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的档案:解释的灵魂

解释的灵魂

阿伯特 克拉西斯 利亚所著

昨晚,一个新来的人打扰了我的冥想,他睁大着眼睛,看起来心烦意乱。“阿伯特,”他哭着说,“我刚刚忍受了一个最糟糕的梦,我正在照顾在各自房间里的长者们,带给他们食物和水,听着他们的那使人安心的歌曲。飞蛾轻舞着翅膀,如同平常一样安宁,可突然间,我碰上了一个可怕的幽灵!灵魂的死者在走廊里游荡,在我看来它好像是飞蛾以它们为食物—吮吸着一缕缕影子般的物质,这可能是它们特有的灵魂,吸进饥饿的胃里!拜托了,阿伯特,告诉我这是疯狂的,事实不是这样的!”

在我们规矩里的新来的人忍受这使人不安的梦很常见,特别是当他们学习更多关于我们神圣的掌管—上古卷轴的本性,和授予我们去接近他们那无限神秘的智慧的先祖们时。虽然大部分通过阅读卷轴所得的知识必须亲身体验从而去真正的理解它,而且尽管我紧崩了一整天的精神已经十分疲惫,我还是能帮他排出有关我们规则与凡人灵魂的关系和那个保存着的生前学识碎片的飞蛾的恐惧。

我们不会像魔术师或巫师那样用野蛮的方法,把灵魂从它的容器里撕开,强迫它而且对它的能量强行重新定向,对于它的旅程或内容不带有任何尊重。不,飞蛾和先祖灵魂的互相影响是微妙精致的并且就如同颂歌树它们自身那样自然,而且我们是耐心并尽责的观测者,希望通过瞥见宇宙挂毯的纹路来搞清宇宙挂毯的意思。这是通过服务飞蛾和我们获得指引的先祖们,而不是通过不管后果的笨拙的强迫意志。

       我告诉他,灵魂,与飞蛾有很多的共同点—它们都是象征性的一对。虽然,认为它是每个凡人先祖本质的核心是很正常的,我仍建议他去从另一方面思考灵魂,像飞蛾翅膀一样有鳞的,并且去想象它是由通过凡人存在而充满的容器组成的。从释放在奈恩的生命起,这是我们的信仰,一种浪费的开始,然后飞蛾学习了灵魂和平意愿之歌,这是被我们照顾的领导者并且保护着一代又一代。

和平的意愿自身必须保持与宏伟构造的创造和分散在各自终点的剩余灵魂的联系。通过这个关系和耐心的照顾,我们接受从超越今昔和已知世界而来的指引,那地方时间是无关紧要的。飞蛾并不捕捉或吞食先祖们的灵魂,但是它们仅仅是向我们重复说它们已经滤过了什么,就像合唱队重复唱着一首大歌的诗节一样。

我看得出来,虽然还没损坏对他而言完整理解的开端,他的对于先祖圣蛾的疯狂的恐惧多多少少也减轻了。我很开心在他的旅程上能协助他,并告诉他他在下周擦贵重品室的地板时会有足够的时间去仔细考虑灵魂的本质,这是对打扰我夜间幻想的忏悔。

 

阿伯特 克拉西斯 利亚回答了你的问题

“作为一个诺德人,我知道我的灵魂会在松加德随着Shor的离开而死亡,但如果我选择我的灵魂可不可以离开松加德并且去空间雅瑟留的其他领域,那换言之我的灵魂是不是限制在那个领域里?” – Rhaegar Volker

阿伯特 克拉西斯 利亚说:“去世的用魔法或召唤出的灵魂很少能告诉它们在空间雅瑟留的居所,但是这是我们意志行为规则的信仰,例如旅行,是罕见的因为不需要意志力。没有选择,因为没有选择的动机”

“在一本sage svari写的叫fallowstone hall的书里,我曾读到hircine将会索要任何狼人的灵魂直到他们死亡。这让我有了个疑问,谁事实上对一个凡人灵魂在死后去哪说了算,这个例子会猜测到恶魔王子会比艾德拉有更大的话语权。有没有关于神圣力量越过凡人的灵魂发生的一些冲突的例子,如果有的话,什么将会在这场冲突里成为决定性因素呢?”--inkwolf

阿伯特 克拉西斯 利亚说:“sage svari的有关hircine“索要”狼人的灵魂的观点是很有诗意但是却是会令人误解。是人类自己在人生途中做出选择去决定他们灵魂的终点。但是,即便如此,有报告称蠕虫祭仪巫师设计了一种劫持迪德拉仪式上牺牲的凡人灵魂的方式。如果是真的话,这将会是很可怕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收到过确凿的证据”

“在我在塔姆瑞尔旅行时,我注意到了一群不寻常数量的有知觉的人和友好的灵魂。你觉得这跟planemeld有什么关系吗,或者有什么别的东西在起作用”-basha-jo

阿伯特 克拉西斯 利亚说:“在近一两年,无家可归或解缆的精神的出现确确实实增加了,事实上,据我们估计,这样的幽灵数量已到了历史最高点。我们的世界同时遭受迪德拉和所谓的‘暗猫’的攻击不太可能是巧合。我们现实的挂毯正在磨损,我很担心,而且卷轴是模棱两可的结果”

“用油擦阿伯特,我带着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来它涉及多样且复杂的话题:面部毛发和它的形上意义。胡须(和其他种类的体毛,如果合适的话)在先祖圣蛾的祭仪和尼本奈的古老文化上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在某些方面上,它们与我们的集体精神和我们在奥比斯的位置相关吗?”你忠诚的爱你的并深爱你的,vivul maloren of ald-cyrod

阿伯特 克拉西斯 利亚说:“大部分男性圣蛾祭司十分炫耀他的下巴的确是对的,甚至是耀眼的,多毛的和很多,不同的,各式各样的都是神秘理论和难懂的臆测都正应如此。但是,聪明的学生仅仅会考虑眼部疾病如何会复杂化刮某人下巴的任务”

 

翻译作者:太帅太烦恼

原文链接:LOREMASTER’S ARCHIVE: THE INTERPRETED SOUL

 

jevona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