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学者档案馆:可憎的文明

发明家提林格带着他最新关于瑟拉斯的邪恶斯洛德的见解回来了。

我们最新添加的档案是来自于受我们尊敬的发明家提林格,他曾经在这些大厅的很多地方都走过。如果这个工作做的正确,将让我们对斯洛德和神秘的来自瑟拉斯的蛞蝓人有新的认识了解。我们希望你会喜欢它!

 

 


可憎的文明
发明家提林格著

在锚莫舰队经历了一次战败后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珍品成为了我的收藏品,为什么这个笔记被放在一个容器里,我不得而知,但它看起来似乎晚于1E 2260,它是一个外交官写给萨拉斯的日志。尽管它已经破损不堪,

但是剩下一部分清晰可见的关于斯洛德的描述让人着迷,如果这些内容不是虚构的或者伪造的。如果它是真实的,那将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斯洛德族不愿意和任何塔姆瑞尔的种族交流。

如果这是一个真实的笔记,我们就可以知道,萨拉斯的蛞蝓人掌握着邪恶的灵魂巫术,而且他们所参与的恐惧艺术可能比以往我们所想的更为突出。作者表示在复活的奴隶之间经常相互厌恶。看起来斯洛德也残杀和

复活各种不一样的海洋生物,比如海龟、螃蟹等等,以此让他们变成宠物。他反感的地方并没在此结束,比如他抱怨斯洛德身上让人讨厌的气味,比如任何地面上的建筑都有各不相同的几英寸的软泥水,比如他们用

各种霉菌和真菌做为食物。

有人提到了精致的祭祀仪式,我认为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他们普遍拒绝崇拜。斯洛德肯定也参加过和迪德拉的契约来让它们做为他们的随从,但这里描述的仪式并不代表典型的魔族献祭。他们可能花费了很多年来

调整自己以此来参与重新制定和斯洛德虚构的英雄和恶棍的契约,最后的效果就是(可能持续了数周)每个参与者通过死亡让身体变成了“干燥晶体”。祭祖?无名的圣灵?古老魔法的保护?让人费解。

更耐人寻味的是一个严重受损的条目,讨论的是一个淹没在高塔中的”膨胀之物“,我可以在这两者之间进行思考,但是提到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肥胖身体和奇怪的蠕动的头“和三只在腹部的眼睛,每个”张开

一张没有牙齿的嘴,喷出(不可见)侍从们急切的吃着。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在深入了解斯洛德中有潜在文明的领导者。

条目所记载的一次拜访“动物园的崇高感染”几乎难以辨识。这给我带来了无穷的挫折。  除了名字之外,这部分除了一些意味着各种苦难的话,如“化脓性喷出”和“血液病”、“溃烂蝇蛆病”,几乎没有什么可

以破译的话。关于斯拉西安瘟疫的许多事仍然是一个迷,也许这些事隐藏起来也不错。但是我不能否认,我感兴趣的是因为什么原因这里出现了很多怪异的疾病。

现在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看到这笔记的第一反应,我必须把它转送给我在艾琳诺城的同事希望他们验证它的真实性。不论从中是否可以获得什么有用的东西,至少它让我们明白有一个可怕的敌人威胁到了所有塔姆瑞尔

的种族,不过这种威胁再次出现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这里面所说的包含了事实,让我们祈祷它永远不会成真。

发明家提林格回答了你的问题
“我有两个问题,首先,斯洛德和锚莫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他们似乎是唯一个经常和他们打交道的种族。其次,他们和蠕虫邪教在大陆的崛起有什么关系吗?十分感谢你的智慧,玛洛斯将指引你的前程和照亮你的路

”,-Urgazul gro-Brashnuk,奥辛纽姆的历史学家和守护锻造秘密的人。

发明家提林格说“欢迎各位学者!”根据我们在夏暮岛得到的消息让我们知道斯洛德人对其他所有人类种族都怀有敌意。而我们比其他的人类种族更有经验。虽然有一些证据表示在斯洛德和海精灵之间的外交中他们

也有大量的冲突矛盾,(请看“一个可憎的文明”)但这并不奇怪,自从所有的锚莫和斯洛德向其他人类种族都开战后,锚莫抱怨的可能是他们无法摆脱派安多尼亚大陆,一个由大片沼泽组成的充满恶臭的糟糕群岛

。为什么斯洛德人如此好战我们不得而知。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曾听说过斯洛德和自封为王的蠕虫邪教有契约,但是事实是怎样呢?住在悉罗帝尔的人可能知道的更多一点,而我知道的并不多。我猜测女王之眼可能知道些什么,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

们也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尊敬的发明家提林格,最近本都·欧罗派出的消失不见的探险队队员在冷港重见天日,他们经历了悲惨的命运。在这个珊瑚塔遇到的海军本质上是不是和在其他奈恩大陆的塔的是相似的,或者仅仅是一个迪德拉的

变种?”-尼格勒斯,美国探险学术追求界的泰斗。

发明家提林格说“自从珊瑚塔倒下后,这个观点是我们能够想到的最好的猜测。在他们自己乖张的方式中,斯洛德人是非常有能力的巫师,所有的能力都是因为珊瑚塔是一个焦点而且能够发散神秘能量。我不是一个

关于高塔方面学问的学者,我的兴趣点更趋于关于这个被称作奈恩塔的实际作用,但这符合(某种程度上)神话研究者所声称的关于奈恩塔的目的和实用性。珊瑚塔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塔吗?就像艾琳诺城的一样,

或者就像毁灭之塔那样只是一个失败的模仿?我不觉得在我们只知道这么一点内容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答案。”

“噢,最棒的发明家提林格,我想请求您谈一下关于斯洛德人出现在黑沼泽的任何您所知道的事(我不怀疑您知道的可能还要更全面)。有关他们出现的第一次报告是什么时候?或许现在他们有可能潜伏在沼泽吗?

亚龙人跟斯洛德人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吗?”-弗洛依德

发明家提林格回答到:“斯洛德人?在黑色沼泽?你让我很吃惊,弗洛伊德,你这个有趣的说法是从哪来的?如果属实,那必须立马通知女王一些关于安全的事宜!”

“在我的旅途中,我曾听说过关于萨拉斯支柱的事。斯洛德人的祭祀真的在这里吗?如果是这样,那他们的动机又是什么?而且,在接触土地之后是不是有些牺牲者就消失了,这些是不是真实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另外,斯洛德人是怎样迷惑他们的?我听传言说在高岩的一个大工厂是用残缺的斯洛德幼虫生产的!”-比尔特利·蒙特罗斯

发明家提林格回答到:“这么多的问题!在我们看来你总是那么疯狂,试图把那么多的东西挤在你短暂的生活里。不过我认识这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如何,关于你的问题:萨拉斯的支柱?你指的是沉没在海军旗帜下

的珊瑚塔,还是那些新的建筑?如果它是新的建筑物,你听说的这个“支柱”可能和我听说斯洛德人准备重新建造他们的高塔的传闻相符和,实际上可能已经开始了。斯拉西安掌握着强大的魔法,当然:不只是死灵

魔法和入门的法术,他们在生活中也以类似与木精灵与维兰森林植物融合的方式来掌控珊瑚。他们能诱导珊瑚快速增长,然后让它们螺旋上升从而创造新的高塔吗?这有待进一步调查。也许教化使占卜的....。

但关于这个事情做了足够多的推测后,这一次, 我们可以肯定:斯洛德肥皂虫!关于斯洛德肥皂虫的起源有许多的误解,我很高兴有机会来一一清除。首先,让我们细想一下斯洛德的变质生物学,他们一开始生活在斯拉

西安的环礁上,用海军上将本都·欧罗的话来说就是“恶心又没有特定形状的蛴螬”。他们被他们肥胖的父母忽视,这些幼虫以某种方式蠕动到了海边,在那里它们突变成为了被称为“破拉维格里斯”的准头足类动物。

由于他们很肥胖,成年的斯洛德人花费大量的时间沉迷于“破拉维格里斯”,在他们环岛上的浅泻湖上。那些被证明难以避开父母伪足的捕获和收割的幼虫都被淘汰掉并且成为了斯洛德肥皂虫的原料。

“被抓住的”破拉维格里斯“被扔进一个冒泡的大锅,在那里它们逐渐被溶解成一个粘稠的肉汤。该肉汤会和已准备好的斯洛德炼金术材料进行化学混合,然后倒入模具冷却。一旦成为了固体,这块状物就被舀出来并包裹在鲶鱼的内脏中进行保存。”

“这让我们相信斯洛德人使用这种肥皂虫来作为他们巫术仪式的主要组成部分。在巫术方面我并不是专家,但显然有一个由自己后代制成的乳化剂可以作为增强亡灵魔法的增强剂。斯洛德肥皂虫来自萨拉斯并且很少见,

当它出现的时候也会被炼金术师用高价买走,炼金师们用其创造独一无二属性的毒药,比如敏捷毒药,甚至最难得的人格突变。埃莉亚诺拉的红,我们的炼金之智,说斯洛德肥皂虫从来没有在除萨拉斯之外的地方被深

入研究过,它可能包含了更多未被发现的奇特的特性。另外,它是一款独特的洁面乳,深层清洁而且温和,让你的肌肤如婴儿般润滑。”

“先说最重要的;我希望我在磨坊的时间可以拿回来,提林格。第二,一些学者认为斯拉西安瘟疫是超自然现象,与跟魔神比如腐烂魔神娜米拉,瘟疫之王佩伊特的交易结果有关,你认为会有人相信这种说法吗,老

朋友?”-厄斯·威尔典狱长

提林格回答到:”厄斯·威尔!当然,我一回到实验室就把那本书收了起来,然后用黑马速递给你了。我只需要找到另外一个正确尺寸的物体,呃,来支撑我在里兰德里尔的蒸馏器。(啊哈。)

第一纪元的灾祸斯拉西安瘟疫,被人民称为疯狂的饥荒,因为那些扭动的腹足动物肉不仅可以感染人类,也可以感染家畜和野生动物。因此很容易想到为什么人们会把娜米拉或者魄伊特和瘟疫联系起来,迪德拉的精

神领域包括泥人和蛞蝓人,而监工的工作包括疾病和污染。众所周知,斯洛德与迪德拉王子有交流,那娜米拉或者佩伊特介入都是有可能的。然而,还有一种致命后代的观点 ,出自迪维斯·法尔,其中假设入侵塔姆

瑞尔的感染性瘟疫是斯洛德自己的幼虫突变版本。然而,自从瘟疫被高精灵神祇消灭后,我们没有任何现存的样本用来测试, 来确定哪个假设是正确的。事实上,这些理论绝不是相互对立的,可能事实介于两者之间

,也只有斯洛德人知道哪个才是正确的。也许,厄斯·威尔,在你的任性和徒步旅行中,你可以在萨拉斯停下脚步问问他们自己!“

请在官方论坛上讨论这个问题。

博学者档案馆项目

翻译作者:喜欢小菡

原文链接:LOREMASTER’S ARCHIVE: A LOATHSOME CIVILIZATION

jevona 于 1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1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MrXXX 9 2018-01-24 07:58:01

“每个参与者通过死亡让身体变成了“干燥晶体”。祭祖?无名的圣灵?古老魔法的保护?让人费解。”克苏鲁小说的味道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