊的博学者

我对大漩涡竞技场被认为是一个Oblivion pocket realm很感兴趣。我猜这是你的一个位面?我对小型位面同样感兴趣,关于那里,在现有学术成果中只有少量的的文件存在。有一些文件说共有37,000个小型位面存在。Monomyth陈述了第16代 Daedric Princes是怎样创造了 Daedric Realms以及Lesser Daedra的等级,伟大和渺小。那么我就想问了,小型位面是怎样与Daedric的等级制度相配合的呢?难道每个小型位面原本都从属于一个十六世王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应该效忠于谁呢?

现在,关于那个竞技场,我听到了一个谣言说它的一个入口出现在了Wrothgar,但没有关于他具体位置的信息,你方便详细的透露一下吗?它在黑山上吗?临近Orsinium?又或者在Wrothgar的其他地方?我盼望着有一天能够亲眼看到他。

Enodoc Dumnonii, Savant of the United Explorers of Scholarly Pursuits

Fa-Nuit-Hen大人说:“超过37,000?单单 Ur-Mora Clarion地区就比37000多。但对于凡人来说它们中的大多数都难以理解。你只要认为这些位面和王子,Demiprinces以及Daedra Lords有关就好了,以为这些有关的概念至少你很熟悉。对于他们,如果你像Tamrielics一样好战,你一定会发现大漩涡竞技场相当的好客。如果你已准备好面对挑战,你将会发现我的美丽小王国的入口已经坐落在 Wrothgarian山的山麓上,就在兽人们正在建造的新首都Orsinium(我记得他们是这么叫的)的北边,大漩涡竞技场的入口可能需要稍稍寻找一番,但相信我,这值得寻找。我可是一个Daedra。

翻译:王弘义

原文链接:http://www.elderscrollsonline.com/en-gb/news/post/2015/10/19/loremasters-archive-the-maelstrom-arena---part-one

 

jevona 于 3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