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关于瓜尔的一切

MORROWIND FAUNA,第一章

Holia Asellio

只是一封信的临时手稿,先抽象的描述一下,在抄写员搞定他们的活之前满足下你小小的好奇心。

普通的瓦登费尔 瓜尔

瓜尔基本上是最普遍的,众所周知的大型群居双足的,蜥蜴样种族生物,几百年前就已经作为坐骑引进了悉罗帝尔。

他们一般放牧在灰原之地,依靠他们粗大的下颚刨出地表以下的根茎作为食物。即便是野生的瓜尔大多数也是很温顺的

但是有限地方的野生瓜尔也是出了名的凶残和暴力。当然,不要看他们温顺就挑衅他们,不然你会死的很惨很惨。和他们关系最近的

种族是Alit和Kagouti,这些在晨风也很常见,正如“幼种瓜尔”

“幼种瓜尔”是旅行者在晨风的戏称,也是一种更小的比较罕见的瓜尔,因为他比他们的表兄体力更弱一些。

在晨风东南部并不常见,当地居民通常因为好奇养他们当宠物,当然也有养殖他们来生产肉和皮革。

Alit和Kagouti

Alit 跟瓜尔种族联系比较近,有着锋利的多的牙齿。它们属杂食动物,而且他们也不聚众搞事(猎食),但是如果他们想吃肉的话

还是有可能攻击人类滴。Alit生活方式会更像Guar谢,他们也会用他们巨大的下颚挖地下的根。多年来,Alit之间的打架已经成了

从瓦伦伍德来的动物爱好者之间引进的流行休闲项目。多数逃出来的,其后代现如今都分布在Great Tree的西南部。

Kagouti体型庞大,相较瓜尔和Alit的武装而言,他们最明显的特点是他们的獠牙和头冠。他们具有习惯占有领土,非常暴力并且具有敌意。

他们群居狩猎,据说能把成年的诺德人轻易的甩在空中。

Scuttler and Bantam Guar

Scuttler是一种小型而又温顺的,家猫尺寸的双足动物。他们有未退化的翅膀,以虫子和庄稼为生。他们生娃的方式和

Alit和瓜尔这些大家伙完全不同,所以Scuttler和这两个种族完全没有毛线关系,。反倒是和Cliff Racer更像。

Scuttler普遍被用来当做宠物在Daggerfall和Haven之间流通。

Bantam Guar,尽管他的名字和瓜尔很像,但是他们是属于Scuttler的近亲,与瓜尔同样没什么关系。许多人把它描述为

“丑鸡”,因为它们的形态体征与行为表现类似家禽:退化的鸡翅膀而且不会飞(甚至是杀掉后爆出的材料也一样)。晨风v南部的农民常常

养殖它们来获得肉和鸡蛋。

DHALMORA的ESQOO来回答你的问题!

“打招呼给我亲爱的Marsh兄弟。我希望你依旧那么温暖阳光。在我第二纪元的回忆里,当我还是那个愤怒的奴隶男孩

那时候瓜尔总是对我们有莫名的吸引力,我们与瓜尔仿佛心有灵犀。黑精灵总是命令我们养这些小动物,我们喂它吃的

给他洗澡,照料他们。。。。哦,对了,那阵我还有一个瓜尔朋友—Kaj-Meht!他成了老主人的晚餐,我恨死他了。

其实我加入这里只是因为这里没有亚龙人而已,这个暗精灵基本不懂怎么照顾这些珍稀的小宝贝。

在古代零散的Chimeri记录中,在我们被先祖奴役的First Era中期有提到过“蜥蜴照顾蜥蜴”

甚至是在帝国地理研究协会和博学探索联盟之间都在争辩瓜尔和Aronians有什么联系而不是仅仅因问他俩长得像!

在他们眼里,瓜尔就像是没有智商的亚龙人这句话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道理,在暗精灵到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

我自己仍然有疑问,因为瓜尔基本在黑沼泽和晨风都很普遍,那现在你会怎么想?人们和瓜尔到底有怎样的联系?”-Eis Vuur Warden,Wayward和Contract

Dhalmore的Esqoo回答道:“哈哈,这个守望者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消化,难道不是吗?没错我的确是把瓜尔但做我自己的家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和他们

有血缘关系。当然,我仍然会热心的守在孵化池旁边看它们的蛋,因为我应该做这件事。小瓜尔实在是太可爱了,每次我都会挠他们的肚子。必须的!”

“我感受到了你对瓜尔的喜爱,但是我对他暴力的近亲Alit和Kagouti非常着迷,这也导致了我书读了所有远离晨风和黑沼泽的双足爬行动物,并且在

匕落联盟寻了个住所,毕竟他们离龙星比较近。我正在讨论所谓的"虫口"和"有爪奔跑者"。因为我还未曾在我的旅行中见过他们,我在想

你们是否有着这方面的特殊的信息。”-Shanke-Naar Righthorn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唉,Shanke-Naar,我对你所说的"有爪奔跑者"一无所知,但我仍然很高兴能够证实偏远Hammerfell的,瓜尔的表亲:Alit和Kagouti"虫口"的问题!

据我所知落锤非常干燥,非常非常干燥,所以瓜尔和他的表亲们一定是生活的很艰难,可怜的蜥蜴。如果没有虫口,那它们怎么从有生命的动物和植物中抽取元气呢!

我觉得我会很乐意见到虫口,这是非常有教育意义的不是吗?”

“我总是觉得Black Marsh和the borderlands的生物总有些联系。瓜尔跑起来就像是有着鸟类肢体的残酷追猎者,却有着蛇一样的腹部,头和眼睛。那为什么Alit和Kagouti更诡异,

蜷缩着他们的武器呢?”-Deavar gro-Dragakh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确实!引人入胜!Black Marsh和他的附属岛屿是蜥蜴中凶残种族和蜥蜴旁系的家园,如此不同而又多元化,而且都是令人愉悦的潮湿气候!

历史总是会令人无限遐想!”

“我最近购买了一个Banded Guar在悉罗帝尔前线战场当战马骑。我花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它非常暴躁,我到现在都无法找到一个愿意训练它的瓜尔驯兽师。莫非这只

的品种更接近类似迪莎安平原的老虎瓜尔,或者是传说中的神兽血脉?”-Legoless,探索联盟的学术工作首席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确实,Legoless这没准就是他们的遗产!补过如果你认为斑纹瓜尔是罕见的,你或许可以试试搞一匹金眼瓜尔,如果它顺从你的话!他们比bandeds

具有更多的野外瓜尔血统。不过我们怎么能嘲笑Fetches-Glitter努力得到Pejureel的金眼这种行为呢,然后它会跟在他屁股后面一直转。这个笑话会震惊整个Dhalmora”

“正如Guar是可以做为载具的群居动物,那一般多久才能把一头瓜尔训练成载具呢?为什么不考虑更强壮的马来做这种事情呢?在崎岖的地形上更能来去自如什么的。-真诚的Alynne Hearthvan”

“首先,我希望你还好。其次,我注意到瓜尔是很难被抓住和驯养的,那么一般要多久瓜尔才能驯养完成呢?”-任性的猫人学者 拉森·达尔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哦,感谢这位Alynne和拉森·达尔,终于问到了我所能回答的答案(笑),没错一个温顺的瓜尔需要从娃娃抓起,脱离族群需要大概一周,装上马鞍就要更久了

大概个把月,因为这需要他们克服自己的本能,就是转过它们的头咬掉自己背上猎物的本能,你不知道他们小时候咬东西的样子简直令我心动极了,但你如果明智的话最好及时训练,

不然当他们嘴比胳膊大好几圈的时候就很悲剧了。”

  “至于在马和瓜尔之间,我感觉没什么好比较的!瓜尔明显更强壮,环保,有更大的脚掌,更加聪明,更可爱,更潮湿,甚至比驴还好。所以我认为这才是黑精灵们为什么吃掉了他们的马而骑上了瓜尔”

“尊敬的Esqoo,你好!

当我还是小年轻的时候,我的奶尼(奶奶)给我讲了关于天赐之礼瓜尔的故事。当时我的父母迅速打断了她,知道我最近在Brave Little Squib边境的几张古老的纸上提起我才记起来这件事。你熟悉这个传说吗?

能否跟我详细讲讲这个传说呢?-略带遗憾的Felosa Elthara”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我对你提及的信以为真,“俊美的Felosa”让我们随着这首知名的hatching-pool的节奏:

       天赐之瓜尔

       比卡瓦玛慷慨

       气管于他所赐予

       奴隶与他所拯救

       不止于Dhalmora

       不息于Nar!”

“致来自Dhalmora的Esqoo:

我最近买了一头嵌了花纹的的瓜尔坐骑,有时也帮我运运东西。作为一个亚龙人,我感觉其在一头高大的白马比骑在一头多鳞的小瓜尔蠢多了。然而在买了这头野兽之后我才意识到,我对Guar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我该怎样才能让他健康并让它开心(至少能让它乐意帮我送送货啊,亲)?怎么调节饮食?我需要帮他们定期的修剪指甲吗?”

“还有就是,我在这封信上面放了点我选的致命的毒。只是希望你能及时的回信啊,你懂得。当我收到你的回复,我会寄出解药的。我是亚龙人,我为自己代言”-Dodges-Death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哈哈哈哈,Dodges-Death!你的笑话总是这么冷。话说回来想要养好你的瓜尔还不简单?饮食小妙招,整只的啮齿动物,越大越好,这会是它们的眼睛锐利又明亮,鳞片光滑而又潮湿

我常常给我的小可爱们在十里外扔一些Skeevers然后看它们吃干抹净。哦对了,记得他们的底部结肠容易发生寄生虫感染,这也很容易解决,只要你挠一挠它的尾巴根部使它的括约肌放松就好了。至于修剪他们的指甲,

那都是养殖瓜尔的老鸟们逗新人玩的看看他们会不会真的给瓜尔剪指甲,有个叫Jorrixel的小年轻差点内脏都被搞出来了,哈哈哈!”

“还有就是这封羊皮稿纸上面涂满了致命的病毒Daril的橘子汁!我把它从Shadowscale带到Enclave那里,他说此毒无解,哈哈哈!”

“尊敬的瓜尔养殖者Esqoo:

这几个月来最近我看到了大量的瓜尔登陆到了塔姆瑞尔,身为瓜尔的主人,我们该如何应对瓜尔短期在异地可能受到的疾病呢”-饱含遗憾的Auidon的Rohais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确实!Rohais,千万不要让你的瓜尔吃scathcraw,瓜尔超级喜欢这个味道,但是你不会享受他们随之而来的胀气,除非你喜欢这种来自外星腐肉的屁味,哈哈!”

“最最亲爱的Esqoo,

我必须先道歉,因为我通常用“亲爱的宠物你的欢乐和温暖”的俏皮话和深情的话语来介绍我的信,但现在我不愿意这样做,以免我冒犯了你。esqoo这个名字让我感觉是一个亚龙人或者黑精灵嫌弃她儿子丑才起的名字,如果我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很抱歉。

如果你是一个亚龙人就应该知道,我并不是有意提及你不幸的兽族血统和你在Morrowind被诅咒精灵长期被奴役的历史

如果你觉得我这个提前的预防是你不那么愉快的话,我建议你给我发一封提出修改意见的信到我的遗产,我会很乐意尽可能提供一些私人的修改并保持原意。回到我的问题

我注意到Aldmeri Dominion(AD阵营)里有不同种族的人数正在上升,并且在训练Guar。我对Guar这个生物有一些私人的体会,病根我最好的Stock马和Senche虎做了比较

我发现这些无精打采的Guar并不健壮,可能是因为我是典型的爱情的结晶,然而,我发现你们训练这种动物时拍它的背部的时候往煞是惹人笑。你能友好的详尽的解释下这个吗?

最真诚的祝福。 

-Turelie Sillvari女士,高贵的魔法女巫和Dibellan女艺术家

Dhalmora的Esqoo回答道:“我这个低下的瓜尔驯养者有些疑惑-为什么呢,高贵的女士,我能否给你的住所回封信呢?夫人您是去世了吗?如果是的话,您是使用魔法给我写的信吗? 

我很好奇,相当的好奇。”

“哦对了,关于你的问题,非常的惹人笑就像Dodges-Death的一样。你们两根难不成互相认识?要说明的是:我们拍它的背部是因为它们的背部需要击打!我想Dibellan的女艺术家肯定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是想让我证明一下而已

Denskar告诉我你们这种淫荡的女士有可能非常的。。。极端。事实上我觉得我可能理解了,他的故事就像是港口的精灵们流传的‘下流的笑话’。哈哈哈!我要记下来,等会我要把它告诉放牧的人”

 

翻译作者:老狼

原文链接:LOREMASTER’S ARCHIVE: ALL THINGS GUAR

jevona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