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投稿

博学者档案馆:休之灾星(上篇)

档案馆里的一份稿件

泽拉:
我从我们的旧指挥所取回了所有的东西。铁轮族洗劫了一切。我非常遗憾地在此向您汇报:我没有找到艾达或者达尔多存在的任何痕迹。逝者如斯,我们将永远铭记他们。
但我却发现了尼可拉斯的老日记。我认为他在冥冥之中想把它给您——好像在天上,老会长要将他的智慧传承给他的继任者。我几乎能看到,他在微笑。健步-如飞

第二纪元 582年


第220条记录  

有些数字让我每晚都难以入睡。
  我在盗贼工会里度过了我人生中三分之二的光阴,半辈子作为公会会长。其中三分之一的时间我与阿巴登陆点的商人领主们交好并使其完全处于我们的掌控之下。麾下百余名盗贼,并有数十名被蒙在鼓里的联络者不知情地效力于公会。还有我的盗贼议会,一个由最机巧优秀的四名盗贼——达尔多、艾达、威尔萨与泽拉所组成的议会。
  伊欧蒙德曾把公会推向了狼狈的境地。他曾经经常像个傻子一样,只会向乞丐要钱。商人领主们抛下的任何琐碎他也不会放过并且还不停地舔他们的鞋子。我们因为他卑劣愚蠢的领导所失去的成员比被守卫抓到的还多。这个愚蠢的领袖想不出任何比向街上的商人乞讨更加复杂的劫掠计策。
  推翻伊欧蒙德的统治需要时间、忍耐和运气的帮助。在这个过程中,我犯下了一些令我悔恨至今的错误,比如伊欧蒙德之死,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它带来的结果非常好。众人推举我为公会会长,这实非我的本意,但在那时,除我之外并无第二人可以担此重任。
  然而,没有头脑正常的人甘愿担任盗贼公会会长一职。除了老会长时期所遗留的满心的恐惧和仇恨,会里的成员之间甚至互不信任、相互竞争。我意识到公会即将分裂,担心整个公会会沦为争执地盘的街头黑帮。
  我用上帝的视角让他们看清并停止了拉帮结派的行为,教导他们认清因伊欧蒙德的贪婪与报复所导致现今盗贼们向商人领主巴结奉承、盲目讨好的局面。我思来思去,设立了三条简单的规矩来重振盗贼公会的雄风:

  • 其一,盗贼公会内部禁止偷盗。我们劫掠商人领主,而非互相争斗。
  • 其二,执行盗贼公会任务时禁止杀戮。死尸只够抢一次的。
  • 其三,禁止对乞丐下手。他们是我们巷子里的朋友,并且比我们更厌恨守卫。

看看我们如今所取得的成就!为了展示实力,我们将阿巴登陆点商人领主的四座宅子削减至三座。并且每周每名商人领主都会向我们的水沟内上交鸭子,这是他们必交的税费。如果他们不自觉,他们将会被我们拖入水沟内强迫上交。一时之间,他们会牢记格杰斯和联络员们的教训。
然而,时光如白驹过隙,我们这些年在这个臭烘烘的城市中究竟是什么?三十年来,盗贼工会仅成为了臭水沟里一只最肥的老鼠吗?如今我即将隐退,才发现力有不逮。我最多能办到的仅是让我的卧室内挂有美丽的油画。为何胡巴拉加德宫殿的皇室总是高高地凌驾于盗贼之上?屹立于顶点的应该是我们盗贼公会!
泽拉催促我扩张实力。她说也许应在新皇帝瓦伦与各省达成协议之前在黄金海岸占据一席之地。她想的是对的,但不够宏大。
每个帝国的城镇都存在着盗贼团伙。他们名称各异,但是都是伊欧蒙德时期的远亲。他们生活在各自的巷子内,强压着地盘上的乞丐,唯唯诺诺地接着他们的商人领主所抛下的琐碎。他们不懂得站在高处俯瞰,意识不到自己的渺小与卑微。只有我才能让他们看清真相。让这些远亲拥有同一个名字,就像不同的人带上一个面具一样,这个方法也许可行。
让他们听命于我,首先我自身要名声显赫。除此之外,还需要一大笔钱,而这比钱正是我每晚最头疼的事。
我正琢磨着一个方案,并且有了头绪。这很危险,也许还有点疯狂。没有合适的人选以及精密的安排,计划都将会失败。威尔萨已经对此持反对意见了,但如往常一样,我相信她会想通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我的计划顺利,整个泰姆瑞尔大陆都会陷入“天下盗贼无处不在”的假象之中。
 

尼可拉斯
第二纪元 579年

翻译:战国牛仔
 

ayanamiwhisper 于 1年前 发表

共0条评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