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中篇》唤鳞者 卷二


赞恩在十五岁那年离开了小镇。
那一年,一群强盗洗劫了这里。他们将刀刺进壮年们的心脏,砍断老人的脖子,勒死了号哭的幼童。
他们抓走了镇里瑟瑟发抖的少女们。
这些可怜的少女会沦为他们的玩物。一旦腻了,等待她们的同样是死亡。
赞恩是被抓走的少女中的一个。她同样是最小的那个。
她恐惧地回望着燃烧的房屋。焚裂的噼啪声,绝望的哭喊声,粗鲁的呵斥声充满了她的耳朵。强盗们正驱赶她们远离,她没有多看一眼的机会。
在死亡的威压之前,她们失去了斗志,乖巧地顺从了。
“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一个强盗走近,抬起她的下巴端详了她一番,毫不掩饰地狞笑起来。
她厌恶地挣脱那只脏手。
“就是不乖,得好好教训一番。”对方搡了她一把(赞恩差点摔倒),恶毒地说。
赞恩不愿去想可能会发生的事,她感到恶心。她垂下头,快走几步,更深地扎进人堆里。
一个念头在她的脑海中闪过:瑟沃坤会救她吗?
她嘲笑着这个想法。
龙为什么要来救一个于它无用的平凡人?她不是龙祭司,连信徒都不是。
就算是信徒,龙也很少理他们。
只是……
一个妄想罢了。
 
来个少女,被赶着走下台阶,推进阴暗的囚禁室。
“如果能让我们高兴的话,可能还会饶你们一条小命。”负责看守的强盗得意扬了扬手中的钥匙。
赞恩缩在冰冷的角落休息。
她吸了一口带着腐败味的空气,差点吐出来。
这里也曾关过别的可怜虫。她的目光落到铁栏杆外的一小堆骷髅头上,不少骨头上还带着干涸的血。
楼上传来的惨叫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着。
“他们动手了,”一个少女面色苍白,“我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动手了……他们是在杀她……”
 
赞恩在这里呆了四天。
囚禁室里只剩下五个人,以及一具尸体。
尸体是昨天才有的。昨天上午,强盗抓走了一对姐妹中的一个,而另一个抓着铁栏哭喊。
“放开我妹妹……我可以去……放开她……”姐姐将手伸出,想去抓妹妹的头发,可太远了,没能成功。
“姐姐……救救我……”妹妹的眼睛里满是惊恐,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看守者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他大步走来。
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姐姐的心口。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匕首被抽走了。她捂住流血的伤口,身体无力地贴着铁杆滑下。
“真是令人烦躁,”他望着尸体倒下,讥讽地笑了笑,“反正都得死。算了,还便宜你了。”
今天会是谁呢?赞恩蜷缩起来,将头枕在膝盖上。他们并没有人送饭来。好在她的口袋里还有些干粮。她靠这点儿食物保证了体力。
脚步声响了起来。有人正沿着楼梯走下。
来人从外往里瞧了瞧。
“你。”他指指赞恩。
她站了起来。看守者打开门,让她走出来。
心脏狂跳。
冰凉的感觉从脖子上蔓延开来。一把刀抵在她的后颈上,逼着她往前。
希望上面那群人不那么警惕,这样我就能弄倒他们了。她在心里暗暗祈祷。
他们走出屋子,来到一处宽敞的空地。已是傍晚,太阳西斜,天空铺满了彩霞。
空地里坐着十几个强盗,他们已享用过晚餐,正在谈天。见到赞恩过来,他们停止了闲聊,站了起来。
“这家伙看起来还没怎么发育,”一个强盗皱眉,“那群**为什么要捉这种东西回来?”
“谁知道。这种幼齿的小东西尝起来说不定有另一番味道。”另一个强盗笑了,呲起黄牙。
刀被随意地扔在一边。他们太放松了。
赞恩小心地往前移动,尽量与唯一有凶器的人远点。
“过来,小家伙。”第一个强盗喷着带着浓浓酒味的气流,招呼她。“在这儿坐着。”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赞恩眯起眼睛。
“好的,叔叔。”她说。
然后她冲了过去。
拳头击碎了那人的鼻梁骨,他嗷嗷叫着倒地,鲜血从歪了的鼻子里流下。另一个则被打中了小腹。酒瓶从他手中掉下,啪的一声碎了。他喷出一口酒,捂着肚子连连后退。接下来几位则一个被踢碎了下颌,往后仰着倒在地上。一个还没反应过来头就磕到地面的石头上昏了过去。还有一个断了脊柱。赞恩跃起,踩着一个倒霉家伙的背,借力后二度起跳,下落时发力用腿压断了骨头。
剩下的强盗目瞪口呆,连连后退。
山上时她经常遇见猛兽,她必须学会应对。
她喘了几口气,准备逃走。
她突然被人抱住了,紧接着一只手卡住了她的喉咙。她忽略了带她上来的那个人。
完了。
她被那人举过头顶甩开,狠狠砸在地上。
那人揪着她的衣领将她拖向强盗们。
“妈的!”回过神来的强盗们大骂。他们纷纷跑过去拿武器。
“一群垃圾!被一个女的弄成这个鬼样!”最里面那个强盗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之前他一直沉浸在酒精的诱惑中。他穿着与众不同的,更坚固的盔甲。显然,他是这群人的首领。
赞恩恐惧地往后退去。
“杀了你大概不够泄愤,我的手下可不想给你一个痛快。”他冷笑,“虽然我对你这种小东西不感兴趣,但他们可说不定。我就帮他们一个小忙吧。”
他猛地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拉了起来。衣服被撕开,落到地上。她的身体洁白得像雪,任何接触都像是在玷污。
他抓住少女的脖子,将赤裸的她丢到一边。
“好了,怎么处置随你们便吧。”
她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瑟瑟发抖,长发散开披在身上。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人们围了上来。他们粗暴地拉扯她的长发,凶狠地捏着她的躯体,有人甚至拿刀去割她的肌肤。剧烈的疼痛令她失声尖叫。
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她无法呼吸。渐渐地,强盗们的辱骂声混成了一片,整个世界暗了下来,一切似乎都正离她而去。
混乱中似乎有人抬起她的腿。
她没有力气反抗,任由他们随意摆弄着自己的身体。
突然一切都停止了。
掐她喉咙的那只手松了开来。接着浓腥的液体喷到了她的脸上。她用尽力气滚到一边,剧烈地咳嗽着,视线也逐渐恢复清明。
一群穿着长袍的人来了。是他们杀死了这些强盗,救了她。
赞恩伸出手摸了摸脸。脸上满是还未凉透的液体。她低下头。血,她满手是殷红的血。
 
“好了,没事了,可怜的小姑娘……”一件长袍被披到她身上,紧接着是一句安慰。
她揪紧袍子,颤抖着,抽噎着。
“维吉卡,别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一个男声不耐烦地响起,“我们是来找人,不是来清强盗窝的。”
“哦,刚才又是谁差点被刀捅死?”被称作维吉卡的女人反驳他,“再说,换成你的话,被强暴的滋味也不好受吧?”
“地下室那几个女孩子也救出来了。我问了下,没有要找的人。”一个新的男声响起。
“谢谢你,伊莱尔。噢,她们也跟着上来了。”
寂静。赞恩仍在哭泣。
“你瞧,维吉卡━━我们在这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天都黑了才,却没有找到我们要找的人。Thur......龙主子一定会生气的。”
“闭嘴,阿莱沙。别对我颐指气使的。队长是我不是你。以及,你连龙主子的名字都说不对。”
“维吉卡,这几个女孩子怎么办?”伊莱尔问,“她们居住的村庄已经毁了。”
“那可真该死。越来越麻烦了。”阿莱沙讥讽道。
“我带她们回教会吧,你们继续找。艾拉和拉亚斯,你们两个过来就行。伊莱尔,你领剩下的信徒继续寻找。”
“是,维吉卡。”
“至于为什么我没带应找的人回来━━”维吉卡深吸一口气,“我会向龙主子解释清楚。好了,就这么多。”
维吉卡伸给赞恩一只手:“起来吧,小姑娘。我们得上路了。一会到教会记得表现得好点……龙主子这几天心情都很糟糕……加上我们没能找到它要的人……天呐的确糟透了。”她压低声音说。
 
“谢……谢谢你。”赞恩说。她的声音因为哽咽仍有些变形。维吉卡点了点头,烦躁地踢着路上的石块。今晚有云,月亮躲藏着不见踪影。路上几乎漆黑一片。三个信徒一个举着火把引路,另两个施了烛光术照明。
人们一直这么沉默着。月亮渐渐西移,星星也跟着滑向一边。
赞恩逐渐平复了情绪。
就当是一场梦。她对自己说。而且他们也还没来得及对她做点什么。
她们在一处阴暗的山崖下停下休息。
“自以为是━━固执己见━━还是个自大狂━━教会竟还能包容他,天啊,”维吉卡愤愤地低声道,“不会龙语偏说自己会,结果连龙主子的名字都怎不对。”
“你是说……刚才的阿莱沙?”坐在维吉卡身边的赞恩听见了她的话。
“啊,对,就是他。”维吉卡嗤笑,“杖着自己的父母恩高阶信徒就得意得要命,对别人的工作指指点点的。他还信心满满地觉得自己会成为龙祭司呐。”
“龙祭司?”赞恩想起书上所言,每头龙都有位属于自己的祭司。“你们的龙主子……还没有祭司?”
“是啊。选谁可不由我们定……凭龙自己的喜好。不过他……”
“唔……应该……不会吧?”
“龙可不笨。”维吉卡揉揉赞恩的脑袋。“行,我们得上路了。”
“嗷!”赞恩起身时没注意,绊了一把,灰头土脸地爬了起来。
“小心,这一带石头挺多的。”一个信徒提醒。
她们沉默了下来。火光跃动着,一明一暗。
又走了很久之后,维吉卡领着众人拐了个弯,向着山里进发。
气温降了下来。道路的两旁开始变白,风夹着碎冰扑过来。
火把熄灭了。两个烛光球飘上前来。
“这片山……很熟悉啊……”赞恩轻声说。
“你来过这?”
“我经常来这边狩猎。”
“瑟沃坤喜欢呆在有雪的地方。”维吉卡说,“可我们不能把教会设得那么高,那太冷了,而且进出都会很不方便。”
“什么?瑟沃坤?”
“嗯?有什么问题吗?”
“它是……你们的龙主子?”赞恩抬起头,惊讶道。
“你不知道吗?”维吉卡有些奇怪,“这一处只有它一头龙啊,不是它又会是谁?”
“谢了……没什么。”赞恩轻声说。
“一片地域只会由一头龙统治。几年前一头陌生的龙入侵,瑟沃坤还和它打了一架呢。那天晚上几个勇敢的信徒战战兢兢地为它涂了药。回来后大家聊天,他们说伤口被人包扎过了,也不知是谁那么大胆。反正那几个信徒没怎么睡好,毕竟我们实际还是蛮怕龙的嘛。”维吉卡抓抓头。
赞恩噗嗤一声笑了。
“好吧,那几个信徒在接下来几星期的确成了大家戏弄的对象。”维吉卡看了看赞恩,又及时补了一句,“只是逗逗他们罢了。”
“我们到了。”一个信徒说。
赞恩往前看着,只见无数龙形火盆在燃烧着。它们挂在崖壁上,置在石柱顶,吊在石穹内,把黑色的天空照得通明。

作者:哑犬
ayanamiwhisper 于 2年前 发表

本文仅代表用户观点不代表微攻略立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 共0条

用户评论跟帖规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