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当代与古代坐骑

本期博学者档案馆将由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抽出时间解答关于塔玛瑞尔大陆坐骑的相关问题,汉诺拉夫女士著有一篇关于约库达战马的文章。

著名的阿斯瓦拉马厩(Aswala Stables)是传奇的约库达战马的发源地,它的未来不可限量。在最后一个暗锚被破坏掉以后,这个地方也许可以马上进行重建,抱着这个期望,我们邀请了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她将给我们带来更多塔玛瑞尔大陆的古今坐骑的知识。

 

约库达战马的传说

 

作者:汉诺拉夫-拉耶克

落锤的勇士以塔玛瑞尔大陆最好的剑士而广为人知,然而他们的骑术同样也十分闻名。在人们的描述中,一个红卫勇士通常以一手执剑,一手拿着其忠实坐骑的辔头的形象出现。

约库达战马是所有战马品种中最接近沙漠骑士(Knights of the Desert)的战马品种。事实上,约库达战马在落锤省的战马交易中是最强大的品种,被落锤人引以为傲。在阿里克尔极端炎热和寒冷的环境中,体质稍差的马匹都会逐渐衰弱死去,但是约库达战马生存了下来,甚至繁衍旺盛。约库达战马对于来自像他的骑手落锤勇士的挑战做出这样的动作:抬头,鼻孔微张,时刻准备表现出自己的魅力。

在阿斯瓦拉马厩,我们只培养已经确认血统的约库达战马,只出售拥有成熟血统的战马。他们的祖先是海员亚霍布用他的舰队从阿科什.卡萨玆带回来的。我们虽然与众不同,但是我们庆幸能够生在壮丽的阿里克尔沙漠那令人惊叹的中心,当你来到我们的马厩之时,你会发现这趟旅途价值无穷。

约库达战马:一个伟大的传统,我们神圣的信仰。来吧,接受阿斯瓦拉马厩的盛情款待,战马任你挑选。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回答您的问题

 

尊敬的汉诺拉女士,

我了解到在落锤找不到水母这种生物,因此我也能理解您对它们的了解有限,但还是想问问,水母们(雄性和雌性都有)能够成为坐骑吗?由于它们有浮空的能力,它们看起来也能够绕过诸如陡峭的山壁等障碍,从而骑手也能到达那些原不可达之地。

同时,出于好奇我想问一句,您认识阿斯瓦拉的Merric吗?如果认识的话,您知道他在上战场的时候更喜欢用什么坐骑吗?因为他是战斗工会(Fighter's Guild')的新任头领,有许多临时工作,所以我也没有机会当面询问他。

此致

Alena-Draco,德拉科氏族的首领、圣骑士和族长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说:

我认识Merric吗?他可是我的堂兄!是一名红卫勇士。更重要的是在阿斯瓦拉,他骑的是约库达战马。

我当然从没见过水母,但是听说过它们。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的保姆是一名黑暗精灵,她曾经跟我讲过一些黑暗精灵的民间故事,其中有一个人物叫诺亚男孩’,他的一些无脑决定让他经常闹出笑话。有一个故事就是诺亚男孩骑水母,当然我已经不记得细节了,不过我记得故事的结局是一个挂在风车上的男孩和恶臭的水母气体,我的精灵保姆说那简直比人类的肠胃气胀更糟糕。

抛开这个笑话,我认为飞行坐骑恐怕只能是一种想象而已,任何人都不能在塔玛瑞尔大陆看见。这个点子很新颖,但是也很荒谬。并且飞行坐骑是没有必要的当我骑着我的母马Asphodel在沙海中驰骋时,我也可能会飞,至少我觉得我在飞!

 

很高兴能够见到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坐骑的老相好!关于你对坐骑的热爱和深入研究的消息真是脍炙人口。我带来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出自于我们一个历史悠久的小酒馆中,当时的争吵很激烈,当然这种争吵在天际东区很常见。

一个诺德猎人和一个本土兽人(City Orc)’站在桌子旁,争论着西方兽人的坐骑是否很优秀,他们的坐骑是一种长有长毛的,像毛毛虫一样的战马。那个当地兽人宣城他所在要塞的兄弟们几代人都是用的这种野兽作为坐骑,这种坐骑据说能非常方便地用于穿越瑞驰(Reach)和沃斯戈(Wrothgar)地区的岩石碎石和斜坡。我的亲戚们当然觉得这个混蛋完全是在瞎掰,让他去看看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因为那个猎人说,他在西部山脉看见过的西方兽人唯一的坐骑就是熊,不是什么浑身是毛的毛毛虫。而且,他说他的氏族自从独眼至高王(High King One Eye)征服了这个地区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狩猎,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生物。

因此,尊敬的女士,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的问题:那种浑身长者毛,像毛毛虫一样的战马真的是那些野蛮兽人的一种坐骑吗?还是他们在胡说八道,这种坐骑只存在于那些野蛮人的神话故事里?(兽人天生智商低,所以他们把熊看成是羊毛虫一样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只能想象出那些沙漠中的战士如果真的被解雇了的话,可能会用上这样的坐骑。

我和许多小酒馆老板们都会感谢您对这个问题发表一些看法。

Owl能够传递您的知识。

Jorvald Fjord-Heart,古老之路的萨满,Northern Legends的防御者”

<羊皮纸最后还附有蜡质印记,上面绘制着两头交战中的龙>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说:

额,我不知道,我没见过熊,但是我见过它们的画像,不经意间能把熊误认成是一条大毛毛虫是很有可能的!除了腿有点少,脸不是昆虫的脸而是兽类的脸,并且身体没有分节之外。

       好吧,一只熊也许不太容易被认成大的毛虫怪兽,然而不论是在De Brazy的《塔玛瑞尔坐骑》还是Luponio的《世界坐骑》中都没有提到类似种类的坐骑,因此说它们是在神话中虚构的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发现兽人比起其他人更容易进行幻想!)”

 

“您好,汉诺拉女士,我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欢迎。我还记得我在您的爷爷那里买过一匹战马..愿他的灵魂在Tu'whacca的注视下在遥远海岸得到安息。我们来说点别的,我想问您一个比较有趣的问题,关于如何辨识古代坐骑的问题。你还记得我和你外祖母有一次说到我在沃斯戈山脉的旅行吗?我在那里对巨型蝙蝠进行了一些研究。噢,你当然不会记得了..你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宝宝。在我对这些生物进行研究的时候,有一个奇怪的兽人联系到了我,那个兽人叫做图洛克,他告诉我早在第一纪元的时候,他的族人和与他们互相争斗的布莱顿兽人都驯化了echkin,将它们驯化成坐骑和家畜。一开始我非常怀疑,觉得这个短腿农场工人只是在搞笑..直到我拥有了一个著名的雕刻,上面刻的是使用‘消失很久的Goldfolly的巨型乳蝙蝠’制造‘蝙蝠奶酪’的方法。有两点我觉得很有趣:第一,蝙蝠奶酪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美味;第二,在雕刻的背面能看到身披盔甲的战士骑着的似乎是有着装备的巨型蝙蝠,而且他们周围有守卫。好吧,我知道这个可能超出了你的专业领域,但是据我所知,你的家族是对塔玛瑞尔坐骑知识了解的最深的。如果您愿意分享一些珍贵的知识,我会十分感激。

Eis Vuur,守望者,骄傲的特聘学者”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答:

“蝙蝠奶酪不仅仅听起来很美味,吃起来也真的很不错!你到Ska'vyn来过吗?就在扭曲洞穴镇的北方,斯卡夫蝙蝠群繁衍除了巨型乳蝙蝠,它们产的奶可以发酵成奶酪,口感湿润、香脆而又不失辛辣,特别好吃。配上石榴酒那真是一种享受。Goldfolly的蝙蝠奶酪名符其实,否则现在说这种食物停产了是一种耻辱。

但是对于骑这种巨型蝙蝠来说,恐怕以它们的大小是没办法在飞行的时候承受正常人的体重的。虽然巨型蝙蝠的双翼完全展开之后的尺寸很吓人,实际上它们很轻承起它们体重两三倍的重量还是绰绰有余。但是飞行坐骑的想法是如此吸引人,以至于它在所有文化的传说和故事中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然而,飞行坐骑的梦不过只是一个幻想。”

 

“您好,我亲爱的女士。感谢您能够抽出时间回答我这样一个谦逊的法师的问题。我最近因为一项联盟官方事务(一个礼貌的说法,实际上我被军方雇佣,去帮助强行拆除那里的暗锚)参观了阿斯瓦拉马厩的遗址,看到这个地方的现状,我感到很难过。希望你在这次最后的重建中好运,能够恢复这个地方以往的荣耀。

我了解到您是当代和历史的战争坐骑领域的专家,并且我对这个领域有很广泛的兴趣,但是为了实用和负责人,我得将问题局限到坠匕联盟现有的资源上面。因此,我尽量清楚地进行提问。

第一个问题,约库达战马是一个传奇,是如此强大而华丽的野兽。我不得不说,你的族人的马已经可以和布莱顿人民谣中的马分庭抗礼了。即使与Saint Pelin Ryain Direnni的坐骑也能相提并论。然而,我对联盟里的另外一种落锤坐骑感兴趣,这种坐骑到现在也没有被提及。我年轻的时候去过前哨城(Sentinel),在那个地方可以看见许多骆驼,它们既可以作为驮畜,也可以被用作坐骑。我在高岩和科洛文见到了几幅挂毯,画上的骆驼背上骑满了骑兵。这在落锤或者约库达曾经是常见的战争坐骑吗?或者这只是塔玛瑞尔居民想了解Raga文化的想法?

第二个问题,替代了一个关于布莱顿马种的问题(我生活在布莱顿,并且进行了大量骑兵作战的训练,和许多布莱顿的骑士和战斗法师一样),我想听听您关于塔玛瑞尔战马起源的观点。到底是精灵族在尼德人从阿特莫拉到达塔玛瑞尔大陆之前就已经开始利用战马了还是我的人类先祖将它们从长船上运过来的?或者,可能人和魔都带来了自己的品种,如果是这样,现代塔玛瑞尔的马是先祖神州(Aldmeri)、阿特莫拉和约库达品种的混血种吗?对与这个问题,有没有先祖神州的坐骑记录?我只听说过它们有水手和步兵。您有任何回复我将不胜感激。”布莱顿收复帝国协会特使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答:

“将骆驼作为坐骑和驮畜没有任何问题,我非常尊敬他们的做法!它们在前哨城(Sentinel)的供不应求正是流行和时尚的表现。虽然在阿斯瓦拉,我们是珍贵的约库达遗产的守护者,遗产自然是Crown派系的,但是我们的家族和Fahara'jad王子比较亲近,他和他的家族是Forebear派系的,我们在他年轻时给他提供了一些优良的坐骑。当他变成国王之后(至少是落锤北部),我的堂兄Merric向他提议,为了体现出对Crowns的态度,陛下可能会发表强烈声明,强调一项传统,那就是红卫人最优秀的坐骑一直都是经过细心培育的马,而不是那些Ra Gada在登陆时从海岸边找到的那些骆驼。Fahara'jad国王听从了他的建议,因此前哨城的骑士们一夜之间都换成了骑马!(这件事恰好是阿斯瓦拉马厩的一个幸运的转变)然而,虽然马是最好的坐骑,但是马容易口渴,维护昂贵,尤其是和更耐用更少见的骆驼比起来。我估计不到一年,骆驼会再次成为前哨城的基本坐骑,并且会流行于整个落锤北部。

至于我们的坐骑起源,神话历史告诉我们从古至今,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马。它们能追溯到部落时代,似乎一直是我们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意味着它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塔玛瑞尔,阿特莫拉和约库达。至于先祖神州,我们所知道的就是那里的人已经两次入侵了塔玛瑞尔,都没有携带坐骑。到底是因为它们不用坐骑,还是从东海将它们用船运过来太过困难,我也不能肯定。”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只有一小部分Men居住在您那里,这个不久之后我们会再次成为赫格斯的地方,理应成为值得尊敬对手。我认为你算其中一个。阿斯瓦拉马厩的名声已经传到夏暮岛来了,否定约库达战马那无与伦比的优点是十分愚蠢的想法。除此之外,我不禁会想到,能够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培育完美的来自十分遥远大陆的原种,您可能会比大多数人更了解我们。

如果您能对我们的牧马方式给出专家级的点评,我会感激不尽。您有研究过皇家高精灵飞行轻骑兵的坐骑吗?还有,您认为优雅的麒麟(kirin)能够成为战争的坐骑吗?

带着崇高的敬意,艾琳诺的Battlereeve Romilcano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答:

“又是飞行坐骑吗?这真是够了。还‘皇家高精灵飞行轻骑兵’!接下来你是不是会说服我相信龙和独角兽是真的了。恐怕你的精灵幽默在一个红卫女人这里得不到尊敬了。”

 

“致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

您好,关于您的提问邀请,我提交了下面的问题:什么样的环境能够导致一些不寻常的品种被驯化?是如何做到的?在我的旅程中,马是分布最为广泛的坐骑了,你为什么认为是这样的?”

最诚挚的问候,AuridonRohais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答:

“我相信马之所以能够在人类文明中如此常见,是因为我们和它们建立了一种特殊的纽带关系。精灵们当然会喜欢它们,因为他们喜欢任何表现出高贵和优雅的事物。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马并不是所有气候和地形的最佳坐骑,因此在塔玛瑞尔大陆的特定的地方也会有其他种类的坐骑被驯服:沃斯格里安山脉的熊、cat-lands的战斗之虎(senche-tigers)、落锤的骆驼,当然还有拥有者许多迷人的瓜尔犬,它们是晨风的黑暗精灵繁殖的。”

 

“平民汉诺拉夫-拉耶克:

我读过你的约库达战马传奇的小册子,然而,我会肯定地说,任何时候一头强大而丰满的科洛文犬都能完虐你们人养的那些吃沙的马!但是回到我的问题,我看见许多Senche Tigers在陆地上晃荡,这些生物是怎么能够被驯化了可以骑行的?还是它们是虎人的另外一种形式?

Brutus VerulusAnvil的猎犬

 

汉诺拉夫-拉耶克女士答:

“我听说虎人居民的战斗坐骑并没有和他们一样智力水平,虽然他们对我们这些非虎人也感到困惑,他们和坐骑共用一个名字,各占一部分,同两个猫类居民的皮草一起(with two of the cat-folks' furstocks.)。我也必须承认告诉我这件事的Baandari Pedlar在解释的时候不停地挤眉弄眼,所以这些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为了自己确认这些信息,我已经和河堡城(Riverhold)的一个马场主进行了交易,购买一个黑色的Senche-Panther Mount。一部分是专业原因,另一部分,我必须承认,我觉得它们很神奇。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在交易那天的时候能够骑着它去接受Tava的祝福了!”

 

原文链接:LOREMASTER’S ARCHIVE: MODERN AND HISTORICAL RIDING MOUNTS

翻译作者:随心小亚

jevona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