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卷轴》魔神瓦尔米娜

很久以前,有一位名叫达里斯·莎诺的歌唱家,多年来,他从自己瑰丽梦境中获得灵感,再通过歌唱和讲演来教化众人。布莱顿人(法国)生动优雅的言辞令他成了一位妇孺皆知的名人。魔神瓦尔米娜对此颇为得意,因为是她编织了布莱顿人的梦境,他这才有了灵感。虽然瓦尔米娜对莎诺宠爱有加,但魔神的青睐往往招致灾祸,这个故事正是如此。

正当布莱顿人熟睡之时,魔神瓦尔米娜和谢尔格拉就在一旁注视。疯神

(谢尔格拉)说,瓦尔米娜的歌唱家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人们爱戴他,而是因为他们憎恶他。既然杰出者同受爱戴与憎恶,那么瓦尔米娜可否让这位歌唱家也心怀仇恨呢?

瓦尔米娜承认,凡人确实渺小而愚蠢,因为他们仇视他们中的佼佼者(杰出的同类)。她也确信她可以在歌唱家和他周围人的心底播下仇恨的种子。为了证明一点,她接受了疯神谢尔格拉的赌约。她要进到达里斯·莎诺的头脑中,释放噩梦毒害他的思想,并且十年之后,交由谢尔格拉来施法,看看谁的咒术更强大。瓦尔米娜对此颇为自信,既然自己号称“华服编织者”,比起疯神,编织噩梦自然更是信手拈来。

虽然达里斯以往也害怕黑夜,但他现在却是极端地恐惧。睡梦安宁不再,唯有骇人之物和纯粹而难言的怖惧。他尖叫,撕心裂肺,却只发现他的尖叫声被冰冷、无边的黑暗死死裹挟。醒来的达里斯精疲力竭,恐惧却烟消云散,因为他对瓦尔米娜的信仰坚定不移。后来瓦尔米娜径直来到他跟前,在他耳旁柔声说道:“亲爱的,你可瞧仔细些。”

205853n7c44c4tncccr304.jpg

先前出于仁慈,瓦尔米娜戴着面纱,现在她一把扯下,让她的信徒深切地感受死亡与苦痛,昨夜的种种恐怖幻象在此刻显得苍白无力。魔神让他目睹谋杀、酷刑和可怖至极的怪物,他一闭上眼,脑海中便回荡着它们痛苦的嘶喊。这些骇人的噩梦幻象撕扯着他的灵魂,不久他的性情也发生了改变。他的作品变得满是怪诞的意象,听众们的心脏仿佛被这些恐怖之物刺穿。听了他的歌词,人们无比厌恶,却又被深深吸引,不可抗拒。每处词句都令他们气恼,他们愤怒地发抖,斥责这意象,同时却享受这愤怒。一些人在这恐怖乱象中手舞足蹈,达里斯·莎诺发现自己大受追捧,而这也让其他正统人士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此后十年,达里斯愈加臭名昭著。然后正如梦魇突然降临一般,它又突然消退了。你知道,瓦尔米娜的时间结束了,现在轮到谢尔格拉来折磨可怜的达里斯了。

噩梦终于结束了,达里斯松了一口气,但他也困惑不解——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令他的女神瓦尔米娜抛弃了他。他向她诚心祈求——祈求一丝灵感,正如她曾经赐予他的那样。祈祷仿佛石沉大海,夜晚可怕的噩梦消退后,随之到来的是漫长空旷的无梦酣眠。

不久之后,达里斯开始质疑自己的作品,正如每个艺术家总免不了自我怀疑,无论自己的作品如何出色。他的祷告依旧无人应答,达里斯痛苦不堪,继而愤世嫉俗。

达里斯作品中的语言和意象开始变得俗套乏味,无论多么惹人争议,人们对他作品的热情开始消退了。瓦尔米娜抛弃了达里斯之后,他再也无法像曾经那样点燃人们心中的愤恨和怒火。当他的坏名声开始被人淡忘,他心中对于女神遗弃的怨怼愈来愈重,恨意难平的他开始亵渎神灵。达里斯开始觉得他的女神瓦尔米娜从未真地回应他,他对瓦尔米娜冷嘲热讽,最终彻底放弃了对她的信仰。一个孤独、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人的疯言疯语一直在他脑海中回荡。羞耻感、负罪感和愤恨将他吞没。曾经颇得神明青睐的艺术家沦落到人人唾骂,甚至把他当成异教徒的境地。

达里斯日渐绝望,他在他后续作品中也刻意表现得愈加惹人憎厌。他故意口吐无耻之辞,努力寻回之前的恶名声,却徒劳无功。他转向众神,挑战他们的威严,用污秽之词羞辱他们。他试图激怒众神,惩戒他的渎神行径,然而他安然无恙,于是他变本加厉,转向社会名人、政府高官、甚至曾经爱戴他的人民,用恶毒的作品侮辱他们,无人幸免于此。他的听众更加憎恶他,他的侮辱令他们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他曾经只伤害他们的感情,可现在他在冒犯他们的思想和灵魂。

没过多久,他在作品中将泰伯·赛普丁大帝叫作“最尊贵的傻瓜”,这是他最后一次无礼。他嘲讽赛普丁大帝,因为他开始一同朝拜九圣灵。二十年过去了,达里斯的命运终于板上钉钉。丹尼亚氏族高岩王不止一次被这个微不足道的臭虫羞辱,这次他抓住了机会。帝国宣判其渎神,达里斯被典礼刀撕开了喉管,他口中最后几个词在喷涌的黑血中“咯咯”冒泡。达里斯死了,人民一片欢腾——他们厌恶他。

screen2-642x362.jpg

二十年转眼过去,当初立下赌约的瓦尔米娜和谢尔格拉来到歌唱家达里斯·莎诺已经掉了脑袋、满是血污的尸体旁。华服编织者面色铁青,下赌后,她把这个凡人折磨了整整十年,可谢尔格拉呢?一次都未曾找过达里斯。

“一派胡言,”魔神大人拄着手杖声音嘶哑地说道——谢尔格拉一直就站在达里斯身旁。当时,瓦尔米娜的温婉絮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快要人失去听觉的死寂。曾经给达里斯·莎诺抚慰与灵感的附耳柔声彻底消失了。十年来,谢尔格拉拒绝赐予他迫切渴望的指引——来自神的指引。失去了瓦尔米娜梦的引导,莎诺迷失了方向。仇恨和怨念日渐凋零,他的怒火终于爆发。达里斯在死之前就成了疯子。曾是瓦尔米娜最青睐凡人的歌唱家,现在成了谢尔格拉的奴仆,永世不得离开战栗孤岛。

由此,谢尔格拉教会瓦尔米娜:疯癫乃梦与创造之父。

……据说,瓦尔米娜从未忘记这次教训……

瓦尔米娜是掌管梦境与梦魇的魔神,她正是种种凶兆的始作俑者。她被称作“给予者”和“华服编织者”,是最邪恶的魔神之一。学者认为其咒术与心理折磨有关。在解除吸血鬼诅咒的史料中,她与另一位魔神莫拉格·巴尔有一定联系,但细节尚不清楚。

瓦尔米娜的湮灭领域被人成为噩梦沼泽。在这个领域,肉身由噩梦幻化而成,且肉身时常变换,一世比一世可怖。这是凡人最容易接近的领域,入梦后即可进入,但通常梦醒时便会忘记一切。在瓦尔米娜位于噩梦沼泽中央的城堡里,她触摸熟睡凡人的精神,采摘其记忆,令其梦醒时感到绝望与恐惧,仿佛预示着什么。据说,若人能真切记得在噩梦沼泽遇到瓦尔米娜的情形,那他在奈恩星将无所畏惧,因为没有比见到“华服编织者”更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清醒时通过魔法传送进入噩梦沼泽并非毫无可能,但其中凶险无数,所以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可行。噩梦沼泽和曼达斯一度有融合之势,那时瓦尔米娜力量到达巅峰,其法器相互紧密联合。

screen3-642x362.jpg

腐坏头骨是瓦尔米娜最主要的法器。腐坏头骨形似一根法杖,可复制施法目标,无论人或物。复制体将协助持杖者进行攻击。有传言说该法杖可吸食周围人或物的记忆,有时也会自动施法。

瓦尔米娜主宰着梦之国度,她会在凡人一生中的某个时候找上门。她赐予一些人灵感,而让其他人谈之变色。她编织的噩梦会暴露人心中最阴暗的角落,即使最无所顾忌的莽夫也会因为丑事败露而惊恐不已。瓦尔米娜的追随者们都明白,凡人的思想像泥土,捏起来很容易。许多人的思想在华服编织者碰触之后就永远成了别的样子,再也不被恐惧所扰。然而,有瓦尔米娜掌管这虚幻的梦之国度,就有其他魔神掌管白日世界里的阴暗。他就是放荡魔神,当凡人灵魂深处暴露阴暗的欲念,他和瓦尔米娜便成了盟友。放荡魔神怂恿凡人仅在梦中暴露、深深隐藏在心底的冲动。

但有关此事,改日再谈……

 

原文链接:Elder Scrolls Lore: Daedric Prince Vaermina

译者:COVU陈慧敏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