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魔神娜米那及魄伊特

威铎是瓦伦伍德国王的第十三个孩子。待在长长顺位继承序列的末尾,威铎继承王位及其领地和财富的机会微不足道。威铎知道,他一直汲汲予求的权力和财富,也许是永远也得不到,除非他竭力做出一番尝试。于是他离开了领地,穿过一座座村庄,一片片森林,去寻找财富。

Skyrim Lore Prince of Beggars

一天,他偶遇了一个破衣烂衫的肮脏乞丐。正当几个镇民几乎要杀掉乞丐的时候,一声战嚎,威铎冲向了那几个镇民。镇民手上不过只有农具,而威铎身穿盔甲,挥舞着利剑,镇民们自知不敌,四散逃走。尽管从乞丐污秽的身体上飘来难以忍受的腐烂恶臭。但是威铎还是接受了她的感谢。而当威铎问起她姓名的时候,乞丐简单的回答他,“我是娜米那”。

作为宫廷里长大的王子,威铎知道这个名字,并且,他立刻明白了他当下的处境。眼前站着的这个看似污秽不堪的人,其实是一位掌管腐朽和变乱的魔神。当然,对于那些镇民来说,这个恶臭而穿着破烂的人不过是个普通乞丐。但是,对于威铎来时,娜米那却意味着另一个东西,那就是机会。不过,他任然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如此强大的魔神,却让一群凡人欺凌她。毫无疑问,只要娜米那想,她就能让那几个凡人灰飞烟灭。不管怎样,威铎还是请求娜米那让他作她的徒弟。

娜米那十分的冷淡,蹒跚的走开,她并不需要这样一个学徒。威铎并没有因此退却,一连三十三天,他日夜跟随着娜米那,不断的哀求,希望成为这位魔神的学徒。在接连月余的乞求后,威铎渐渐连嗓音都失去了,最后他只能跪在娜米那面前,痛苦的高举双手,寂静的哀求。威铎的苦苦忍受打动了这位不祥之神,娜米那心软了。

 

“似乎最终你完成了你的学徒修炼,”娜米那宣告道“我将满足你的愿望”

“我赐予你瘟疫的力量。你可以选择感染任何一种疾病并且随意的更换它们,只要它们有着可见的症状。然而,你必须至少忍受感染其中的一种”

“我赐予你可悲的力量。你将让任何人可怜你。”

“最后,我赐予你漠视的力量,你将让其他人漠视你的存在。”

 

威铎崩溃了,这些哪里是他日夜向魔神乞求和期待的祝福,这些是诅咒!一个比一个恶毒,而同时承受这三个简直是命运的不幸。“我怎么靠这些可怕的天赋去获取财富铸造名誉啊?”威铎绝望的问道。

“就像你在我脚下日夜哀求的三十三个昼与夜,你也要去向城市里面的人去乞求你所要的财富。你的名字将成为塔姆瑞尔乞丐中的传奇。威铎的传奇,乞丐之王,将在他们之间,代代相传。”

Elder Scrolls Daedric Prince Namiria History

于是,威铎成为了一个乞丐,他如此的悲惨可怜,以至于没人能忍住在他卑微的身躯前,不向他抛出硬币。威铎很快也发现了漠视的力量,人们会在污秽卑微的乞丐面前说出一些不在人前道出的秘密。很快,威铎不仅知道了附近的秘密,连来来往往行人的秘密,他也能窥见。因此,传闻说,如果一个人想知道那些不轻易为人所知的秘密,他应当向乞丐打听,因为乞丐们知道那些哪怕最为微小的秘密。这种力量,源自那位被称作伟大的黑暗与灵魂之魔神。

她是不洁的娜米那,腐朽女士,她的影响力笼罩着直至远古永恒的黑暗。

娜米拉总和蜘蛛,蛆虫以及其他一些令凡人们厌恶排斥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娜米那的追随者为了显示他们的奉献精神,往往选择居住在最为肮脏的条件下,污秽的泥坑中,并且远离社会,摒弃习俗。而娜米那邪教则将崇拜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他们吞食其他凡人的肉体。娜米那教众通过放纵在这一普遍的禁忌之中,将自己进一步同民众和社会区隔了开来。相似的,娜米那在湮灭的领地,破碎虚空,是一个包裹在黑暗之中的地方,就像其他湮灭领域,凡人无法看到。

娜米那在奈恩世界的力量呈现为一件神器:娜米那之戒,通常只赐予那些符合要求的凡人,他们必须合乎要求的遭人厌恶,去执行她那些黑暗而禁忌的指令。戒指在各个纪元以不同的样貌出现。有的人说戒指可以反射攻击者的恶意,其他人则说戒指可以在食用人肉的时候恢复使用者的生命和精力。

娜米那统治着那些在邪恶潮湿的阴暗中见不得光的东西,如同她的追随者在极度的绝望和骇变之中蛰伏飞掠。她是乞丐们的保护神,庇护着那些被社会抛弃的人。她是那些因患恶疾而被世界嫌恶的人之灯塔。不过,就算疾虐如她,她也不被认为是最令人厌恶的魔神。而有另一个魔神,几乎媲美了她所有的可怕品味。

 

魄伊特是瘟疫与秩序之魔神。就像娜米那一样,魄伊特的信徒通常也身染疾病,据说,魄伊特依靠使人染病获得愉悦。在他哪个被叫做浊洞的领域,湮灭位面最低深的平原之中,魄伊特维护着他的自然秩序。因为在魔神之中,他展现着最为低端的存在,于是他被安上了“工头”这个名声。浊洞被认为是一个地狱般的地方,充满了岩浆海和火山岛,其间居住着各类恶魔生物,布满残破崩坏的建筑。 尽管无数身处塔姆瑞尔的凡人深受魄伊特带来的疾病之苦,但是他任然被认为是诸魔神中最为弱小的一个。尽管如此,泊伊特在世间的形态却是一个长着四只脚的龙,而人们却也描绘他为一个散发难闻气味的扭曲恶鼠。尽管他被认为是诸魔神中最为弱小的一个,但他毕竟是一位魔神。奈恩上生灵被瘟疫夺去性命之时,不过是在提醒着人们,一位魔神大君还是能做到这些的。

唯一一件能和泊伊特有关的神器就是破誓者了,它是塔姆瑞尔上最为古老的遗物之一。它看起来不过是一个矮人塔盾,然而,它不仅可以保护持有者抵挡有形的攻击,而且还能抵御魔法的致残。一般认为它可以反射法术,驱散诅咒,并且在施咒者施法之前沉默他们。它最初的持有者已不可知,破誓者自然也并不永远属于某一个持有者——直到它找到下一个主人。这个关于魔神所谓馈赠的永恒主题,总是那些魔神愿意参与其中的。

TES Peryite Spellbreaker

在多数魔神施展死亡和统治的恐怖力量之时,娜米那和泊伊特却摇摆在那些破碎,决绝和污染之间。尽管他们的影响力并不如你期待般体面,但是权力就是权力,他们的权威一样可以游戏塔姆瑞尔上的“虫子”们。 

不过这两位魔神散布有形的瘟疫疾病,却还有另一位魔神大君,她将病态的思想植入那些可怕的噩梦之中,随着时间推移,甚至能蔓延到你清醒的时光之中。

在那凝滞的黑夜,当人们坠入沉沉睡眠,在他们最脆弱的时候,这位魔神享用着那些敢于进入梦境的人。

但,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翻译作者:短刃砍短盾

原文链接:Elder Scrolls Lore: Daedric Prince Namira & Peryite

jevona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