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卷轴》传说:瑞驰的弃誓者

弃誓者们常被描绘为一群遍布在瑞驰的山陵地带、咆哮着对过路人发动袭击的野蛮的狂战士,或是一些在暗地里策划恐怖袭击以及从阴影中发起进攻的前所未见的无政府主义者。然而人们到底对这群被称作弃誓者的恐怖分子群体有多少了解?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又是怎么样从过去一个被击败的杂牌起义军成长为现在拥有高度组织化的激进分子群体的呢?

视频网址(英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QjfQGE6raY

一千年前,在瑞驰境内一个后来被称作破碎山岭(Sundered Hills)的地方,有一个孩子在诞生之初,就有人预言他将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战士和一个伟大的统治者。之后,他被命名为菲奥兰(Faolan),即“红鹰”,因为在他出生的那天,红色的秋叶遍布瑞驰的山岗、凶鸟的尖啸回荡在整个天空。

Elder Scrolls Forsworn Lore

预言成真了,菲奥兰成为了一个伟大的领袖,联合着当时瑞驰的十个国王。在“红鹰”的旗帜下,菲奥兰因他在战争中的勇猛声名远扬。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一切曾是那么美好,直到悉罗帝尔的女皇赫斯特拉(Hestra)以阿莱西娅帝国人民的名义入侵瑞驰。在她的攻势下,瑞驰的国王们一个接一个地曲膝降伏……或是和那些抵抗到底的人们一起被残忍地杀害。终于,赫斯特拉的军队来到了不会屈膝的菲奥兰的王国。王国的长老们看到了其他王国的那些不愿屈服的人的下场,开始害怕起来。最终,由于太害怕女皇强大的军事力量,他们突袭了菲奥兰,并把他放逐了出去,然后向赫斯特拉和她的帝国宣誓效忠。

尽管如此,红鹰并不打算就此投降,并在数年间集结了一批敢于在暗中设计反抗赫斯特拉和她的军团的瑞驰人。然而,尽管菲奥兰发动了许多奇袭狠狠打击了帝国军队,但很快便会有更多的帝国士兵在战役中涌现出来。为了与帝国抗争,他倾其所有,直到什么也不剩的时候,他从他的胸膛割下了自己的心脏,并把它献祭给了乌鸦鬼婆以换得继续与他的敌人抗争的力量。结果,菲奥兰变成了复仇之魂,将苦难降临在帝国和她的子民身上。

Elder Scrolls Lore Reachmen

他手持一把熊熊燃烧着的巨剑面向赫斯特拉和她的军队……并将他们统统碾碎……

在仅仅一天的时间里,死去了数以千计的人……

最终,红鹰在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之际,将他那把强有力的巨剑交给了瑞驰的子民,并许下一个诺言:当瑞驰脱离了一切外来侵略者的统治之后,他会重新归来并再一次引领他的人民……之后,他便倒下了。

随着时间的继续流逝,瑞驰人的抵抗持续到了第四纪元的浩大战争爆发。在泰特斯·米德(Titus Mede)领导的帝国和先祖神州发生冲突的核心地带,来自泰姆瑞尔大陆各地的军队为参与这场大战被召集而来,其中就包含了大部分来自瑞驰的帝国守军,驻扎在离马卡斯城最近的一个城市里。当地来自高岩的布莱顿人已经和来自天际的诺德人通婚了几个世纪了,他们通过一些要素创建了一种独特的血统和文化。这些要素都同时基于诺德和布莱顿的信条,却又并非真正属于任何一方。这些年来,围绕着被称作瑞驰的那块地方的金银矿利益链发生了许多的争端,并让这些具有混合血统的瑞驰人开始渐渐仇视诺德人。他们认为诺德人是入侵者,并且在不断地偷取那些照理属于他们这些“瑞驰的真正子民”的财富。于是,他们宣称要净化这片土地,把他们以外的人清除出去,就像他们在一千年前在红鹰的旗帜下所做的那样。

由于大部分马卡斯城的帝国守军被调去参加对抗梭莫的战争,马卡斯城轻易地就被凶猛的一呼百应的瑞驰人起义军所夺取。这些瑞驰人赶跑了诺德人,并且由于深陷浩大战争的泥潭,帝国没有办法也不可能分散前线的军力来解决国内民族主义者的起义,所以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一直掌控着马卡斯城。

Skyrim Lore Markarth Incident

这时,一个战争英雄,诺德的天际之子,风暴斗篷的领袖——乌弗瑞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作为新上任的风盔城首领,他被依格蒙德请求帮助他重新夺取马卡斯城。于是,乌弗瑞克和一些很快就会以风暴斗篷之名闻名的战士对马卡斯城发动了一场血腥而残暴的袭击,这便是之后臭名远扬的马卡斯事变(Markarth Incident)。这场袭击中不存在所谓“宽恕”,任何被怀疑协助了那场一开始的叛乱的人都被无情地屠戮。有人说一些人曾尝试与部分的瑞驰人议和,但都被沉浸在大规模屠杀的乌弗瑞克和依格蒙德无视了,不过这仅仅是传闻,大家公认这是未经证实的消息。叛军的首领马丹纳克(Madanach)最终被抓住,但由于他作为人质的价值远高于一个烈士,他没有被处决。

活下来的瑞驰人逃进了高山里,得到了其他目睹了这场屠杀或失去了自己的挚爱的布莱顿人的支援。这些布莱顿人愤怒地决定加入这些谪居高山的人,武装自己,对抗这些凶残的入侵者,就像他们的英雄,“红鹰”菲奥兰从前做的那样。

他们被马卡斯城放逐的那一刻,弃誓者们再次占据了高山,驻扎在任何被认为能吸引人又可防御的地方。

弃誓者们坚决地下定决心,要铲除所有占据在他们认为的祖先留下的大地上的外乡人。他们变成了游击作战的专家,并通过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将恐惧注入诺德人和非布莱顿人的内心。一种类似宗教热忱的精神力量支撑弃誓者们,他们崇拜一些被称为“Et’ada”或“旧神”的魔神。实际上,学者们更相信他们崇拜的是阿祖拉或狩猎者海尔辛。高阶的弃誓者则传说能通过将自己的心脏献给他们所崇拜的乌鸦鬼婆来变成一股无法停止的极具破坏性的力量,就像第一个这么做的人菲奥兰那样。这些神秘的仪式是为把一个普通的弃誓者变成一种人格化的复仇形态或荆棘之心而设计的。可怕的是,这种半不死造物要么就是混乱的战士,要么就是魔法的使用者,他们通常为男性且非常危险。

在战斗中,弃誓者们因具有一种独特的双持武器(如短剑或战斧)的攻击技巧而出名。他们中的弓箭手则尤其致命,因为弃誓者的弓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有力的弓——因为它们很大。

从他们是由独立的个体组成的一个集合看来,人们相信弃誓者们已经通过在服装和言行上模仿社会大众而非他们通常穿着的那些毛皮外衣、双持的骨制野蛮人武器和动物皮毛而渗透到城市居民中来了,只为了一个目的,即使要制造混乱。人们猜想一些暂时沉睡的间谍已经在马卡斯城社会的每一个阶层根深蒂固,只等一道命令或一个机会发动突袭。由于弃誓者叛军的行动,许多赏金猎人仅仅通过追捕弃誓者的将领或成员并把他们带到法庭上就能糊口。银血家族则自坚定地效忠风暴斗篷首领乌弗瑞克以来,便为根除弃誓者和他们的帮凶费尽心血。一些人相信弃誓者已经通过在银血家族的公司和佣人中安插秘密间谍来以牙还牙,他们只等一个机会来从内部撕裂整个银血家族了。

Skyrim Forsworn leader Madanach

在马卡斯城及附近领域,弃誓者依旧是一个确实存在而且非常显著的威胁。他们已经有组织且严密地渗透进了马卡斯城的社会的事实,是另一个马卡斯事变很有可能再次发生的不详征兆。尽管弃誓者的人数相对较少,但他们将所有非布雷顿人从瑞驰赶走的渴望是非常狂热的,况且与像弃誓者这样拥有强力魔法和武器的敌人战斗,是一种令人恐惧的巨大的危险。随着越来越多的大胆而致命的袭击不断涌现,他们渴望那一天——一切不该呆在瑞驰的土地上的人都死尽、消失的那一天——的到来,只有这样,菲奥兰,传说中的红鹰才能回来,再一次领导他的人们走向繁荣昌盛。与此同时,他们将努力与这片他们的先祖所占领了无数个世纪的土地和谐地生活。他们像祖先一样打猎,以他们现在的神灵——海尔辛,那个具有着能与弃誓者的野性本质产生共鸣的荒野的神——为精神寄托。关于魔神海尔辛的传说则是一段讲述狩猎,以及潜藏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的残暴的兽性的故事。

这个故事我们下次再讲。

 

原文链接:Elder Scrolls Lore: Forsworn of the Reach

翻译作者:Tislrek

 

jevona 于 1个月前 发表

共0条评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