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电脑游戏反外挂就这么难?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你一定经常听到,但是费了几年的功夫,维尔福公司及其所有的数十亿资金,仍无力阻止仅仅价值20美元的外挂“LMAOBOX”毁掉《军团要塞2》成千上万的玩家的乐趣。为了抗争,玩家们有时会自行上传视频作为外挂作弊的证据,但是也有玩家(通常狙击手)则会大方利用透视、修改数据以及实现自动瞄准等不正当的手法,却不受惩罚。

这场灾难终于得到了解脱,使用LMAOBOX的作弊者终于得到了严惩,这并非维尔福公司自身的反作弊系统突然给力了,而是外挂的源代码在一个不起眼的论坛里被偶然发现了。维尔福利用了它,很快将它整合入最新的反作弊系统里。结果是,一大批玩家被封禁,甚至不乏一些著名人士,比如近200名《军团要塞2》电竞联赛成员。

在电脑游戏业,《军团要塞2》遇到的窘境并非孤立的。作弊就像瘟疫,无情地威胁着游戏的寿命和乐趣。直播玩家用作弊秀枪法,狠狠地羞辱了《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的反作弊系统;《全境封锁》被外挂党占领后,游戏几乎被完全毁掉;而在《星球大战:前线》这样的游戏里,自瞄挂几乎随处可见。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手握处置大权又有大把钱的开发商和出版商难以阻止外挂?这个问题如此棘手以致于几乎没有人想谈论它面对这个问题,一开始笔者向相关游戏公司咨询时,以为他们至少能给一些应付性的回复,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每一个与谈及作弊问题的开发者都会直接拒绝回应。

但也有一些公司例外,譬如暴雪,他们会简单的回复我说“想要获取作弊方式的细节太难了。”诸如维尔福这样的公司,他们直接无视笔者的采访邮件。

但是尤金·哈顿,这位来自波西米亚工作室(他们制作了《武装突袭》系列和《DayZ》)的制作人选择了发声。提供了很好的案例以供探讨,《Dayz》和《武装突袭3》都长久受到过外挂的困扰,一些外挂的售价甚至高达500美金。尽管他们面对着死亡的威胁、亲人受到骚扰、团队成员的个人信息遭到泄露等各种危险,但是他的团队仍然持续对抗着外挂和作弊行为。 

 

除了竞技性的射击游戏,开放世界生存游戏《Dayz》也是外挂们重点关注的目标。

一个电脑游戏外挂横行的原因是,PC系统的开放性让开发者很难控制玩家们的行为。由于运行一个游戏所需的大多数文件都要在电脑本地运行,游戏公司很难监视它们,但玩家可以研究游戏文件,发现漏洞并利用程序缺陷。

“因为游戏是在开放且不受控制的环境中(比如玩家的电脑)运行的程序,我们只能在他们周围放置障碍,但是这也变得越来越难解决问题,基本上,作弊者只要提高技术就能规避。”

对于哈顿来说,这些障碍包括他所称的“合理性测试”,监视游戏中的特定动作,如子弹轨迹,并对之进行标记。而许多外挂通常会使用相同的代码,识别它们也有助于找到作弊者。为了对付作弊,波西米亚工作室制定了两项原则,即“客户端永远不够安全”,“服务器端永远安全得多”。

基于此两点,哈顿认为解决方案显而易见;“所有东西都最好在服务器上跑,因为上面的大部分数据几乎没办法篡改。”

这种方法确实非常有效,不过仍不算是万无一失。哈顿说,服务器仍有被黑的可能性。如果不去检测数据包在服务器和客户端之间完整性,外挂仍然可以骗过服务器发挥作用。将所有东西全部移动到服务端也将我们带来了沉重的成本和版权问题。但玩家同样也会备受延迟和网速的困扰。

“(处理反作弊)还有关游戏类型和解决速度,现在几乎很难提出一个一揽子的解决办法。”哈顿指出。

有时候,为了反作弊,开发人员也会采用一些有争议的手段,比如哈顿就提到了波西米亚自家的反作弊技术“BattlEye”,有玩家发现,运用该技术的《方舟:生存进化》,却在偷偷分析玩家的个人文件。游戏公司没有否认这一点,但辩解道“为了反作弊,它必须这么做。”

“是的,BattlEye能够扫描内存(RAM)和游戏、硬盘上的文件,” 今年2月BattlEye的一个开发者写在Steam论坛的一篇帖子里承认,“但这并不意味着BattlEye收集了您的个人文件、信用卡信息或其他信息,并将它们发送到我们的服务器上来了。”

“现在,我们的麻烦主要是去限制私人社群制作外挂,并努力阻止它们的流通和公开化。”他说。而大多数时候,波西米亚的反制手段是通过弄清楚如何使用外挂的使用机制,他们甚至雇用专人来购买外挂。

“99%的解决方法是,我们分析外挂,弄清楚他们如何作用于游戏漏洞,然后在找出检测外挂使用的办法,或者把数据转移到服务器端。”哈顿继续说。

另一种对付外挂的手段是举报,波西米亚工作室依赖社区举报违规者,但大多数情况都是假的,一些时候是玩家根本就没有作弊或者是根本无法证明他们作弊了。

《彩虹六号:围攻》是众多对抗外挂作弊的游戏之一。

为什么解决外挂和作弊问题在如今的游戏产业会如此急迫?答案是电竞。如今,众多《Dota 2》玩家相互竞技较量,争夺奖金。传统体育豪门纷纷投资电竞战队,而游戏作弊风险极低。作弊行为出现在像《彩虹六号:围攻》这样的准电竞游戏中时。事情就变得严重起来了,因为电子竞技的公平性仰仗于它。

正如哈顿所说,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许多作弊者都是“真的很难找到”。这也导致一些开发商试图恐吓玩家按照规则进行游戏,正如暴雪在《守望先锋》推出前10天就宣布狠招:如果有玩家作弊将会被永久封禁,他们也确实这样干了。育碧也紧随其后,不久宣布对《彩虹六号:围攻》和《全境封锁》的作弊者同样也会被永久封号。

至少对于这些游戏,它似乎是有效的。但哈顿似乎更愿意考虑其他不那么严厉的选项,比如“内挂”,或者是游戏内提供比外挂更有吸引力的奖励。 “比起通过永久禁令打击违规行为,使一个作弊者变成守规矩的玩家不失为更有效的方式。”他说。

而在不久前,韩国政府通过了一项关于旨在促进游戏行业发展的法律修正案。根据这份修正案,制作和传播游戏公司不允许的程序,将直接被认定为违法。这些程序包括脚本、黑客程序、外挂以及其他任何违反游戏公司服务条例的事物。违反这条法律的惩罚也非常重:上限为5年的监禁,或上限为43000美元的罚款。

但该法律开了令人担忧的先例。其意图是正确的,不过过于宽泛的解释将游戏模组(MOD)和其他当事人操纵游戏文件置于风险之中,因为有时候很难判断玩家作弊与否。如果其他国家也采取同样的立场,这可能会影响PC游戏的开放性。

jevona 于 9个月前 发表

共0条评论 

相关内容